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医生余家军:还有一户人 我都会坚守

韩畅

2018年04月19日10:30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原标题:孤岛医生余家军:还有一户人 我都会坚守

  只有站在安徽省响洪甸水库下游,才能理解崇山峻岭的金寨县为何有一个海岛村民组——村子位于望不见岸的水中央,仿佛汪洋中的孤岛。交通闭塞、基础设施薄弱,七山二水一分地的孤岛,成为当地贫困程度最深、医疗资源最匮乏的特困区域。

  在海岛组的中间区域,常年飘着一个船屋,39岁的余家军是这所船屋的主人,也是安徽省金寨县麻埠镇齐山村唯一的村医。在人生最富激情的18年里,他守着船屋,守着孤岛,守着岛上200多位村民。

  船屋上的余家军

  18年守住一句承诺

  4月天雨过天晴,响洪甸水面上的薄雾散去,远山脚下出现一艘白船,速度很快,旁边几艘木筏逐渐被它超过。

  “军子,慢点开哦,风浪大。”木筏上的老者边喊边划向白船,从脚边掏出一捆蔬菜,不由分说往白船上扔。白船上的男子放慢速度,朝他挥手致意便继续赶路。

  海岛中间,船屋随波浪起起伏伏,门口挂着“麻埠镇齐山村海岛卫生站”的牌子。船屋被隔成6间小房,除了卧室和厨房,其余4间分别是接诊室、治疗室、药房和观察室。甲板上,几位上了年纪的村民正在聊天晒太阳,他们都在等“军子”回来。

  “军子”是余家军的小名,扎根孤岛18年的他,今年39岁。

  21岁那年,余家军从卫校毕业回到岛上,不久父亲查出直肠癌。一天夜里,父亲犯病狂吐不止,家里只有一艘木筏,划到岸边花了3个多小时。黑黢黢的夜,冰冷的风,呻吟的父亲,他第一次感觉到,无助能使划船的3小时长过一辈子。

  临终前,父亲拉着余家军的手说:“军子,咱们海岛组缺医少药,你学过医,留下来吧。”余家军答应了,一守就是18年。

  余家军的老家在海岛组东面,为了让村民看病方便,他在海岛组中间地带修了间船屋。村民们都说,军子东岛的房子漏雨,是全村最破的房子,这间船屋才像他的家。

  起初,船屋也破陋不堪,“脚底是木头,头顶是木头。最难熬是冬天,水汽透过木头钻进被子,一觉醒来脑壳疼。在桌上放杯水,第二天能结冰。”2014年,地方政府介入下,余家军的船屋经过整修改造,木头换成了钢板,屋子的密封性也更好,他觉得“家”里暖和多了。

  治病,陪伴

  上世纪50年代,因修建水库需要,金寨县最繁华的金家寨、麻埠等乡镇沉入水底。搬迁大潮中,极少部分村民故土难离,目前,仍有55户200多人住在岛上,其中,100多人常年在外打工。对留守在岛上的老人们而言,余家军不仅是医生,更是陪伴者。

  “军子,我手机打不了电话,给我瞧瞧。”见余家军回来,75岁的李治英奶奶把手机递到跟前。

  余家军给李治英量血压

  一旁的村民刘伟青告诉记者,李治英丈夫去世得早,子女在外打工,前年一天半夜,老人在家摔倒,怎么都起不来。军子随后赶来,从夜晚护理到凌晨,确认老人没伤筋动骨才离开。而后的一个星期,军子每天到老人家探望。“海岛组上岸看病很不方便,他就是我们这的120。不光看病,家里电器坏了都找他,哪天军子走了,我们就抓瞎咯。”

  给李治英和刘伟青瞧过病,余家军接到村民詹龙祥的电话。詹龙祥在海岛组西岛,下了船还得往山上走一里路,他的父亲詹广福今年92岁,这两天老爷子腰疼得厉害,想让余家军来看看。

