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梁平虎城镇砂石村小:老师留得住 学科配得齐

记者  刘新吾

2019年06月10日07:5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布谷,布谷……”午后斜阳,下车步行,绕过几弯梯田,布谷鸟在树林中啼叫,偶尔间杂几声蝉鸣。不久,走到一处铁门前,锈迹斑斑,唯有锁还是亮色。黑锈背后,青草丛生,一条黄狗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这是重庆市梁平区虎城镇砂石村小的原址,多年前卖给当地村民,主人不在家。不远处,传来琅琅书声,那是村小的新址。走进一看,操场宽阔,教室明亮。该校目前拥有近200名学生和近20名教师。

  近年来,梁平区不断加大农村义务教育投入,大幅改善基础设施,稳步提高教师待遇,合理撤并部分村小。虽然随着城镇化发展,部分农村学生流入城镇,但梁平区农村教育取得了长足进步。

  校舍条件

  3层高的教学楼,占地近10亩

  砂石村小原址建于上世纪60年代,只有两栋筒子楼,一栋一层,一栋两层。经过几十年风雨侵蚀,校舍陈旧不堪,教室里光线阴暗,房顶漏水,上课能听见“滴答”声,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

  学校希望扩建,可周围是宅基地,不便拓展。看到孩子们上学条件这样艰苦,当地村民也希望能翻修学校。可是学校缺钱,困难重重,便搁置下来。

  2002年,砂石村新建村民聚居地。将来,学生更多,学校更加拥挤。村里开会,有村民重提翻修学校。大家七嘴八舌,“修旧的不如盖新的”。不过,老问题又来了——钱和地从哪里来?

  这时,时任虎城镇党委书记邓平寿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村里集资20多万元基础上,邓平寿多方奔走,筹集资金,并推动村民协商,在聚居地旁边,选择一片水田,重建新校。

  2005年,新建的砂石村小竣工。3层高的教学楼,占地近10亩,还有崭新的课桌、标准的食堂。大家高兴地放起鞭炮,敲锣打鼓。2012年,在爱心人士捐助下,学校又修建了部分校舍。

  学生上课的问题解决了,不过,老师住宿的问题还没着落。近几年,外地年轻老师来校工作,却没宿舍住,村里也不便租房。老师们只得住教室里,两人一间。

  住宿问题不解决,年轻老师难以安心工作。在3楼教室外的走廊,校长彭小华举目四望,感觉无地可“图”时,只见旁边的村办公室。他计上心来,打起这栋小楼的主意。

  2017年,获悉村两委有搬迁意图,彭小华趁热打铁:“老师们住这么差,晚上睡不好,白天怎么能安心教学生?”

  区教委和镇里也积极做工作。经多方协商,村里决定以13万元的低价转让办公室,不到市场价一半。现在,年轻老师们已经住上单间宿舍,还有公共厨房,可以轮流做饭。

  青年教师

  待遇上加大投入,生活上加强保障

  去年春天,彭小华在楚家完小上班,一名长者来找年轻老师刘钢。彭小华跟他解释,这里是完小,砂石村小是完小的一个分支,刘钢在那里。寒暄后,中年男人便租摩托车过去了。

  后来,彭小华才知道,长者是刘钢的父亲,他没打招呼,偷偷过来,想看看儿子的工作环境,也并未和刘钢细聊。

  “这里蛮好,安安心心上班。”晚上,刘父打来电话,并夸赞同事易于相处。当时,他并不知道彭小华是校长。

  硬件大幅改善后,砂石村小仍然面临挑战。教师队伍老化,教学方式相对滞后,学生不愿来上学,流入镇里或城里学校。为此,区教委采取一系列政策,鼓励教师到农村学校任教。砂石村小也积极引进年轻教师,刘钢便是其中一员。

  2017年,刘钢毕业于重庆第二师范学院。由于是全科师范生,按照政策,他将被安排到老家梁平的农村学校教书。一名发小曾在砂石村小实习,向他大力推荐,“老师关系简单,学生比较单纯。”刘钢便选择来此教书。

  从小在城市长大,刘钢初来农村,难以适应。到校不久,宿舍问题已经解决。但食堂没有晚饭,刘钢只得学习做饭。不过,对喜欢热闹的刘钢来说,最难熬的是“放学后的寂寞”,夜深人静,学校空空如也。

  这些困难,彭小华等老教师们看在眼里,“作为老哥哥,我们得多想想办法,留住他们。”他教刘钢打篮球,鼓励他放学后多去做家访,把晚上的时间拿来充电学习,还帮他介绍对象,并继续引进年轻教师,提供更好交流环境。

