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两笔7年都结不了的账(聚焦营商环境)

人民网联合报道组

2019年12月05日08:00  来源:人民网
 

宁夏银川:政府欠账不还,企业来回奔波上百趟

“住建局长期拖欠工程款,致使我公司损失惨重,濒临倒闭……”

2012年起,宁夏奇文安全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文公司)陆续承建了一批银川市住建局发包的工程。大部分项目按时完工,千万工程款被银川市住建局以各种理由拖欠,令奇文公司经营困难,濒临倒闭。

追讨工程款7年无果,往住建局跑了过百趟的奇文公司负责人彭伟求助网络,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留言,希望能得到政府答复并真正拿回自己应得的钱。

千万工程款、百万保证金多年讨不回,咋办?

奇文公司日常主要靠兄妹仨维持运营。 吴隆重 摄

在奇文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内,记者见到了彭伟。办公室里,一棵光秃秃的发财树十分扎眼;办公室外,彭伟的弟弟妹妹正在业务区整理内务。彭伟感慨道,“之前公司有28名正式员工,开起业务会议来热热闹闹。现在所有日常事务就主要靠我们兄妹三人维持了。”

2012年起,奇文公司陆续承建了银川市住建局发包的上前城、高桥、平伏桥、友爱保障房及老旧小区改造的弱电安装工程。7年间,除友爱家园项目外,其他项目陆续完工。

奇文公司被欠款的部分中标项目。 吴隆重 摄

“前年我们接了个安居工程,住建局为了赶进度,说让我们先垫资干完,年底再给钱。我们信以为真,高息借款购买材料设备,和供货商商量好延期支付货款。最后我们按时交工,本该到手的工程款却没了下落。”7年间,诸如此类的拖延行为不断发生。一开始,奇文公司还能承受,久了连公司运营都难以为继。

“我们当初怎么也没想到,住建局会拖这么久。”彭伟说,他每次去银川市住建局催款,相关负责人都以“没钱”为由搪塞过去。2019年,曾有住建局工作人员向彭伟保证,已将奇文公司被拖欠的款项列入今年6月的政府清欠任务中。截至记者发稿前,欠款仍未见踪影。

彭伟翻着相关账目说,除了工程款外,说好要退还的企业保证金也被银川市住建局“扣”下了。

银川市住建局收取的工程保证金收据。 奇文公司供图

在这3张盖着“银川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公章的收据上,收款名目分别为平伏桥、高桥、友爱保障房工程保证金,时间分别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总额为115万元。

彭伟告诉记者,银川市住建局曾承诺过,工程结算时就退还保证金。如今,三个项目已完工数年,工程款仍一分未见。

承认欠款事实,住建局谈及还款立刻“失声”

工程款要不来,保证金退不回,奇文公司资金出现缺口,自2017年起接连被多家供货商、借款方起诉。身背诉讼,让奇文公司申请银行贷款被拒,为了生存只能把目光投向民间高利贷,债务越滚越大,公司濒临破产。

图为今年年初,奇文公司在《领导留言板》上的留言及银川市住建局的回复。 网络截屏

2019年1月,彭伟到人民网《领导留言板》留言求助。一个月后,银川市住建局在回复中承认了拖欠工程款的事实:奇文公司承建的该局项目合同总价款为2670.13万元,初步核定整体完成产值约为2300万元,累计支付工程款为1601.36万元,支付比例约为70%。此外,已开票财务挂账的应付款项为189.3万元。银川市住建局表示,正在积极督促项目总包单位尽快完成工程验收及备案手续办理,积极进行项目结算工作,也将积极协调款项拨付工作。对于那3张收据中的百万保证金,住建局只字未提。

此后的8个多月,欠款问题依然没能解决。9月,彭伟再次留言。截至记者发稿前,新留言暂未得到回复。

记者就此问题联系了银川市住建局,该局副局长闫军说,“我们重视网民留言的办理,至于具体问题,由相关科室答复。”随后,记者又致电银川市住建局建设办负责人高建峰,他在说完“这件事由局办公室统一回复”后,挂断了电话。此后,该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对工程保证金问题进行了回应,称住建局已全面取消涉企收费多年,包括工程保证金在内。这几笔费用是怎么收的,他并不清楚。

“其实,我情况还不算最差的。”彭伟说,与他做同样业务的大学同学,也遭遇了类似情况。不幸的是,同学因被多个项目欠款拖累,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彭伟担心,下一个“失信被执行人”可能会是他。

这名当地曾经的“大学生创业佼佼者”说,企业被拖欠工程款正成为银川近年来营商环境中的新问题。相比近年来出台的“提升办事效率”“减税降费”等措施,工程款更直接关系企业的生死存亡,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正视,解决企业被欠款的问题。

律师建言:“诚信建设”应放在优化营商环境的首位

“建设法治政府,本来是个老课题,但是在一些地方却出现了新问题。现在各地都在出台社会诚信条例,针对政府诚信问题的比较少。”谈及奇文公司的案例,福建南方科技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陈朝宗表示,在全国各地推进依法行政工作并取得显著成效的同时,个别地方也出现了损害群众利益和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等新问题。“目前,广东、安徽、福建等地已开展制定民营经济发展促进条例工作。相信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能够进一步规范行政权力运行,保障行政管理相对人和民营企业的合法财产权益。”

宁夏德声律师事务所主任李佳认为“工程保证金”属于银川市住建局违规收取的款项。李佳说,很多人会将巧立名目的涉企收费项目与依法依规设立的保证金相混淆,从而遭受财产损失。“比如这里提到的‘工程保证金’,它与‘工程质量保证金’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是有关单位私自设立,后者是合法的。”

实际上,国务院办公厅早在2016年6月就发布了《关于清理规范工程建设领域保证金的通知》,部署清理规范工程建设领域保证金工作。《通知》明确提出,对建筑业企业在工程建设中需缴纳的保证金,除依法依规设立的投标保证金、履约保证金、工程质量保证金、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外,其他保证金一律取消。

李佳建议,如遇到有关部门涉嫌违规收取保证金的情况,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投诉或者提起民事诉讼。“就这个案例来看,企业一旦提起民事诉讼,胜诉是没问题。”

让企业拿起法律武器去对准这些有关部门,用诉讼讨要欠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彭伟说,“诉讼标的金额高,按照比例,诉讼费用也高,我还担心耗时长,一直没能提起诉讼。” 如彭伟一样,不少企业负责人都感到进退失据,既担心诉讼赢不了,又担心胜诉了难以执行。

“企业与有关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出现纠纷,建议还是以协商为主。协商不成,也要勇敢地用法律保护自己。”李佳说,政府应重视自身诚信建设,不能失去公信力。 

(责编:曾帆、唐嘉艺)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