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芦溪郭罗恩,十四年撑船接送村里孩子

本报记者  孙  超

2018年05月15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郭罗恩撑船送孩子上学。
  刘 年摄

 

  5月,库区的早晨微凉。晨雾还未散去,湖水在山峦的映衬下,发出淡蓝色的冷光。

  时钟指向五点半,53岁的郭罗恩从水库边独居的宿舍里起床,披上外套,走向岸边。解开拴住渡船的铁链,踏上哐当作响的船板,摇动黝黑发亮的马达,郭罗恩又一次将船驶向对岸。14年来,在江西萍乡芦溪县的坪村水库,这样的流程已经重复了4000多次。

  船行到水深处,渐渐平稳。老郭指着水库对岸的一小片房屋,讲起了他和船的故事。

  这个被水库隔绝的村民小组,名叫丰坑,这里也是老郭的家乡。25户,100多人,依山建房,原先和大村子隔谷相望,也有道路相通。

  上世纪60年代,坪村水库开始蓄水,几千亩的水面,为附近几万亩田地提供着灌溉的水源。原先山谷中的道路随之没入水底。后来,当地政府和水库管理部门沿水库修建了环湖道路,但奇特的山脉走势,使得坪村水库形成了“九曲十八弯”的轮廓,有时候近在眼前的地方,却要绕行很远。村民们走出库区,要花近两个小时。

  老郭说:“大人出门办事,走远一点还没关系,主要还是小孩读书不方便。”从丰坑组所在的半山腰上望去,水库对面的学校依稀可见。然而孩子们要走到学校并不容易。“经常要四五点就起床,摸黑才能到家。”

  为了解决出行的难题,库区管理处准备了一条渡船,并聘请一名摆渡人。从此,一人、一船,成了丰坑村民进出的交通线,也成了丰坑孩子们的上学路。

  摆渡是个苦差事,早起、晚睡、准点,还要随时待命。“之前好几个摆渡人,断断续续干了几年,有的半年就走了,最长的大概两年。”老郭说。

  那时候的郭罗恩,在大坝附近开着一间小店,生意还很不错。得知渡船没人开了,老郭主动担起了这个担子。原本以为只是个开店闲暇时的兼职,却最终被郭罗恩干成了全职。从此以后,渡船牵住了郭罗恩人生中的14年,也成为他和村民之间割不断的纽带。

  家住水库边的王芳,去年迎来了一件喜事,大女儿罗肖考上了大学。老郭说,在他印象中,这是这个闭塞的村小组多年来出的第一个大学生。王芳把自家房子经营成一间农家乐,丈夫辛苦劳作,养了几十箱蜜蜂。靠着养蜂和农家乐赚的钱,夫妻俩供着3个孩子读书。说起老郭,王芳很是感激。“如果不是老郭,女儿估计也考不上大学。”

  10年前,罗肖正是乘着郭罗恩的船,开始每天往返于家里和对岸的坪村小学。后来,罗肖牵着小妹罗珍一起坐船。再后来,船上的乘客又多了小弟罗岱。很多常年坐船的孩子,小时候并不怎么领老郭的情。因为在船上,他总是“很凶”。

  “谁没带救生衣?谁没带就走路回去!”“在船上谁敢打闹,下次就不带他走!”这样的喊话,时常回响在郭罗恩的船上。老郭说,孩子的安全,是他最担心的。

  水库深处40多米,平均深度都有20米。在水库开船,虽然不比大江大海,却也有风险。前几年的一次原本普通的航行,水面却突然起了大雾,一时迷失了方向。老郭只能慢慢摸索前进。到了冬天,6点钟的水库还是一片漆黑,山风刮得人脸上生疼。常年湿冷的环境,让他的关节也出了毛病。

  下了船的老郭,最爱的还是孩子们。得了县里和市里的奖金,老郭最先想到的是孩子们。他把奖金捐给学校作为助学基金,给贫困儿童买书包和书本。作为南坑镇里的人大代表,他为孩子们争取救生衣等各种物资援助。渐渐的,孩子们也都知道老郭的好,都亲热地喊他郭伯伯。

  老郭那间小店,因为没时间照看,几年前就停业了。坪村水库这几年兴起了旅游,成了远近闻名的“明月湖”旅游景区。很多人说:“老郭,你的店要是还开着,现在一年十几万没问题。”对此,老郭并不理会。为了准时接送孩子,他干脆也从家里搬出来,住到了湖边的简陋宿舍里。老伴儿和孩子开始也不理解他。“我很少带孙子出去玩,孙子经常说我是别人家的爷爷。”说起这些,老郭眼里也有愧疚。

  但老郭却不后悔。走到哪里,孩子们都喊他一句郭伯伯。“听到这个话,就感到很欣慰。”

  老郭说,“我是党员,帮村里人是理所当然的,我很乐意,也很满足。”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5日 09 版)

 

(责编:肖鑫、潘旭海)

推荐阅读

中组部选派283名干部到“西老革”挂职,都是谁? 据新华社消息,近期,中央组织部聚焦脱贫攻坚,选派了283名干部到西部地区、老工业基地和革命老区挂职锻炼。有媒体梳理,自十八大以来,中央选派干部赴西部地区、老工业基地和革命老区的挂职锻炼,算上本轮已经开展了三次。2013年底,中央组织部从中央国家机关、中央企业和高等院校170多家单位集中组织选派了241名干部挂职锻炼;2016年3月,中央组织部再次选派225人挂职锻炼;而本轮选派的挂职干部人数最多,达到283人。【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