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留在了这个夏天——追记绩溪县33岁殉职乡镇干部李夏

2019年08月26日13:47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原本那个周末李夏是要回去和妻儿团聚,答应给女儿买的电话手表还没兑现;

许冬仙今年地里的花生没少收,趁着天好多晒了几日。原本过一阵子,李夏就会给她去个电话,问问这季的收成;

荆州乡满山的核桃林已经挂果,再过些时日,乡亲们就该起早去打核桃了。按照传统,虽然来乡里才大半年时间,原本李夏差不多该要开始张罗护收队的事儿了……

李夏要做的事情,原本还有很多,可在经历了8月10日那场洪灾之后,这些都成了无法完成的事了。

李夏,黄山市屯溪区人,生前是绩溪县荆州乡党委委员、纪委书记。2019年8月10日,在抗击台风“利奇马”转移群众途中,突遇山体塌方,因公殉职。

核桃树已经挂果,再过上些时日,村民们就该起早打核桃了。

笃定前行 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就是自己的方向

今年8月10日,受9号强台风“利奇马”影响,宣城市绩溪县东北部普降大到暴雨,尤其是距离绩溪县城70多公里的荆州乡,3小时降雨量达96.5毫米,多处出现山体塌方、道路中断。

救灾抢险,就是和台风抢时间,与暴雨拼速度。

当天15时30分左右,得知荆州乡下胡家村的乡敬老院发生险情后,李夏与荆州乡人大主席王全胜、下胡家村支书胡向明一同赶赴敬老院,转移、安抚老人。并对涉险滞留在家的群众予以劝离。

就在这时,“下胡家村口可能有发生塌方的危险!”的消息传来,李夏三人又立刻赶往村口查看灾情。

走到下胡家村口,一棵山核桃树带着砂石从山坡上滑下,将路旁电线压倒在道路上。“下胡家村土地庙这里塌方,树倒下来把路拦了,电线疑似被打断……”看到现场情况,李夏拍下了照片,随即把险情发到“荆州乡党政领导干部微信群”,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去往荆州乡的路上,因受台风暴雨影响,多处出现山体滑坡、道路被毁。

照片里,滑落的土块、碎石,混合着折断的树干散落在道路两旁,现场一片狼藉。这是李夏拍下的最后一张画面,亦是李夏发出的最后一个信息。

16时35分左右,接连三股泥石流夹杂着滚石、土方直接冲向石门亭河,李夏被卷走。

事发后,很多同事一直关注着李夏的消息,大家的心也都紧紧地揪着。胡向明说,当时救援十分困难,雨还在不停下着,随时都会有二次塌方的可能。

即便再艰难,救援也一直在紧张地进行,等待的时间是煎熬的,李夏的同事、朋友、村民仍抱有希望。然而,经过13个半小时的搜救,8月11日早上6时,噩耗还是传来了。

“找到时,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说到这里,王全胜哽咽道,任凭众人如何呼唤,李夏都没有回应,任由雨水在冰冷的脸上拍打,再也唤不醒并肩共事的兄弟。

遭受泥石流重创的山体,像被撕开了一道裂口。

一轮台风、一场强降雨、一次山体塌方,李夏用因公殉职为自己年仅33岁的人生画上了句号。

“一路上,他还不断和我边走边说,商讨着救灾情况,特别叮嘱要留意被困群众的转移,并安抚好大家情绪。”胡向明说,“谁也没有料到,就在村口,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他想着的仍是受灾的村民……”

青春选择 放弃回城机会一头扎根农村

1986年出生的李夏,平时话不多,但为人谦和。同事们对他的印象是:低调,爱学习,又吃苦耐劳。他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热情阳光的感染力。

2011年9月,通过公务员招考,李夏考到绩溪县长安镇。在长安镇的7年零3个月时间里,与他相处时间最长、接触最多的长安镇党委副书记汪来根,是看着李夏一步步从科员成长为镇纪委副书记。

长安镇是绩溪县人口最多的一个乡镇,过去路不好走,驱车到县城至少花上50分钟。

“李夏每次回屯溪家中,首先要从长安镇到县城,然后再搭乘农班车或者火车,一趟下来,时间配得好3个小时,配得不好就是半天。”汪来根说,李夏在长安镇的2600多个日夜,几乎很少回去,即便有和家人团聚的日子,也是周六回,周日就赶来长安上班。

由于路途遥远,李夏常常是半个月才回去一趟,平时吃住都在镇里,这也为他给群众办事提供了更多的时间。熟悉李夏的人都知道,每次回家,两个随身携带的包是李夏的“标配”,一个里头装衣服,另一个装材料和笔记本。

紧挨着卧室,就是李夏的办公室。

2018年12月底,李夏响应组织的号召,到荆州乡担任纪委书记。汪来根回忆称,在此之前,绩溪县应急办等多个县直部门都想选调他回城里上班,对于乡镇干部来说,这本是进城的好机会,但都被他一一谢绝了。

有同事问过他,为什么要放弃回县城的机会,偏偏去到最偏远的荆州乡?他回答:“我喜欢跟农民打交道,在这儿待着觉得踏实。”

李夏为什么坚持要做那个“愿意去的人”?汪来根在李夏调离长安镇的前一天晚上,有一段对话给出了答案。

汪来根问:“你去过荆州乡没有?有多远你知道吗?”

