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战旗:网红村是怎样炼成的

2018年11月16日08:11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网红村是怎样炼成的

图为今年7月,在成都市郫都区唐昌派出所战旗警务室阳光调解室,专职社区民警雍飞在为餐厅老板和游客做调解。

郫都区,原名郫县,位于成都市西北部、川西平原腹心地带,是通往国家5A级旅游景区青城山、都江堰、九寨沟、黄龙的必经之路。这里的郫县豆瓣以“川菜之魂”而远近闻名。2016年12月7日,郫县撤县设区。

战旗村位于郫都区、都江堰市和彭州市三地交界处。过去,因为产业发展方式落后,不管是生活生产还是经济收入,这里与其他地区相比都有较大差距。党的十九大以来这一年,战旗村以全新的面貌摇身一变成了“网红村”。

今年3月,战旗村启动了“六无”村(“无黑恶势力、无毒品危害、无邪教、无命案、无重大公共安全事故、无群体性事件”)创建工作。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探访。

10月27日,当记者站在战旗村村口时,眼前是开阔的独具川西风格的圆形广场,映入眼帘的巨幅显示屏,正播放着今年2月份习近平总书记来村里视察时的影像视频。

战旗村第八任村支书高德敏快步迎了过来,他皮肤黝黑,个子不高,满脸笑容,随身穿着一件细格子西装。

他把记者引到村口的一牌宣传栏前,边走边介绍着,战旗村全村幅员面积约3090亩,共有村民小组9个,人口534户1756人。坚持质量兴农强产业、深化产权改革增动力、保护生态环境美新村、繁荣乡村文化树新风……高德敏娓娓道来。

打造全天候警务室

走完宣传栏,记者一眼看到不远处的警务室。整洁一新的门口挂着牌子,上面写着:唐昌派出所战旗警务室。

“咱们的警务室很新,很干净哦。”站在警务室门口,记者说了自己的第一感受。

“我们警务室是今年4月成立的,我也是那个时候来的战旗村。”专职社区民警雍飞告诉记者。

警务室门牌下方,竖立着一块宣传展板,上面写着“战旗警务室服务一览”。

记者看到一共六大项26个小项,包括接受群众的求助、咨询、报警,开具各项公安业务证明,提供法律咨询及调解纠纷,驻警务室律师提供法律咨询及各类纠纷调解,每周三办理户籍业务,每周五办理交警业务。值得一提的是,服务一览最后备注:战旗村便民中心可缴纳罚款。

35岁的雍飞气质沉稳,说话声调不高,但是中气十足。他告诉记者,按照成都市公安局提出的“一所一品”要求和郫都区分局的理念,战旗警务室提出警务前移和警种支撑的具体工作机制。

“‘一所一品’中的‘品’,就是亮点的意思。警务前移和警种支撑就是战旗警务室的亮点。”雍飞说。

雍飞告诉记者,战旗警务室除了每周三和每周五的业务之外,如果村民有其他方面的需求或者有其他警情,他们会层层上报,相应的部门和警种就会来战旗警务室,给老百姓提供服务。

今年5月,成都谢女士来战旗村旅游,把随身的包丢了。谢女士到警务室报案,说她的包里有钻戒。雍飞考虑到钻戒属于昂贵物品,就上报了,之后郫都区分局派来刑侦、网监、技侦等警种下来开展工作,用4天时间就把钻戒找回来了。为此,谢女士还专门送了一面锦旗过来。

“特别是今年成都市公安局在全市景区开展旅游警务工作以来,我们也承担起了市旅游景区警务工作站民警的职责”,雍飞说,战旗村里有个“第五季妈妈农庄”是国家级4A级景区。

从警务室穿过,记者来到一间木质结构、屋顶是玻璃的房间,房间一侧用栅栏做隔断,栅栏外满眼是绿色植物。雍飞告诉记者,这是阳光调解室。调解室的一面墙上挂着“纠纷调解工作流程”中英文版介绍和“和为贵”三个蓝色大字,屋子中央一个小方桌和四把川西平原常见的藤编的圈椅,桌上摆放着蓝底白字的牌子,上面写着“阳光调解”。

今年7月,一批几十人的游客来到精星村,本来在农家乐定了两桌午餐,由于种种原因旅行团不想消费了。餐馆老板拉着游客不让走,游客给警务室打了电话。

“接到报警电话时,正是午饭时分,我就把双方当事人请到了阳光调解室。”雍飞说,经过调解双方很快达成一致,各自承担一半的责任,200元的费用。

“调解有什么秘诀吗?不是战旗村的警情我们也要处理吗?”面对记者的疑虑,雍飞说,阳光调解室是分局户政管理局的领导建议的,因为采光好、环境宜人,融入到这个环境中,当事人的怨气也好消除吧。此外,警务室是以战旗村为中心,所有的警务向周边村辐射。

