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批环保督察反馈结束:7省(市)问责4千多人 多地被批“不作为”

【查看原图】
来源:人民网-地方领导  2017年08月01日19:07

今日,第三批7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全部完成督查意见反馈。在肯定近年来各地环保工作取得成绩的同时,督察组着重对督查省份存在的突出问题和环境问题办结情况进行了公开。截至目前,7地责令整改企业24299家,立案处罚8687件,罚款3.66672亿元,问责4660人。

“口号多、落实少”“不作为、乱作为”“不敢管也不愿管”……连日来,“督查钦差”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地披露各地在环保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引发公众密切关注。

天津:一味强调外因,导向“跑偏”“玩儿套路”

今年4月28日至5月28日,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天津市开展环境保护督察。督察组于今年7月29日向天津市委、市政府进行了反馈。督察指出,天津市环境保护压力传导不足、责任落实不够、工作不到位等问题依然存在,与中央要求、直辖市定位和人民群众期盼尚有明显差距。主要存在问题有:工作落实不够到位;大气环境治理仍显薄弱;水环境问题较为突出;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没有解决。

在天津,过分强调外因以及工作导向“跑偏”等问题尤为明显。部分领导干部在工作中缺乏担当意识、责任意识。面对已经凸显的环境问题,相关责任人非但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一味强调外部因素:一说水污染就强调来水少、来水脏;谈到大气污染就强调气候因素。工作中口号多、落实少。

滨海新区、武清区在监测站周边区域采取控制交通流量、增加水洗保洁次数等功利性措施。宁河区为应付黑臭水体治理任务检查仅采取杂物堵塞排污口、设立挡水墙等临时性措施,管网建设等治本工程严重滞后。静海区水务局为应付环境保护督察,编造会议纪要和工作台账,影响十分恶劣。类似五花八门“走捷径”“玩儿套路”的作法也反映出环保工作导向已经严重“跑偏”。

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4226个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共责令整改4331家,立案处罚1654件,罚款2622.7万元;立案侦查3件,拘留12人;约谈307人,问责139人。值得注意的是,7地中,天津的罚款金额及问责人数都是最少的。

安徽:对环保工作的漠视程度令人震惊

4月27日至5月27日,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安徽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2017年7月29日进行了反馈。督察指出,安徽省重发展、轻保护问题依然存在,一些区域性环境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存在的主要问题有:落实国家环境保护决策部署存在薄弱环节;巢湖流域水环境保护形势严峻;重点流域区域环境问题突出;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没有解决。

错误的政绩观必然导致对环保工作的轻视。根据督察组反馈的情况,2016年安徽省政府对各地市目标管理绩效考核中,经济发展权重由上年14.6%~22.3%上升到27.5%~32.5%,但生态环境指标权重却由上年14.6%~22.3%下降到13.5%~20.5%。在国家三令五申强调环境保护、重拳打击环境污染的大环境下,安徽省的作法简直匪夷所思。推崇这样的政绩观,出现“淮南市政府对淮南经济技术开发区、淮南高新区、安徽现代煤化工产业园目标管理绩效考核中,无论是考核内容,还是指标体系均无环境保护要求”这样的现象就不难理解了。

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3719件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3113家,立案处罚803件,累计罚款2635.2万元;立案侦查52件,拘留63人;约谈637人,问责476人。

山西:主动作为少,曝光约谈后仍行动迟缓

4月28日至5月28日,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山西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7月30日向山西省委、省政府进行反馈。督察指出,近年来山西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积极进展,但环保形势依然严峻。山西环境保护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有:重发展、轻保护问题较为突出;不作为、慢作为问题多见;大气和水环境形势严峻;生态破坏问题依然突出。

在山西,一些领导干部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摆位不够,面对突出环境问题强调客观因素多、主动作为少,漠视群众环境诉求,往往在上级督促或媒体曝光后,才被动应对,更有甚者被多次督查约谈后仍行动迟缓。2016年冬季采暖期,临汾市环境质量急剧恶化,面对引发的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临汾市依旧“整改不力”。运城市在2015年底被环境保护部挂牌督办,但摘牌后即放松整治,部分钢铁、焦化企业仍未完成提标改造,平陆等地的污水处理厂至今不能正常运行。

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3582个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2485家,立案处罚856件,罚款7179.7万元;立案侦查22件,拘留61人;约谈1589人,问责1071人。7地之中,山西的罚款金额总数居首。

辽宁:环保意识淡薄,不作为、乱作为

4月25日至5月25日,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辽宁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7月31日进行了反馈。督察指出,辽宁省作为传统工业大省,产业结构偏重,近年来环境保护工作虽然取得一定进展,但生态环境形势依然严峻,一些问题相当突出,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认识和推进不够;水污染防治工作推进不力;重点区域违法建设问题突出;一些突出环境问题亟待解决。

督察组指出,辽宁省委常委会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没有研究环境保护工作,这直接导致了地市和部门环保法制意识的单薄。除大伙房、碧流河、玉石水库3个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外,全省其他县级以上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均未依照水污染防治法规定由省政府批准划定。

