"破疫生长":广东种子的"两难"在纾解

2020年03月06日09:20  来源:人民网-广东频道
 

人民网广州3月5日电 (王星、胡苇杭、陈俊明)3月5日凌晨,成千上万来自全国各地的蔬菜瓜果,被一辆辆排着队的大卡车,送进广州市江南果蔬批发市场。随后,大小货车、面包车开始接力,将蔬菜装载上车。随着车流从市场中心蔓延散开,这些蔬菜瓜果流向全省大小市场摊贩,摆上千家万户的餐桌。

一盘盘丰盛肥硕的蔬果,源于一颗颗微小的种子。一年之计在于春。今年,种子发芽生长的好时节,不巧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受疫情影响,广东省交通量和人流量下降明显,种子也遭遇“流动”难和“落地”难。作为“种子”大省,广东遭遇的“两难”,直接影响本省乃至全国其他地方的春耕用种。

问题:物流受阻,种子运输难

现状:全国物流基本通了

3月3日,老马(右)在搬运种子。 马健榕 摄

3月3日,76岁的老马起了个大早,他戴起口罩匆匆忙忙赶回种子公司,开始盘点种子存货,安排种子出货。看着货车远去的身影,老马用衣袖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眼里满是笑容。他知道,这批种子会在省内外各大种植场生根发芽。

受疫情影响,许多物流公司推迟复工,这给种子运输带来不小的困难。前不久,老马还闷在家里,为种子运输难而发愁。

老马是广州番禺人,在本地从事非主要农作物种子经营已经有30年。往年春节过后,他每天都是成百上千斤地往外发种子,但今年的销售情况却有些惨淡:从正月初七以来 ,出货量比往年至少下降九成。

据广东省农业农村厅统计,今年广东全省可供杂交水稻用种超700万公斤、甜、糯玉米种子超80万公斤、蔬菜种子超300万公斤,可以满足春耕用种需求。种子储备是充足的,但难就难在种子的运输。

“受疫情影响,很多地方都封路了。要把种子运到长江以北的地方,只能通过顺丰发空运。”老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正常情况下,种子运输主要靠物流公司走陆运,以广东到宁夏为例,大概五天能到, 运输成本1块钱一斤。顺丰快递虽然一天能到,但每斤的运费是8块钱。“太贵了,超出菜农的承受范围,难以大规模向客户发货。”

老马半个多月前寄了一批货去云南,每箱运费是80元。种子运到后,客户却表示,每箱最多只能付50元运费,否则货就不要了。“没办法,超出的30元运费只能我自己垫钱。”老马对此很无奈。

被“运输问题”难倒的,除了经销商,还有种植户。家在韶关的茹姐,这几天刚刚补充一批蔬菜种子,也直呼运费花不起。“最近单是种子的运输费就花了我两千块。运费这么贵,这批蔬菜能不能挣钱,我心里都没谱。”

同样,远在宁夏的广东蔬菜种植户刘先生表示,因为高昂的运输成本,不敢订种子。“我在宁夏基地的种子都要用一万多斤,种子运输费就十几万,这种亏本生意怎么可能做?”

“亏本的生意肯定没人愿意做。”广州农科院研究员徐勋志表示,由于种子运输主要依赖公路物流。受疫情影响,前段时间许多物流园区都没复工,种子运输肯定会遇到困难。“只有高质、少量、价格高的蔬菜、瓜豆、茄果等农作物种子,农户才能接受高昂的快递费。”

为打通种子运输生命线,保障春耕生产正常,广东省农业农村厅一方面联合省交通运输厅、公安厅,对存在擅自设卡、阻断道路、拦截农业生产资料的违法违规问题立即予以纠正,另一方面创新工作机制,简化手续,为种子通畅运输创造必要的便利条件。

某物流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广东省的物流运输已经基本恢复正常。“除了湖北省外,全国物流基本上都通了,但运输还是要过关卡,时间上稍微久一点。”在价格方面,他表示从广州运种子到宁夏,需要4到5天,收费为2.5元一公斤,价格稍稍高于老马提到的2元一公斤。“现在是疫情时期,没办法,是得贵一点。”

也有物流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运输基本不受影响,广州至银川的物流运输价格为1.5元一公斤,耗时4天。两家物流公司除了价格有差异外,耗时方面相差无几。