从战旗村警务室成立至今,在阳光调解室调解了三起纠纷。

记者了解到,为了创建“六无”村,战旗村完善地空一体的社会治安立体化防控体系,在完善战旗警务室的同时,由专职社区民警指导专职网格员、治保巡逻队、“红袖套”等群防群治队伍加强治安巡逻。

依托雪亮工程,战旗村范围内的视频监控有30个,10个公安天网监控也入驻村里,治安防控能力和水平得到大幅提高。

目前,战旗警务室是“7×24小时”工作制度,也就是说一年中每时每刻都有人值守,现有两名民警和4名辅警。雍飞告诉记者,两名民警每天值行政班,每天一个辅警24小时值守,遇到节假日,两名民警轮班。

“按照我们郫都区分局的设想,要把我们战旗警务室打造成全天候为群众服务的警务室”。雍飞很自信地说。

理清矛盾之源 发展村民自治

走出警务室的门,隔壁就是村委会。高德敏兴致勃勃地把记者领了进去。

“村民的矛盾都集中在哪些方面?”记者开门见山地问。

“矛盾体现在各方面的利益关系中,包括公共资产、公共服务和每一个人之间的利益,还有每家每户之间的利益矛盾。”高德敏毫不回避。

战旗村按照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固定人物的“三固”工作契机,组织老党员、新乡贤、新村民成立“红色调解队”,定期了解老百姓关注的问题,以实现“六无”村治理。

“利益关系平衡了,矛盾就少了。”高德敏始终认为,考虑村上的发展和每个人的关系,规矩定好,矛盾也就化解了。

高德敏告诉记者,最近村民在讨论“乡村十八坊”的民宿修建项目,总投资要七八百万元。由于集体资金有限,村委会计划以融资的方式,引入一个杭州的老板投资,村民每人再出点。结果征求意见时,村民们提出自己出钱修建,每人从5000元到5万元不等,集体占50%股份,49%是现金。为了这个事,两星期前专门开了村民代表大会。

“50万以内的项目,村主任可以拍板;50万以上的,要上公司董事会;100万以上的,就要开村民代表大会”,高德敏说,凡是涉及公共服务、发展专项资金和村上的经营项目,都要上村民代表大会。

“扯了不少经,后来弄巴适了,就都没意见了。村民有意见的时候,你不能把手里的线拽得更紧,松一松反而效果更好”,高德敏用钓鱼比喻处理村民间的矛盾技巧。

记者了解到,村上成立由村民代表为主体,村内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企业代表和村两委干部等15名人员共同组成村民主监事会。采取定期列席村内重要会议、开展咨询活动、检查重要事项、参与社会评价活动等方式,对村集体资金的安排使用、重要工程项目及承包方案、村内公益事业兴办、社会保障救助等全村重大事项进行监督,独立自主开展监事活动,使村民主监事会真正成为村内重大决策的“评判人”,村民利益的“守护神”,基层民主科学管理的“推动者”。在村民主监事会的推动下,村两委组织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制定了《战旗村民主管理办法》,并按该办法的规定,先后就村集体资产改制、村容村貌改造、村文化大院建设等进行了民主决策。通过民主监事会的积极参与和推动,有效地改变了全村过去存在的管理不科学、缺乏民主等状况,融洽和改善了基层干群关系。

抓社区治理 小事不出村

记者提出去“乡村十八坊”走一走,高德敏高兴应允,聊天继续。

据高德敏介绍,“乡村十八坊”是战旗村利用集体资源,自筹资金、自主设计、自主修建、自主经营的以传承18种非物质文化技艺为核心,集产品制作展示、参观学习、体验销售于一体的旅游商业文化综合体。

走进“乡村十八坊”,便如同进入川西平原的一个传统文化大观园,“穿越”到了儿时的老街小巷深处,青砖灰瓦的复古建筑营造出浓郁的川西民俗氛围,榨油坊、酱油坊、布鞋坊、竹编坊、郫县豆瓣坊……一家接一家传统手工作坊令人应接不暇。

指着一面绣着“唐昌布鞋”四个大字的店旗,高德敏说,“总书记来战旗村时就去过他们店,还买走了一双布鞋”。

“战旗村把村民的注意力都转向了致富创业、乡村振兴上了,矛盾纠纷自然就少了吧?”记者半开玩笑地问着。

村副书记朱建勇告诉记者,两委成员(党支部成员和村委会成员)8人,加上党员和生产队长,一共70多人每个星期在村上搜集情况,一个人联系七八户村民,了解群众的需求和困难,把矛盾在内部消化了。

