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乡村教师:用“留下来”的坚守换孩子们“走出去”的梦

【查看原图】
相距三公里的音乐课。在安徽合肥的新河教学点,代多权带领孩子们接受在线课堂的音乐课教学。摄影:韩畅 王晓飞
相距三公里的音乐课。在安徽合肥的新河教学点,代多权带领孩子们接受在线课堂的音乐课教学。摄影:韩畅 王晓飞
来源:人民网  2017年09月10日08:02

坐标江苏省淮安市流均镇,59岁的李士荣独自在永兴教学点打扫卫生,下个周一,他将依照惯例举行升旗仪式。然而这次,却没有学生和他一起向国旗敬礼。

流均镇位于三市交界处,村落分散、交通不便,为了解决当地留守的一二年级儿童上学问题,设立了永兴教学点。在2016-2017学年结束后,孩子们升入高年级离开了教学点,而李士荣选择继续坚守,等待下一拨学生的到来。“撤掉一个学校容易,恢复起来可就难了。学校要做好随时接纳孩子的准备,阵地绝不能撤。”

在中国,像李士荣这样扎根于贫瘠又需要教育的地区的乡村老师还有很多,他们坚守着一方讲台,呵护着乡村孩童求知的梦。在教师节到来之际,人民网记者走访部分地区村小,记录下乡村教师们的动人故事。

海南李老师:为去乡村支教,他向隐瞒了妻子19年

1998年,在“结业去处”一栏毫不犹豫写下“返乡”二字时,李邦财并没有想到,19年后自己会成为海南全省乡村教师代表,入围2017届马云乡村教师奖名单。“小时候在东山镇读书就觉得当地孩子上学困难,从小就想将来要在家乡教书。”

李邦财任教的第一所学校溪南小学地处山区,离东山镇隔着一条江,往返学校还要坐船。此后,李邦财先后又在向群小学、东山中心小学等乡村小学任教。谈起19年的从教生涯,“说谎”去支教成为李邦财的一个心结。

“正好当年省里有个山区支教项目,我要是跟爱人说主动报名去,她肯定不同意,于是我骗她说是区里肯定我的教学工作派去的。”直到李邦财对记者说出这件事,妻子才了解到这件往事的真相,想起当年的艰苦,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李邦财说,支教的白沙县南开小学离海口有8个多小时车程,在那里支教的一年过得很艰苦。而当时自家孩子正读初中,生病了也只有妻子一人照顾,他实在亏欠家里太多。

重庆李老师:边抗癌边教书,他是全校唯一的英语老师

“今年53岁,还有7年退休。”重庆南川德隆镇中心小学的李勇林老师谈起自己的教书生涯,隐隐透出不舍。从1984年当代课老师起,他已在乡村小学教学育人33年。

李勇林说,乡村教师是一个留不住年轻人的职业,很多刚毕业的年轻老师分配到偏远的村小工作几年后就会申请回城区。德隆镇虽然离城区只有70公里,但山路崎岖,每天往返城区的班车只有3班。所以德隆镇中心小学师资相对匮乏,李老师是学校所有年级唯一的英语老师,“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要备5个年级的课,比教同一个年级的老师任务重得多。”

2013年的暑假,李勇林频繁出现身体不适。开始时并不在意,情况多次出现后,他才在家人的劝说下到医院去检查,一查便发现胃部长了间质瘤,医生判断这种肿瘤大多数都是恶性,建议立即手术。术后在家休养不到一年,李勇林感觉身体好转,又立即申请重返岗位。

病后身体大不如前,一节课的站立都会让李勇林有些吃不消。而且为了巩固病情,每天需要服用抗癌药,一个月光药费就需要2万4千元。李勇林微薄的工资无力负担医药费,全靠家里的亲戚朋友帮忙。李勇林说,“其实,那个时候我有想过不当老师,但是没办法,我放心不下学生。”

因为长期服用抗癌药,李勇林的头发和眉毛一度掉光了。为方便照顾他,家里人好几次让李勇林申请到离家近的地方教学。经过家人的劝说,李勇林提出了申请,区教委也同意了他交换到家附近教学的想法。然而,每每看到学生们渴望知识的眼睛,李勇林离开的决心又动摇了。最终在跟家人商量后,李勇林决定继续留在中心小学。

“每个学生都像我的孩子,从情感上割舍不下。”他说,“我就是要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发挥余热。”

江西高老师:一个人一辆车一根拐,撑起孩子们的读书梦

离开重庆往东,在江西南昌梅岭镇的山区腹地,坐落着一所由围墙和两层教学楼组成的乡村小学——立新小学。在二年级的教室里,58岁的高自仁一丝不苟地写着板书,他身后坐着的是二年级唯一的学生。

位于大山深处的立新小学,来往山路崎岖,这对于从小患小儿麻痹症腿脚不便的高自仁来说,是一个难题。以前,高自仁都是拄着拐杖,每天行走近6里的山路赶到学校为孩子们上课。遇到下雨、下雪等等恶劣天气,山路湿滑,一不小心就容易摔跤。山路硬化之后,高自仁便买了一辆残疾人代步车。一个人、一辆车加一根拐杖,高自仁就这样撑起山区学生“走出大山”的梦想,一撑就是四十年。