  在教师待遇方面,梁平区持续加大投入,予以严格保障。和在城里任教的同学相比,刘钢每月多300元乡镇补贴和550元乡村补贴,每年有八九万元收入。

  在各方帮助下,刘钢积极转变观念,在砂石村小找到“家的感觉”。学校里,还有7名年轻教师,他们下班后一起做饭,轮流主厨。周末,刘钢去另一个镇与女友相聚。年轻人不断加入,砂石村小越来越有活力。

  “农村孩子不比城里的笨,他们只是缺少机会,我希望能帮帮他们。”刘钢说。

  留守学生

  以前见到老师绕着走,如今敢走上讲台说话了

  随着课业难度增加,五年级学生刘茗有些吃力,一些作业不会做,父母出去打工,爷爷刘定啟也不懂。“幸亏李老师教她写作业,回来时,作业已经写完了,刚好吃晚饭。”刘定啟说。李强老师是刘茗的班主任,前年到学校任教。

  在学校鼓励下,几名年轻教师积极探索,为学生辅导家庭作业。放学后,学生可以自愿留下,做完作业再回去,有问题就问老师。目前,农村留守儿童较多,这种方式很有帮助。近来,刘茗的成绩保持在班上前三名。

  除了在课业上得到悉心指导,刘茗在综合素质方面也有所提高。之前,她比较羞涩,看到老师就紧张。有一次,从教室出来,远远地看到李强从校门进来,她绕着操场避开。

  为了锻炼学生,李强在班上组织演讲比赛。一开始,学生们都不愿意上台,“拉不出几个人,得像牵牛一样。”经过反复劝说、鼓励,慢慢地,才有学生愿意上台说话。今年,班里同学去区里参加演讲比赛,还得了二等奖。刘茗的胆量也越来越大,看到老师会打招呼,还敢走上讲台说话了。

  对刘茗来说,每周两节的音乐课是她期盼的。学校编制紧张,缺少音体美教师,因此,在完小内部实行“走教”。音乐老师周二、周四在楚家完小上课,周一、周三则在砂石村小上课。

  此外,城里的老师还定期过来“送教下乡”,为刘茗带来一些别开生面的课程。在区教委支持下,城区学校和农村学校结对帮扶,和砂石村小结对的是梁山小学,不仅派教师前来示范教学,还帮助定期培训教师。

  虎城镇地处川渝交界地带,从砂石村小往北走100多米,有一条河,对面就是四川。对当地村民来说,这条省界并不太重要,双方来往频繁,轮流赶集。砂石村小发展越来越好,吸引河对面的学生也来上学,六年级学生金希就是其中之一,她很喜欢这里的老师。

  目前,砂石村小取得了长足进步。不过,彭小华仍然担忧,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人口迁往城市,生源仍在减少,教师也有流失风险。“人往高处走,这是大势所趋。但只要我们在这里,就要站好这班岗,对留在这里的学生负责,尽量让他们缩小差距。”彭小华说。

  

  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九成区县通过评估(链接)

  2018年是开展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认定工作的第六年,基本均衡发展进入攻坚阶段。一年来,有338个县(市、区)通过国家督导评估,全国累计数量已达2717个县,占全国总县数的92.7%,16个省(区、市)整体通过认定。

  2018年,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21.38万所,比上年下降2.33%。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94.2%,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目前,通过督导评估,督促地方各级政府落实主体责任。加大投入,补齐短板,不断改善学校办学条件;创新机制,整体提升,持续优化教师资源配置;促进公平,精准施策,有力保障特殊群体权益;深化改革,注重创新,着力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等方面取得成效。

  除了取得成就外,目前义务教育领域也仍存在一些不足。2018年,实现基本均衡发展的338个县中,有175个是国家贫困县,其中118个属于连片贫困地区,39个属于三区三州;有140个是少数民族县,有17个是边境县。多数县自然条件艰苦,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相对滞后,教育发展基础薄弱。虽然这些县基本达到标准要求,但仍存在不少问题和薄弱环节。

  2019年,完成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任务进入最后一公里,攻坚难度越来越大,巩固提高任务越来越重。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将进一步完善机制,加大力度,注重质量,督促地方各级政府保质保量如期实现均衡发展目标。地方各级政府要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进一步明确责任担当,要在“强保障,持续强化地方政府责任,完善推进机制”“重规划,精准定位发展目标,找准坐标系”“补短板,大力实施标准化建设,抬高发展底部”“建队伍,优化师资合理配置,提高能力素质”“抓内涵,深入实施素质教育,培养合格人才”等方面狠抓落实。

  (记者  张烁整理)


  《 人民日报 》( 2019年06月10日 13 版)

(责编:肖鑫、唐嘉艺)

推荐阅读

[网连中国]社区养老服务路向何方? 在家门口养老,是大多数老人最朴实的心愿。老人有所需,政府有所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养老特别是社区养老服务业”,国办于近日也印发了《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各地社区养老服务业现在发展得如何,有哪些困难? 【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