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多地中小学调查:男教师,如何才能留下你?

2018年09月09日14:50  来源:人民网
 

“学校里男教师太少了,孩子缺乏阳刚气。”开学伊始,太原的部分家长和学校负责人为同一件事犯了愁。一位学生家长跟记者抱怨说,“我家孩子刚升6年级,开学报到时我发现代课的又没有男教师。从一年级开始,除了体育教师,孩子就没遇到过男教师!”

卫华小学的校长乔慧君也在为学校的工作安排担心,“我们学校男女教师比大约是1:8,随着二胎政策的实施,怀孕、生育的女教师更多了,这给课程安排增加了许多压力,对学校的管理也是个挑战。”

其实,不止山西太原,在全国各地,教师队伍男女比例失衡的现象普遍存在。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各地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男性教师数量稀缺,且整体呈现学生年级越低,男教师配比比例也越低的态势。

收入低认同感差 中小学男老师越来越稀缺

叶新,在湖南师大附中博才实验中学初三担任语文老师已经九年,是整个年级教师队伍的“珍稀动物”。

叶新所在的语文教研组共有老师近100人,而其中男老师仅8人。叶新向记者解释称,“语文教研组的男老师相对来说少一些,其他偏理的科目男老师会多一些,但总体上男教师还是很少。”

据记者了解,跟叶新学校的情况类似,很多省份男教师数量都比较匮乏。在武汉,截至2017年9月10日,义务教育段男女教师比例约为3:7;学前教育阶段,男女老师比例约为2:23。在青海,初中阶段的男女教师比例基本为3:7,小学基本为2:8;学前教育阶段则基本为1:9,甚至在有些地方全是女教师。

中小学男教师为什么这么少?待遇不高、社会认同感低是采访中被提及最多的原因。

图为南昌市珠市小学教师杜同师在课堂上给孩子们上语文课

南昌某小学在2011年有6位男教师,到2018年仅剩1位还坚守在讲台。谈及此,同在南昌的珠市小学男老师杜同师表示理解,“小学男教师的窘境我感同身受。每月打到卡里的工资是2600元,我还房贷就需要2200元,再加上其他支出,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作为家庭的顶梁柱,这样的收入显然难以‘挑大梁’,所以很多男老师只能离开讲台选择其他职业。”

青海一位刚毕业的师范生谈到毕业后的经历,也唏嘘不已,“刚刚进入教师队伍,收入除去房租、水电、吃喝,一个月下来囊中羞涩。别说实现自我价值了,连多请女朋友吃几次饭都得先算算账。”

“男教师在中小学的事业发展空间不大,成就感也不高,也不能像大学那样通过职称的评定提高自己的地位,享受相应的津贴和荣誉。因此,大部分男性老师更倾向于进入更高阶段的学校工作。”长沙市第二十一中学的舒兆云老师如是说。

“社会上有一种偏见,认为男性当教师‘没出息’。现在连报考师范专业的男生都很少。” 平遥县第三中学多年从事高三物理教学及班主任工作的张国峰认为,社会上认为男性不该从事教育行业的刻板印象,也对男教师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一方面,本就稀少的男教师因为待遇低、压力大等原因不断流失;另一方面,作为“教师摇篮”的师范院校每年入学的男生不断减少,毕业后不少人还放弃从事教育行业,导致男教师的新生力量不足。

“全班33个人,男生只有3个。”华中师范大学大三的学生马春林告诉记者,这样的男女比例在师范院校非常普遍。“我们学校一直被戏称为‘湖南第二女子学院’。”湖南第一师范大学大二的周小锋笑着说道。虽是玩笑话,却也透露着师范类院校女多男少的尴尬。

问及毕业后会否当老师,贵州一师范院校学前教育专业的晋嘉嘉有些动摇。“考上教师编制工资能有3-4千,无编制的可能就2千左右。”曾对专业信心满满的他在初步了解了当地的待遇后,开始考虑其他出路。晋嘉嘉无奈地说,“理想和现实有些差距,只能暂时搁浅了。”

校园生活男教师不可或缺 专家建议提高职业吸引力

“喜欢男老师,男老师上课会更有趣,氛围也更轻松一些。”

“男老师可以和我们开开玩笑,上课也比较幽默。”

走访中,不少中小学生也向记者表达着自己对男老师的喜欢和盼望,部分“没碰到过男老师做班主任”的孩子还有些小小失落。孩子们对男老师的期待和学校缺少男老师的现状,形成了强烈反差。

对于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男女老师比例的失衡,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王纬虹认为有一定的道理,“女性思维更有利于培养中小学阶段的少年儿童,特别是幼儿教育阶段,男老师很难应付。”

但更多的教育工作者则对此表示出了担心。“男教师阳光、幽默、宽容、富有创造力,本身就是一种独特的教育资源。”山西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肖军虎表示,男教师的稀缺,让学校诸如社会实践、校园安全类等需要体力的活动无法正常开展。

“校园里缺乏男教师,对处于性格形成阶段和青春期的中小学生的培养不利,在对学生性别趋向、个性品质的培养上,尤其是在勇敢、进取、拼搏等优秀品质的示范方面易造成缺失。” 青海师范大学副校长冶成福教授忧心地表示。

图为华中农业大学附属学校喻越老师和孩子们的自拍

“对于教育行业性别失衡这一问题,不仅仅是我国,也是全球趋势。”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学院院长雷万鹏表示,就教育职业特点而言,教师职业对女性吸引力更大,再加上收入水平不高,对男性教师吸引力不够。对此,雷万鹏建议,要提高教师收入,吸引更多男生报读师范院校。

今年,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教师教育振兴行动计划(2018—2022年)》, “免费师范生”将改称为“公费师范生”,履约任教服务期由10年缩至6年。华中农业大学附属学校的语文老师喻越觉得,这是国家在进一步地提高教师职业的地位和认同感。宁夏师范学院2016级公费师范生韩立则希望从国家、自治区层面做好男女教师比例的规划和引导,在师范生专业招生录取中注重男女比例搭配,在师范学校进一步加强男师范生职业认同教育,转变男生“不做孩子王”的观念。

冶成福教授从教师招聘方面也提出建议,希望能在教师招聘考试政策上有所调整。“目前广泛使用的考试教材和考试题目,都不是特别合适男生的生理及心理发展规律。理工科类学科的创造力在试卷上不易被表达,男生在入职后的实操过程中会有后发之力,表现不一定比女生差。”

“要积极实施舆论引导,改变传统‘男人要做大事’的观念,鼓励男性从事教育行业。”湖南第一师范城南书院院长、党总支书记张尚晏表示,要改变现阶段男女教师比例失衡的现状,必须提高教师职业本身的吸引力。“只有让教师群体的经济待遇和社会地位得到提升,让老师们多一份安全感与成就感,才能让更多人关注、加入和坚守教师岗位。(记者唐嘉艺、麻潞、时雨、周雯、王郭骥、匡滢、陈育柱、黄军、龙章榆、王柯岚、宽容,实习生林慧清)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名字为化名。) 

(责编:于海冲、李璐颖)

推荐阅读

近期三地调整组织部部长 四省(区)空缺 近一周时间里,3省(自治区)调整党委组织部部长。陆治原接替王正谱担任辽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正谱任四川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王可被免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职务,北上任山东省委常委。目前安徽、湖北、广西、新疆4省区组织部部长出现空缺。【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