李夏说:“我都想好了,身为乡镇干部,不管是在长安镇还是去荆州乡,事总归有人干。”

从李夏的回答中,汪来根听得出,李夏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没有半点犹豫和担心。

了解李夏的人都说,他是一个爱一行、干一行、钻一行、精一行的人。

荆州乡工作人员去向牌上显示着李夏最后的工作状态。

在长安镇的7年多时间里,李夏干过纪检监察、政府文书、城乡建设、社会保障以及应急、保密、档案管理等多项工作,无论是哪项工作,他都能迅速上手,很快就成为行家,工作成效得到了各主管部门的一致好评。

担任副科之后,长安镇党委为了培养他,李夏接过高杨村党建指导员的担子,作为党建指导员,他积极投身于村各项工作中,不论是党建,还是脱贫攻坚,还是村里各项事务发展,他都尽职尽责。

汪来根告诉记者,平时在镇上,同事或者乡亲有个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只需吱一声。在镇上,年纪小的喊他夏哥,年纪稍大一点的,也喊他夏哥。

长安镇任职期间,李夏连续三年考核被评为优秀等次,并且被县委县政府记三等功一次,这也是同事和组织对他的认可。

李夏生前在荆州乡的卧室,与卧室紧挨着的就是日常工作办公室。

冲锋在前 用行动诠释一名党员担当

身为乡纪委书记,同时又是一名有着5年党龄的党员,李夏特别注重在日常工作中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

对李夏来说,服务群众从来不分上下班、不分白天黑夜,随叫随到、随到随办,“有事情、找李夏”,成了当地百姓的口头禅。

李夏心里清楚,白天群众都要下地干农活,晚上到村组工作才不影响群众生产。正因为此,每次到贫困户家中走访、帮扶,他都安排在晚上。

担任高杨村党建指导员期间,该村共有24户贫困户,李夏一人就主动联系帮扶6户。今年56岁的许冬仙就是其中之一。

在8月10日听闻李夏失联的消息后,刚刚从外地看病回来的许冬仙怎么也不愿相信,嘴上总嘀咕着“不可能”。直到次日,在确认李夏殉职后,许冬仙接连几天忍不住泪流满面。

许冬仙回忆到,李夏就跟自家孩子一样,“除了好,还是好。”就连自家的小孙女儿,每次见到李夏上门走访,也是喊他叔叔。

“帮了我们这么多年,至今也没留住在家吃过一顿饭。”讲到情深处,颤抖的许冬仙又忍不住掉下泪来。

李夏的朋友圈签名这样写道:“初心不因来路迢遥而改变,使命不因风雨坎坷而淡忘。”

长安镇副镇长汪夏寅和李夏同一批考上绩溪县公务员。在汪夏寅眼中,李夏既是同事,更是朋友。

他告诉记者,虽然是一名外来干部,但李夏很快就能适应当地工作。五六月份秸秆禁烧、六七月份防汛抗旱、紧接着又是防台风……即便爱人身怀六甲,李夏也坚守在岗位,在群众最需要的时候,最危险的时候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2014年1月24日,下五都万罗山森林火灾,李夏第一批赶到现场;2016年5月4日,大源村山体滑坡,李夏连续值守三天三夜;2018年6月29日,大源村发生特大洪水,李夏打着手电赶赴塌方所在地……

在李夏《工作日记》的扉页上,有他写给自己的座右铭:“极耐得苦,故能艰难驰驱。”这简短的10个字,李夏始终践行,直至生命最后一刻。

李夏生前最后一次值班记录。

“作风硬朗、做事工整、为人实在。”这是汪夏寅心中的李夏。任长安镇纪委副书记、监察室主任期间,李夏主办、参办问题线索75条,立案审查26起,给予党员干部党纪政务处分26人。到荆州乡任职的半年多来,李夏办结6起审查调查案件,有力维护了群众切身利益,较好发挥了案件查处的震慑作用。

时至今日,下胡家村经过灾后重建,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穿村而过的石门亭河,在塌方地的一侧静静流淌,若不是因为那场山体塌方泥石流留下了一块伤疤,人们不会想到这里曾遭受重创。

过完这个月,荆州乡的百姓就该忙着打核桃了。眼看着核桃又将成熟,挂满枝头随风摇曳,似乎并不情愿地在与李夏挥手作别。

遗体告别仪式那天,不少李夏生前的同事、朋友和老乡,都自发赶来送他一程,其中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一位常年旅外的荆州乡人还特地为李夏写了一首诗:“我宁愿不熟悉你的脸庞,甚至不关心人们对你的评价,只希望我的每一次回乡,你还走在我家乡的路上……” 

(责编:肖鑫、唐嘉艺)

推荐阅读

优质业委会,到底长啥样? “为业主谋福利,不是送一桶油或一袋米。”年届五十的曹培华是江苏南京天润城八街区的业委会主任,在他看来,一个有效运转的业委会要做的事情远比这要复杂得多。 【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