徐勋志也表示,现在物流园区正在逐步复苏,除了部分省份中的部分网点未通畅外,物流也逐渐正常化,这对种子的运输恢复有很大的帮助。

问题:缺劳动力,种子落地难

现状:种植基地复工接近90%

3月4日,位于韶关始兴县的茹姐菜场已展开春耕备耕工作。 受访者供图

3月4日,韶关市始兴县美青农业种植园内,成片成片绿油油的菜心正“破疫生长”。它们一排挨着一排,挺直着身躯,为将来的丰收努力吸收阳光和养分。

不远处,种植工人们正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头上戴着斗笠,卷着裤腿,有的在摘菜,有的在打包装。

这个大型蔬菜种植场一直是茹姐的骄傲。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她把一家普通蔬菜种植场发展为占地2000多亩的“蔬菜大本营”。

“现在菜场人手不够啊,很多菜都开花了,都没人摘,只能送人,不送人的话就要找人来把菜拉走,还得另外支付工钱。”茹姐介绍,她的菜场在正常情况下,有200多名种植工人在劳作。其中外来务工人员160~170人,本地农民100人左右。

春节前,外来种植工人大部分都回老家过年,种植园内大概还剩下70名外来种植工。“菜场种植比较依赖外来工人,他们种植经验更加丰富。”茹姐说。

无独有偶,劳动力短缺,同样发生在广东绿丰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该企业位于惠东县白花镇樟山村何屋,是一家专门种植蔬菜的县级农业龙头企业。疫情发生后,企业同样因为外聘工人回广西、贵州过年,无法按时返回复工造成企业劳动力严重短缺。人手不足甚至使这个年产量近3500吨的企业一度陷入困境。

徐勋志介绍,广东省种植行业比较依赖外来劳动力。“现在种植业都是请人来种,自己种能种多少?现在许多外来种植工没回广东复工导致劳动力不足,这也是目前种植行业的一个问题。”

广东省蔬菜协会张超海表示,目前许多菜场都遇到劳动力不足的情况。而且,他们还承受着土地租金和种植升级需要资金的压力。他们迫切希望工人复工,尽早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蔬菜种植户刘先生表示,蔬菜种植是一个紧贴市场的行业。如果种植工人回来晚了,出菜时间肯定也会相应推迟,这将会导致大量蔬菜集中在一个时间点上市,蔬菜也卖不出好价格。“种得早的话,4月份就能出菜,正好符合市场需求,但要是种得晚了,5月份才出菜,市场就会供过于求,到时候所有种植户都要亏本。”

广东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坦言,受疫情影响,大量外来务工人员不能按时返粤,确实对经营主体复工和春耕复产造成一些影响,此问题主要集中在龙头企业养殖、蔬菜、茶叶基地。

该厅表示,为保障春耕生产有序顺利开展,各级农业农村部门将安排本地返乡人员补充劳动力不足,协调安排外来务工人员逐步返岗,同时指导企业适当调整生产安排,改种一些技术要求不高、本地补充工人能够承担的作物品种,解决熟练技术工人不足的问题。

种植户们也在积极想办法。茹姐招募不少当地的农民,安排他们从事简单的种植工作,例如摘蚕豆、摘豆苗。“这些工作相对容易一点,摘完放在一起就可以了,不需要像菜心一样,放得很整齐。”

此外,一些种植户也在考虑机械化。前不久广东省农业农村厅联合省财政厅出台2018-2020年中央财政农机购置补贴实施方案,对符合条件的农业生产单位或个人提供农机购置补贴。

但也有一些种植户表示,要进行农业机械化升级需要资金。今年受疫情影响,消费环境不佳,菜价不高,蔬菜种植户已经承受着不小的资金压力,难以支持机械化升级。

数据显示,截至2月26日,广东省农药生产企业复工率为60%,肥料生产企业复工率为76%,种植基地复工接近90%,春耕生产基本正常开展。

“3月份是广东春耕生产高峰,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局面好转,相信对劳动力回流和促进农业企业复工复产会产生积极的帮助。”广东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责编:殷茵、肖鑫)

推荐阅读

[网连中国]聚焦冰雪经济:“冷资源”如何变“热钱”? 北京冬奥会日渐临近,随着冰雪运动的普及发展,“冰雪”正不断与我国北方多省份文化、旅游、冬奥等元素碰撞出火花。2019年3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促进各地冰雪经济进一步升温。记者多地走访发现,人们对冰雪经济的参与度越来越高,冰雪“冷资源”正为北方多省份经济发展注入新能量。 【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