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3地调查:广场舞如何舞出“文明范儿”?

马丽娅、唐嘉艺、万丽君、吉羽、陈琦 实习生 孙宏瑗

2017年07月27日08:12  来源:人民网-地方领导
 

近日,广场舞进入全运会,网络开放报名短短几日,全运会组委会就已收到上百支广场舞队伍上传的比赛视频。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大家热烈讨论“广场舞胜负怎么评判、采用什么赛制”之余,也不免担心,“篮球场、足球场会不会都让大爷大妈占领了……”

作为一项低成本的健身社交方式,近年来,广场舞风靡全国。曾有人估算,中国广场舞大妈群体总数在1亿人左右,其背后拥有万亿级的巨大市场。1亿的数据或许并不完全准确,但广场舞群体庞大已是不争的事实。人民网记者在长沙、海口、重庆等城市走访看到,在各地政府的规范引导和社区的支持协调下,不少社区广场舞队都已渐成规模,成为丰富市民精神生活的重要方式。如何在不扰民的情况下规范发展,跳出“文明范儿”,成为各地广场舞队和社区、政府共同研究的课题。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广场舞大军,他们为传统的广场舞注入了青春的活力,也跳出了更健康时尚的生活。

广场舞爱好者在海口白沙门渡海英雄纪念碑前广场上跳舞。

张盘固是长沙体院路社区广场舞队伍里唯一一个男同胞,跳舞不仅锻炼了身体,也让他的心态更加积极向上。

锻炼身体vs噪音扰民 广场舞如何舞出“文明范儿”

刚开始在社区与其他成员一起跳舞时,长沙美林景园社区舞蹈队的队长张菊仙遇到了不少麻烦:社区里空地太少,占用了篮球场引来其他居民的不满;音响太大声,影响了居民休息……

无奈之下,张菊仙只得求助于社区文化站。文化站的工作人员听说后,不仅立即在社区内安排了一间活动室用于广场舞服装、道具的摆放,还协调了社区附近西湖广场的一块空旷地带,场地更加开阔,还不影响周围居民休息。

2016年,文化部、体育总局、民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其中明确要将广场舞活动纳入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建立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依法管理、场地管理单位配合、社区居委会和业主委员会以及相关社会组织等广泛参与的广场舞活动管理机制。记者在三地走访时看到,像长沙美林景园社区这样,由各地社区在广场舞队伍和居民之间扮演着“协调者”和“管理者”角色的不在少数,除了给予物质支持、协调场地外,还通过出台相关制度,定地定点,让广场舞与居民和谐共处。

在重庆,两年前,江北区观音桥商圈率先开启晨间坝坝舞“静音模式”,大叔大妈们戴耳机跳舞。“并且每晚7:30-9:00由商圈办统一播放背景音乐,邀请专业人员免费领舞,统一开展舞蹈锻炼,做到‘三个统一’。”江北区体育局综合科长王红梅告诉记者。“三个统一”的开展,有效避免了以往各支舞蹈队之间的高音喇叭,一个盖过一个的扰民事件,也减少了队伍之间的矛盾。

“真应该给这些戴耳机的大妈点32个赞。”在观音桥商圈工作的邓路告诉记者,以前上午上班时候,窗户都不敢开,广场舞的声音是一浪高过一浪,很是难受。“这样的‘无声坝坝舞’解决了大问题,应该全面推广。”邓路说。

为更好地规范和引导广场舞跳出文明和谐,各地还积极探索和创新广场舞活动的管理模式,促进广场舞活动的健康、文明、规范、有序发展。

在海南,2016年2月,全省全民健身广场舞示范站(海口站)在省文化体育公园广场正式揭牌,舞蹈创编、培训指导、活动策划、赛事组织也以示范站为依托陆续开展;截至今年7月10日,海口市园林局已在该市金牛岭公园、万绿园、白沙门公园、人民公园、世纪公园等处设立了9块《广场舞文明公约》;除此以外,由海口市区一级政府引导的广场舞志愿服务队也积极参与到城市的文明建设中。

在湖南,省文化厅每年定期举办原创广场舞大赛,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广场舞形式相结合。有组织的开展广场舞教学和推广活动,吸引了湖南各地区广场舞团队的踊跃参与。目前,“我们都来跳”湖南原创广场舞官方网站访问量已超过千万,500多支队伍报名参赛,68万网民为自己喜欢的广场舞队伍点赞。