一些地市“乱作为”,屡屡突破环境底线上马项目;而在在处理违法围海、填海问题时,个别部门和地方政府基本没有按海域使用管理法规定要求恢复原状,也未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一罚了之、以罚代管。但由于处罚金额远远低于填海所得,这种“不作为”实际鼓励和纵容了违法围海、填海行为,导致海洋生态破坏问题突出。

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6991件群众举报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3482件,立案处罚1706件,罚款6928.4万元;立案侦查105件,拘留32人;约谈581人,问责850人。

福建:盲目乐观,突出问题长期悬而不决

今年4月24日至5月24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福建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7月31日进行了反馈。督察指出,福建省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积极进展,但发展与保护的矛盾仍然突出,环保工作力度和成效与中央要求和群众期盼相比仍有差距。存在的主要问题有:对环境保护工作推进落实不够;部分海洋和生态敏感区保护不力;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督察组指出,福建省对当地的环境质量盲目乐观,然而实情确实“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宁德古田县166家石材加工企业应于2016年底全部关停转产,但至督察时仅停产12家。泉州市仍有191家石材企业未办理环评审批手续,135家未建污染治理设施。宁德福鼎白琳石板材工业园入海排污口悬浮物浓度常年超标;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村村都有石材厂,设施简陋,污染严重,群众反映强烈。

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4903件环境问题举报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5368起,立案处罚1763件,罚款5284.6万元;立案侦查54件,拘留31人;约谈991人,问责444人。值得注意的是,在督察组的督查之下,福建省责令整改企业与立案处罚数量均居7地之首。

湖南:只看眼前,对大型企业不敢管、不愿管

4月24日至5月24日,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湖南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2017年7月31日进行反馈。督察指出,2013年以来,湖南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积极成效,但发展与保护的矛盾依然突出,一些领域和区域环境问题频发,形势依然严峻。存在的主要问题有:环境保护推进落实不够有力;不作为、乱作为问题多见;洞庭湖区生态环境问题严峻;一些突出环境风险长期得不到解决。

督察组指出,湖南是“有色金属之乡”和“鱼米之乡”,但由于开发过度、保护不力,这两个“乡”恰恰成为环境问题的重点和难点,成为民心之痛。在湖南,保护为发展让路的情况时有发生。湖南省重金属污染问题突出,但全省有色金属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仍然侧重于产能扩张,对重金属污染防控没有提出严格要求。一些地方为追求一时经济增长,不愿清理“土政策”,甚至还出台新的“土政策”。

对大型企业环境问题不敢管、不愿管。湖南省有色金属采选、冶炼企业大部分为中国五矿集团下属企业。2013年以来,这些企业累计有数十起环境违法行为没有依法查处,使得企业“店大欺客”,对自身环境问题不重视、不整改,长期违法违规。

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4583件群众举报环境问题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4024家,立案处罚1203起,罚款6351.1万元;立案侦查133起,拘留174人;约谈1382人,问责1359人。值得注意的是,湖南是7地中问责人数最多的省份。

贵州:认识不足,盲目乐观而又“大包大揽”

4月26日至5月26日,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对贵州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并于8月1日进行反馈。督察指出,贵州省生态环境敏感脆弱,发展不足与保护不够的问题并存。虽然近年来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取得积极成效,但与中央要求和群众期盼还有差距。存在的主要问题有: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落实不够到位;水环境问题比较突出;基础治污设施建设滞后;一些突出环境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督察组指出,贵州省不少领导干部盲目乐观,对贵州生态环境的脆弱性认识不足,认为贵州生态环境总体较好,不需要在环保问题上使多大劲。一些地方和部门把发展与保护割裂甚至对立看待,导致保护滞后于发展,甚至让位于发展的情况时有发生。近年来,贵州省有关部门陆续编制或正在编制的工业、农业、畜牧业、渔业等专项规划尽管都有环保篇章或说明,但普遍没有开展规划环评,环境资源约束机制以及环境保护与产业发展协同机制尚不健全。

一些地方盲目乐观、不作为,另一些地方却存在着乱作为的现象。遵义市播州区政府为了招商引资,主动包揽企业污染防治主体责任,多次由县财政出资为老干妈食品公司遵义分公司建设并运行污染治理设施,并违规与企业签约,明确限制环境保护等部门对该企业开展环境执法检查。

截至2017年6月底,督察组交办的3453件环境举报问题已基本办结,责令整改1496件,立案处罚702件,罚款5665.5万元;立案侦查32件,拘留32人;约谈1170人,问责321人。值得注意的是,7地中,贵州责令整改和立案处罚的数量都是最少的。

编辑点评

“不作为、乱作为”“一些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等共性问题的存在,再次说明当前环保工作依然任重而道远。此番环保督查反馈结果公布后引发公众持续关注,与督察组措辞犀利、直击要害不无关系。只有真刀真枪地查摆问题,才能有的放矢地认真整改。

督察工作的结束不应也不能是环保工作的终点。督察组批得痛快,地方更要改得坚决。只有认真对待督察组发现的问题,切实杜绝掩耳盗铃“玩儿套路”,踏踏实实加油干,才能真正实现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双赢。那些尚未开展环保督察的省份亦不能冷眼旁观,而应该根据已经公布的问题及时对照自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环保而言,谁都不是旁观者。(丁涛)

分享到:
(责编:丁涛、肖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