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高度警惕“灰犀牛”舆情

2018年08月23日15:47  来源:人民网
 

“灰犀牛生活于非洲草原,体型笨重、反应迟缓。人们常年看得见成群结队的犀牛在远处吃草,却从不担心它靠近并造成伤害。然而,当灰犀牛群受惊狂奔时,却是致命的杀手。”美国学者、古根海姆学者奖得主米歇尔·渥克根据灰犀牛这一特征,在其2017年出版的《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一书中,提出了“灰犀牛”概念。米歇尔用“黑天鹅”比喻小概率、影响巨大的突发事件和出乎人们意料的风险,“灰犀牛”则比喻大概率、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和过于常见、人们容易习以为常的风险。就危害而言,“灰犀牛”作用更大、负面影响更广。

很多危机事件,与其说是“黑天鹅”,但全面梳理后其实更像是“灰犀牛”,事件在爆发前已经有征兆,只是没有引起关注和重视。这一点,在网络舆情事件中比较常见。纵观近几年各地的很多热点舆情事件,爆发前基本都有踪迹可寻,但很多涉舆部门对前期的“蛛丝马迹”没有引起足够的警觉,对网络舆情不是“视而不见”“装聋作哑”,就是习以为常,“蜻蜓点水式”地应付一下舆论,线下工作能拖则拖、能瞒就瞒,有的甚至认为是网民“没事找事”、媒体“故意找茬”,有意“跟自己过不去”,到最后全面爆发时,“一根稻草压死了骆驼”。即使全力补救,也只能是亡羊补牢,负面影响已经铸成,造成的损失已经难以挽回。

“灰犀牛”舆情不同于“黑天鹅”舆情,有三个较明显的特征:一是“潜伏”周期长。舆情发生较常态化,本身不一定具有爆炸性,不一定“抓眼球”,不易引起重视和警觉,甚至不易被察觉,如同灰犀牛由远及近、由少变多,“漫不经心”慢慢靠近,时间跨度大。二是初期“人畜无害”。在量变积累的过程中,每一起类似舆情都不会产生大的破坏作用,甚至不管不问其也可能“自生自灭”,不会产生现实的不良影响,但相关的不满、质疑甚至愤怒等情绪已经在暗处蔓延、积累,逐渐积土成山,形成“危势”。三是后期“破坏力”巨大。彻底爆发时“万牛奔腾”,量变转成质变,危机全面显现。所有的情绪集体释放,借助移动互联平台在极短时间内广泛传播,“民意的大厦”轰然倒塌,涉舆部门公信力严重受损,地方党委政府甚至也要为此“背锅”,很难及时有效补救。

从舆情源头上讲,之所以产生“灰犀牛”舆情,除因为当前我国处于黄金发展和矛盾凸显“双期叠加”特殊时期的大背景外,主要还是由于相关责任部门思想不重视、措施不到位、处置不彻底,以致“涓涓细流、汇聚成河”,最后汹涌而出,小舆情演变成大事件。要处理好“灰犀牛”舆情,首先,思想上要深刻认识、高度重视。网络不是虚拟的,多数网络舆情是有现实“伏笔”、问题“引线”的,是现实工作在网上的“投影”,是线下实际问题在网上的具体反映,各级党委政府尤其是占绝大多数“舆情源”的地方基层部门,要充分认识当前网络舆情的重要性,深刻认识网络舆情同样是民意的晴雨表,坚决走好网上群众路线,积极主动“打捞”网上民意,急网民所急、想网民所想、解网民所困,努力将网络负面舆情消灭在萌芽状态,防止“灰犀牛”走近未警觉。其次,行动上要多出真招、力求实效。线下问题不解决,线上负面舆情就难以从根本上消灭,封堵网上信息无异于扬汤止沸,也不现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做到“六个及时”,即“对建设性意见要及时吸纳,对困难要及时帮助,对不了解情况的要及时宣介,对模糊认识要及时廓清,对怨气怨言要及时化解,对错误看法要及时引导和纠正”,为我们做好“灰犀牛”舆情工作清晰地指明了方向,只有积极回应群众合理化诉求,维护保障群众合法性利益,切实解决好线下的实际问题,才能有效阻拦“灰犀牛”前进的步伐。再次,机制上要立足实际、谋划长远。当前“灰犀牛”舆情多数事关群众切身利益,主要涉及教育、环保、卫生、交通、司法、城市管理、基层组织建设等,这些舆情与百姓工作生活关联度强,问题多、反映多,百姓关注度高,网络舆情多发、高发、频发,涉及群体大,极易引发舆情“串联”,唤起网民“共鸣”,在及时有效解决个案舆情的基础上,更要针对当前现实问题和网络舆情实际,放眼未来,探索建立完善长效工作机制,既做到关口前移、提前筛查,化被动为主动,又能经常“回头看”,做到系统全面梳理,准确把握舆情趋势和走向,才能彻底消灭“灰犀牛”于茫茫网络。(作者系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 章庆生)

(责编:肖玲、乐意)

推荐阅读

[网连中国]多地调查:儿童购票标准有点乱 深入31省区市走访调查发现,我国并未统一制定通用于公共交通、景区、娱乐餐饮场所等各种场合的儿童购票标准。各地、各场所儿童购票标准不一、规则各异,让家长们也跟着晕头转向。【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