寒来暑往,一批批学生从这里走出大山,成为了高自仁的骄傲。目前,整个立新小学有5名学生,二年级1名,一年级4名,而老师就两位。“那位老师明年轮岗结束将离开,到时这个学校就剩下我一个老师了。”说到这里,高自仁有些伤感,尽管如此,他却坚定地表示会坚持下去,就像此前的四十年一样,“有了教育,山里的孩子才有走出大山的希望。哪怕只有一个孩子在学校,我也要坚守在这个大山里。”

湖北向老师:拒绝50万年薪,山里娃留山区教书20年

清晨,43岁的向宏佳走出教工宿舍,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做着上课准备。作为湖北五峰县唯一的省特级教师,向宏佳已经在采花中学度过了二十个年头。

“我的父辈们很多都是教师,从小我就对这个职业充满向往和崇敬,直到现在我唯一的爱好也是教书。”谈起教学,向宏佳一脸兴奋。

2012年中考时,向宏佳中途接手了一个英语学科全县统考垫底的班级。一年后,这个班成了全县第二,班级均分达到了92.8分。教书育人的成绩骄人,让不少学校慕名前来求贤,海南一所私立学校更是开出了50万的年薪。但向宏佳都拒绝了,“别说50万,100万我也不能离开五峰。”向宏佳说,选择留下是因为自己也是山里苦孩子出身,他想让山里的娃娃都读书成才,实现自己最大的人生价值。

河南王老师:郑州最美教师坚守17年,甘当大山孩子王

同样选择坚守的还有获评“2017郑州最美教师”的王会玲。

从新密市区出发,开车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王会玲任教的玉皇庙小学。这所位于山脚下的小学,是一所七村合并、近六百人的寄宿制完全小学,由于严重缺编,小学返聘的老师最大年龄已66岁了,年底又将有6人退休。学校偏远,年轻老师担心婚姻问题难解决,不愿来、不敢来;来了的,又因为看不到希望选择离开。

俗话说“家有三斗粮,不当孩子王”。任教的17年里,身边的亲友也不断劝王会玲离开农村到城里去工作,她婆家的企业年收入上百万,厂里需要一个可靠的财会管理人员,全家人都认为她是最合适的人选。面对家庭的压力,王会玲的思想也有过波动。一边是热爱的教育事业,一边是挚爱的家人,去或留,成为困扰王会玲的“枷锁”。看到身边白发苍苍还依然坚守岗位的前辈,王会玲最终选择了坚守,“教育是一份事业。孩子们那渴望求知的眼神,让我不忍心舍弃这份工作,也不愿意轻易放弃我的理想。”

教师节到来,在德隆镇中心小学校庆祝教师节的活动中,作为学校的优秀教师,李勇林接下了学生代表奉上的感谢茶;南昌市湾里区梅岭镇的立新小学内,当地村民为高自仁送来蛋糕,表达着大家的敬意和谢意;海南东山中心小学的孩子们簇拥着李邦财,大声地说“老师,教师节快乐!”

小编点评: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教师是个崇高而神圣的职业,扎根乡村的教师们,在相对“贫瘠”的条件里默默播撒汗水、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在我国,现有300万乡村教师,他们留守在偏远的地方,为乡村教育事业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近些年,国家也越来越重视乡村教师群体的发展,五年来对乡村教师的生活补助达到112亿元,覆盖22个省份的所有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惠及130多万人。然而,乡村教师整体的老龄化,以及如何破解“下不去、留不下、教不好”仍是目前各地乡村学校面临的难题。

发展乡村教育,帮助乡村孩子学习成才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2015年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明确要让乡村教师各方面合理待遇依法得到较好保障,增强职业吸引力,努力造就一支素质优良、甘于奉献、扎根乡村的教师队伍。乡村教师是发展乡村教育的关键,善待乡村教师,就是善待乡村教育。愿更多的乡村教师有回报、得发展,让他们不仅有意愿、更有动力撑起乡村教育的一片蓝天。

今天是教师节,让我们对那些坚守在偏远地区、撑起孩子们求知梦的乡村老师道一声,“老师,您辛苦了,祝您节日快乐!”(唐嘉艺、马焘焘、秦海峰、时雨、慎志远、肖懿木、董行、杨威、吉羽、符武平、胡虹参与采写) 

各地报道:

【黑龙江】

乡村教师吴英姬:我的“留下来”成就孩子们“走出去”的梦想

【江苏】

走进淮安永兴乡村教学点:一个人三十年的坚守

【江西】

南昌:"拐杖老师"坚守讲台40年 只为更多孩子能走出大山[视频]

【河南】

“最美教师”王会玲:不当“富二代” 扎根大山里

【海南】

海口教师李邦财:全心扎根乡村教育19年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联动报道

分享到:
(责编:唐嘉艺、李政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