广场舞迷坦露心声:跳舞让人更快乐,让生活更美好

一片空地,简易音响,构成了跳广场舞的最基本条件;无需舞蹈基础,随到随学,这样零成本、零门槛的优势,使得以健身为目的、兼具各种舞蹈元素的广场舞,飞速地扩散于大江南北,成为国民健身项目。

重庆江北区观音桥步行街广场,每天傍晚7点30分,一个年轻帅气的身影都会出现在舞台上,为台下几百名舞者领舞……他就是被誉为“重庆广场舞王子”的毕刚。

今年27岁的毕刚告诉记者,他14岁那年在奉节县老家就迷上了“坝坝舞”,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去镇上和爷爷奶奶们一起跳舞。2010年,毕刚来到重庆主城打工,闲暇之余,他加入了主城一些坝坝舞队伍。一次机缘巧合,观音桥跳坝坝舞的大妈们叫他带着跳舞,从那以后,他便以此为职业,开始了他的坝坝舞领舞生涯。

2012年,毕刚带领着十几名重庆大妈,走上了《中国梦想秀》的舞台,走红全国。随着“舞龄”的增加,毕刚创编的舞蹈已经多达百余套。

如今,毕刚已是江北区体育局广场舞项目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并且成为了江北区广场舞协会会长。“跳坝坝舞是我的工作,它让我觉得健康、快乐,我热爱它。”毕刚说。

每晚同一时间,家住海口市海甸岛的陈大妈会来到白沙门渡海英雄纪念碑前的广场和老朋友们一起跳广场舞。“我女儿是海南大学一名教师,几年前在海口成家立业后,我和老伴也从老家山西搬来海口和女儿一起居住,帮着带外孙和外孙女。”陈大妈介绍,刚来海口的时候,没什么朋友。“每次晚上散步,我都看到白沙门渡海英雄纪念碑前有大群的人在跳广场舞,没多久我也自然而然加入到他们队伍当中,现在已经跳了好几年了。”

通过跳广场舞,陈大妈认识了很多朋友,逢年过节时,还经常和舞友们串串门,送些家乡特产,一下就觉得居住在海口这座城市到处都是亲朋好友,就跟在家乡一个样。陈大妈说,跳广场舞不仅是项很好的体育锻炼,而且还丰富了她的老年生活。

同样从广场舞中获益的还有长沙的张盘固。作为小区广场舞队伍里唯一一名男同胞,他一直都是人群中的焦点。由于患有肾病综合症身体虚弱,张盘固曾经只能卧病在床,在得知社区广场舞队成立后,为了强身健体,他也起了一起参与的念头。

旋转、跳跃……一年多来,从最开始只能跳几分钟到现在能坚持一两个小时,张盘固不仅身体状态有所好转,心理状态也更加积极向上。“跳舞之后,觉得生活都更加美好了!”接受采访时,张盘固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是个曾经被下过三次病危通知书的病人,“现在我每个月都会去医院复查,各项指标也越来越趋近正常,还认识了许多新朋友,生活越过越有劲了!”

像毕刚、陈大妈、张盘固这样从广场舞中收获快乐健康的人很多,但同时因为广场舞噪音、占地受到影响的人也不在少数。良好的环境,是政府提供给公民的公共产品之一,公民在享受环境的同时也需要自觉去保护它。规范广场舞发展,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依法管理,由社区监督、广场舞群体自我监督约束,在健身同时维护好社会环境,才能让活跃在祖国大地各个角落的广场舞,真正成为城市生活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马丽娅、唐嘉艺、万丽君、吉羽、陈琦 实习生 孙宏瑗)

(责编:唐嘉艺、马丽娅)

推荐阅读

3地调查:广场舞如何舞出“文明范儿”? 近日,广场舞被列为全运会竞赛项目,网络开放报名短短几日,全运会组委会就已收到上百支广场舞队伍上传的比赛视频。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大家热烈讨论“广场舞胜负怎么评判、采用什么赛制”之余,也不免担心,“篮球场、足球场会不会都让大爷大妈占领了……”如何在不扰民的情况下规范发展,跳出“文明范儿”,成为各地广场舞队和社区、政府共同研究的课题。【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