  上了山,詹广福老人坐在屋前,脚脖子露在外边。余家军搀起老人坐到太阳底下,又帮老人整理好裤腿。

  詹龙祥颇有感触地说,前两年父亲腿脚还利索,隔三差五划船往余家军那跑,“没病也去,就想跟军子聊天。老爷子跟他比跟我亲。”2007年,詹龙祥和爱人在外务工,母亲不慎摔倒,头破血流,闻讯赶来的余家军在老人身边照顾了7个多小时,直到詹龙祥从外地赶回来。“6年前我母亲去世,军子每周还坚持过来给老爷子看病,聊天。老爷子后来得了泌尿疾病,军子也不嫌弃,给他换药、擦身子。老爷子活到今天高寿,全靠军子。”

  才下船 又上山

  还有一户人 便会坚守

  从詹龙祥家出来,余家军摊开记录簿,记上此次出诊的情况。记者看到,总共41元药费,病人只用出14元。事实上,对村民而言的“便宜药”,都是余家军正价垫付而来,每销一笔,他要拿着单据到上级卫生部门替村民报销。按道理,余家军每次出诊产生的费用至少15元,这包括汽艇燃油费、出诊费。这些,他从来没向村民们提过。“在老乡家蹭顿饭,讨点青菜,就够了。”他说。

  余家军的卫生站收入在1万元左右,主要是药品零差率补助和公共卫生补助。此外,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妻子吴起娇种植茶叶,一年大约在2万元左右。他的女儿余冉考上了金寨县的青山中学,儿子余显武则在麻埠镇上读小学。为了陪孩子读书,妻子吴起娇不得已到镇上租房。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

  “跟我一般大的年轻人都出去了,说不羡慕是假的。”余家军说,几年前在扬州开激光印花厂的的小舅子打来电话,希望他去厂里帮忙,一个月基本工资5000元。接电话时,老乡查月升正巧听到了,当即从船上拿了一大块猪肉放在门诊室,“军子,你走了,我们这帮老头老太太没得指望咯。”查月升走后,老乡们接二连三前来挽留,余家军再三考虑,决定继续坚守。

  余家军说,随着脱贫攻坚政策力度加大,海岛组贫困户普遍能获得20万左右购房补助,因此,越来越多村民在县城、乡镇买了房。“18年前村里还热闹,现在只有200多人了,以后还会更少。但只要村里还有人,我就留下来。”

  从孤岛医生到公益新兵

  2013年5月,余家军荣登中国好人榜,而后又提名第五届中国道德模范候选人。随着他身份的转变,更多公益力量延伸至这座不为人知的孤岛。

  “老伴不在,儿媳改嫁,老母亲90多岁了……”想起一年前爱人病故,村民刘伟青红了眼眶,他10岁的小孙子在海岛教学点上课,每天接送孙子上学成了他最大的支撑和寄托。去年年初,余家军联系到同为第五届中国道德模范候选人的“拾荒书记”张景兰,后者与“薪火计划”公益组织一道前往海岛组捐资助学。如今,包括刘伟青孙女在内的海岛组10位贫寒学子,每年能享受1000多元善款,如果一切顺利,这笔善款将伴随孩子们直至大学毕业。

  海岛组之外的村民也慕名而来。金庄村民组9岁男孩徐勇昆被查出患有脑瘤,余家军为男孩联系北京一家医院,并通过合肥公益组织为其捐款。徐勇昆的家人不敢相信,孩子得了这么重的病,没花一分钱就能康复。

  去年至今,余家军更忙了。他作为六安市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和提高待遇的建议》成了该市的一号议案;与齐山村176位贫困户签约,每年都要为签约户提供2到6次上门服务;他还主动扛起扶贫的重担,通过“好人朋友圈”,他为海岛组贫困户赵如全、张广友、刘伟青销售了总共近万元的茶叶。

  中国好人、道德模范、村医、公益新兵……各种角色间,余家军逐渐找到了自身定位。他欣喜地看到,被20.08亿立方米湖水隔绝的海岛村,越来越多的受到世人关注。他不是一个人在坚守。

(责编:肖鑫、潘旭海)

推荐阅读

[网连中国]多城调查:人才大战席卷全国 你会选择哪里打拼? “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这句话,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今年全国两会,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指出,本土人才、海归人才要并用并重,使他们在报效祖国中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城市发展,人是关键性因素。从去年开始,国内多个城市就陆续出台人才政策,频频向各类优秀人才抛出“橄榄枝”,这场“人才争夺战”已席卷全国。【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