说话间,一个女村民跟朱书记打着招呼。村民名叫肖正琼,50岁左右,快人快语。

“我的事情就是朱书记给调解的,前后不下20次。”事情要追溯到2016年4月底,当时沙西路上正在建“战旗村”的牌坊,肖正琼在工地上打零工。上班时不小心掉到了工地挖的坑里,脚骨折了。朱建勇听说这件事后,了解到施工方已经将肖正琼送到医院治疗,并垫付了医疗费。肖正琼出院后,经鉴定为十级伤残,于是她找到村委会,朱建勇和村委会主任杨勇开始为肖正琼维权。肖正琼提出12万元的赔偿金,施工方的律师认为过高。

双方当事人一直在赔偿金额上不能达成共识,朱建勇和杨勇分别去做工作。

“虽然是临时工,没有签订劳务合同,但是毕竟是在上班时出的意外”,杨勇对区上招标来的施工单位说。

朱建勇跟肖正琼说,时间拖久了,还是要打官司,即使你赢了,赔偿金也不会立即拿到手,请律师还要产生费用,这些都需要个过程。

“我当时知道一起交通事故,还没我伤得严重,赔了7万多。我伤成这样,起码休息个一两年,两年工资4万,再加上营养费,还有第二次手术的费用,我就提了12万这个数。”肖正琼说,朱书记当时说,人家是交通事故,我是工伤事故,性质不一样。

村委会提出6万元的赔偿金额,经调解,最后施工方赔了4.5万元。

“今年3月份我拿到了赔偿金,现在脚里的钢板才可以取。”肖正琼说,她的事多亏了村上出面调解。

垃圾桶放在哪里、广播喇叭放在哪儿……村民的事情虽然不大,但是稍微解决不当,也会产生矛盾纠纷。遇到党员就要起带头作用,涉及到垃圾桶的安放,就离党员村民家近点,如果遇到两个人都牛,就居中放。

每个月固定党员日时,80多名党员义务劳动半天,解决了大家的环境卫生。

农村夜校讲法律、讲怎么做好吃的、高血压怎么防治、糖尿病怎么治疗、小孩怎么科学喂养……接受的东西多了,村民的观念就提高了,村民自治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选择村民们感兴趣的话题,与他们的生活有关系,他就会主动来参与。”高德敏说。

记者了解到,农民夜校还免费提供技能培训,比如电脑学习、手工制作、烹饪烘焙,都是区上请的老师到战旗村。此外,还有医院的卫生培训,司法所的法律培训等等。

2006年开始,战旗村就构建了“高校+支部+农户”机制,连续11年开展大学生进村入户,大学生一住就是20天。

用高德敏的话讲,“大学生给农民洗脑,跟他们交流,带来了好理念、好习惯”。

“法治大讲堂”“法治坝坝会”,编演法治文艺节目、张贴宣传画、设置法律咨询机器人、落实“一村一法律顾问”、发动群众举报邪教人员的非法活动……战旗村的活动可谓精彩纷呈。

记者手记

战旗村在上世纪70年代是省、地、县农业学大寨的先进村。2007年,为了深入推进城乡一体化,助推宜居宜业现代田园城市,战旗村开始建设新型社区,96%的村民实现了集中居住。现在,村民可使用自来水、天然气。村里有幼儿园、公交、超市,还修建了文化大院,已通过省级生态村验收。

自从战旗村启动了“六无”村创建工作以来,先后成立了由街道党工委书记任组长的创建工作领导小组,积极排查化解矛盾纠纷防止矛盾激化,落实矛盾纠纷周排查制度,针对排查出的矛盾纠纷制定针对性化解方案;设立村矛盾纠纷调处站,全力做到及时化解矛盾、及时解决合理诉求,对无理诉求及时做好教育疏导,有效防止了村民矛盾激化或越级上访的行为。如今的战旗村,走出了一条打造社区治理样板的新路。

走进战旗村,村里的住房清一色的白墙青瓦,房子掩映在绿树中,街道都十分整洁,看上去十分养眼,笔者不自觉地被那里祥和繁荣的景象所感染。村子的周边有几个工厂,村外还建有有机蔬菜基地,村民们在家门口就可以上班,解决了生计问题。用村支书高德敏的话来讲,“让村民分享改革红利”。笔者亲眼目睹了美好的新农村,为村民们的幸福生活感到高兴。

(记者 杨傲多 文/图)

(责编:肖鑫、唐嘉艺)

推荐阅读

31省区市省级机构改革聚焦:"特色部门"齐亮相 11月11日,《上海市机构改革方案》获批。至此,31个省份的省级机构改革方案已全部获中央批复同意。在机构改革方案获批后,各省区市将正式步入省级机构改革的全面实施阶段。记者梳理发现,在机构设置上,各省份除了总体与中央保持一致外一批因地制宜、体现当地特色的机构纷纷亮相,事业单位也迎来了新变化。 【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