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来凤:看农村基层“掌门人”的新气象

2018年11月08日09:50  来源:湖北日报
 
原标题:看农村基层“掌门人”的新气象

全县185个村,95个村换了书记!

短短一年,国贫县来凤基层党组织经历了一场大变革。

推动这场变革的,是县委一班人。

县委主导、县乡联动,对村党组织书记选育管用进行全方位、全过程备案管理。

不久前,中组部组织二局、省委组织部联合调研组充分肯定这一经验,并在换届中推广。

5任村支书修不通2公里砂石路

带头人不强,成脱贫“瓶颈”

10月30日下午,来凤县翔凤镇马鬃岭村,一阵摩托车的马达声由远及近。38岁的宣恩农民张金生跳下车,跟村支书覃庆海打招呼。“这路可修通了,要不是您来了,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金生所在的宣恩县李家河镇老师沟村紧挨着马鬃岭村。两村之间,有一条2公里的砂石路,十几年前就立项了,却一直没修通。

修路要占马鬃岭村十几户村民的林地,经历5任村支书,工作始终没做下来。

去年9月,覃庆海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打通断头路。最难的一户,他上门7次,终于做通了户主工作。

覃庆海是去年年底村书记集中调整中,从县直机关下派的21名干部之一。去年以来,来凤已调整95名村书记,占比51%。

如此大规模调整,动因何在?

2017年初,一项调查摆在县委书记邢祖训面前:村党组织书记平均年龄51.8岁,初中及以下学历占比达48%;2015年以来,88名村书记因违纪违规被组织处理……

实地调研,有的村支书对精准扶贫政策“一问三不知”,有的村支书长年不在村,还有的村干群关系恶化、上访不断。

问题在基层,根子在县乡——县委把村支书队伍建设“甩”给乡镇,乡镇求稳怕乱,对不胜任的村支部不愿换、不敢换。

问题倒逼改革,矛盾激发创新。来凤县委下定决心扛起村党组织书记队伍建设主体责任,探索县级备案管理的有效路径。

老书记愉快转任副书记

精准“画像”,下者心服口服

32岁的罗伟初到龙桥村,人生地不熟。64岁的老书记唐芝月带着他走村串户,很快与群众打成一片,还发展农户种植了200亩油茶。

旧司镇组织委员张干华到村走访,说起一年前转任那一幕,唐芝月还有点不好意思。“罗书记比我有能力、有板眼,我打心里服气。”唐芝月说,一开始,镇里让他改任副书记,还有点想不通,可对照新书记的标准,自己确实有差距。“家里养了十几头黄牛,家人也劝我退下来,现在辅佐书记工作,很愉快。”“上”了95名新书记,就意味着“下”了95名老书记。如何让下者心服口服?

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县委结合调查摸底和工作实际,出台村书记选任“四有四能”标准,划出不称职“八条红线”,建立村干部工作实绩、群众满意度、教育培训、廉洁自律和健康状况5个档案。“你们找他办事,他态度好不好?有没有推三阻四?”“他有没有贪小便宜,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乡镇干部进村入户听民意,引入第三方机构调查,为村干部精准“画像”。

县级层面动起来,每名县委常委领任务,牵头组建督办指导组,深入各乡镇督阵指导。县委组织部成立5个专项工作组,负责日常工作。每天晚上,县委组织部办公室,总是大楼最后一个熄灯的,185名村支书的档案材料,摞起来有2米多高。

“三顾茅庐”老板回乡当村官

360度考察,确保“一选一个准”

通过“画像建册”和“精准测量”,全县锁定需集中调整和补充空缺的村党组织书记名单。

组织部与乡镇党委交换意见后,确定了“三上三下”的调整方案:“劝退一批、辞退一批、问责一批”不胜任现职的村党支部书记,“村内选拔产生一批、村外请回一批,县乡选派一批”党员干部到村担任党支部书记。

大河镇白果树村书记张祥礼就是这次调整进入组织视野的。在来凤县经商多年,张祥礼的工厂主营蛋糕盒包装印刷,效益较好。大河镇人大副主席周炎主动上门做工作。

三次上门、多次电话,终于打消了张祥礼的顾虑,他把工厂交给女儿和妻子经营,只身回到村里。青柑、油茶、黄桃,一年不到,村里的产业就发展起来了,还培养了17名入党积极分子。张祥礼还与蛋糕企业达成协议,保证了水果销路。

“每名村支书的任命,我都要和乡镇党委书记一起在《任免表》上签字。”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吴平峰说,“签字就是责任,我们采取县乡联审、执法部门会审、360度考察等方式,确保一选一个准、个个过得硬。”

如今来凤的村干部队伍中,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从13人增加到52人,平均年龄从51.8岁下降到47.2岁,33名“80后”、6名“90后”登上村党组织书记舞台。

县委组织部还建立乡土人才库,包括致富能手、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乡村医生和教师、外出务工经商人员、大学生村官、回乡大学生、复员退伍军人等7类人员,储备了3317名乡土人才,每半年更新1次,为村干部队伍储备源头活水。

从“逼着干”到“抢着干”

新官上任,用心用力办实事

“好男不进车木坝,好女不嫁车木郎。”鄂渝边界的百福司镇车木坝村一度是“后进村”的代词。

一年前,这个村没有出村的硬化公路。每逢赶场,裤腿上沾满泥浆的准是车木坝人。

镇农技站干部田永贵到任车木坝村支书后,首先组织村民代表、党员、乡土能人出门“取经”。回来后,结合村里实际,确定发展羊肚菌、胡蜂、藤茶三大产业。

去年10月至今年2月,全村仅羊肚菌产业土地租金和村民务工工资两项就收入56万元。“今年村集体经济保守估计20万元。”田永贵说。

新青年进村了,新观念进村了,新平台进村了,一个个新支书在农村的广阔天地大显身手,有了新时代农村基层“掌门人”的新气象。“原址离集镇太远,我们不同意!”县财政局干部张碧垒担任黑家坝村书记后,围绕村民反映强烈的党群服务中心选址问题,找到村民集中安置点的开发商,软磨硬泡两个月,终于落实了500平方米的配建用地。

干群关系紧张,干部说话没人信、村民赌博成风……檀木湾村妇女主任李霖娟当上了村里“一把手”,从抓村委会班子、骨干党员入手,通过走访村民、开院落会、落实惠农政策等方式,把村民的心聚拢起来。“过去的村支书要哄着干、吼着干、逼着干,现在大家争着干、抢着干、想着法子干。”来凤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刘涛说,支书强了、支部强了,一切工作就落地了,精准脱贫攻坚拔寨步子明显加快。

2017年以来,来凤县修建农村公路1100公里,是“十二五”时期的总和;消除集体经济空壳村103个,新发展“两茶一果”特色基地9.6万亩,全县综合贫困发生率从28.05%降为6.18%。(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娜)

(责编:肖鑫、唐嘉艺)

推荐阅读

观察:31名省区市纪委书记就位 多人曾任职中央纪委 最近一个月内,北京、河北、重庆三省市纪委书记进行调整。3位新任省市纪委书记均有纪检监察系统长期工作经历,均曾在中央纪委任职。随着此次调整的完成,目前31名省区市纪委书记全部就位。其中刘爽出生于1969年,是31名纪委书记中最年轻的一位,穆红玉则是其中唯一的女纪委书记。 【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