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6月底,如皋关闭拆除2446户87.30万平方米畜禽养殖用房——

巧用减法换取生态环境乘数效应

2017年07月10日08:03  来源:中国南通
 
原标题:巧用减法换取生态环境乘数效应

  5日,南通冒氏禽业科技有限公司畜禽粪污治理二期改造工程进入收尾阶段,厂区东南角空地堆满了闲置的鸡笼。“这些鸡笼是减产后多下来的。”公司负责人冒国祥告诉记者,专项整治工作开展后,他们的养殖场压缩产能,从以前的7万多羽减产到3.5万羽。

  产能压缩了,为什么还要再投资进行畜禽粪污治理二期改造?冒国祥带记者来到不远处的桑园,“你看,一路之隔的两片桑田,桑叶长势明显不同,这是我们要进行二期改造的原因之一。”

  “用了粪肥的长得好、长得肥,那边没铺管道施肥的农户还在提意见,也想让他们铺个管道把肥料送到田里呢。”正在桑园劳作的承包户肖村荣说,“以前还有人嫌养猪场、养鸡场臭,打信访举报电话,现在整改好了,自然没人打了。”

  粪肥再利用更体现在发电设备的数据上——粪污被收集进入沼气池用来发电。在设备间,记者看到,发电设备显示器上显示,一个月内,冒氏禽业科技沼气发电86671千瓦时。

  如果说畜禽粪污专项治理为专业养殖企业带来了转型的“突破口”,那么,对家庭式养殖户及周边农户来说,带来的却是“呼吸”的改变。

  离开冒氏禽业,从如皋高新区(城南街道)左邬村公共服务中心往西,沿着水泥路过一座桥就是陈建芳家了。要是上个月来,还能体验到“未进其门,先闻其味。”而现在,两间禽舍一间只剩下一面墙,另一间正在拆除屋顶。

  “养了十几年,拆掉还真舍不得。”从散养三五羽,到规模养殖四五千羽,一晃就是十多年,看着曾经一点点搭建的禽舍被拆除,陈建芳心里难免不舍。“住在河旁边,要拆也没有办法啊,保护环境,也是为了大家好,我们能理解、也支持。拆除通知下发后,我们在村里第一批签订协议。”

  现在,孤零零的六只鹅被围在禽舍旁的水泥槽里。“这几只留着家里吃。其余的都卖掉了。”拆除现场,陈建芳一边叮嘱着工人注意安全,一边跟记者闲聊。

  今年,如皋市委、市政府出台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实施方案,把“治理畜禽养殖污染”列入“263”专项行动“六治”重点内容之一,相关部门和各镇(区、街道)按照“规模化、生态化、资源化、无害化”的总体要求整体联动,扎实推进,目标到今年9月底,完成确需关闭拆除的养殖场(户)关闭拆除任务,规模化养殖场(小区)治理率达65%以上,12月20日前全面完成整治任务。

  陈建芳家旁的河道叫司跃河,属于三级河,按照规定,“一级河、二级河、三级河及其两侧各100米范围内:生猪存栏20至200头、蛋鸡(蛋鸭)存栏300至10000羽的畜禽养殖场(户)一律关闭拆除;生猪存栏200头以上、蛋鸡(蛋鸭)存栏10000羽以上的畜禽养殖场(户)限期整改、整改不到位的一律关闭拆除。”同时,根据补偿补助办法,陈建芳家拿到了近10万元的补偿款。

  截至6月底,如皋市已关闭拆除畜禽舍总户数为2446户,累计面积为87.30万平方米。

  “长江镇573户、城南街道336户、搬经镇651户、江安镇222户……”在如皋市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治理工作领导组会议室内,各镇(区、街道)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治理进度表挂在会议桌的正前方,详细记录着每个镇(区、街道)的拆除户数。

  稳步开展专项整治关闭拆除工作的同时,如皋市农委积极谋划畜牧业发展规划、生态养殖以及污染防治模式,促进畜牧业绿色发展。5月底,他们组织4个镇(区、街道)十多家养殖场(户)代表到盐城市大丰区参观学习,推广生猪养殖异位发酵床技术。

  借着“263”专项行动的东风,如皋以生态改革为抓手,做好环境治理的“减法”,努力打造成为生态优先、治理当先、成效领先、全省率先的生态保护引领区。

  如皋市搬经镇严鲍村,年过六旬的邓桃凤这几天在田里干活呼吸都是畅快的。“都是邻里,人家要养猪赚钱,我们也不好拦着,像以前这边臭气熏天,现在好了,政府推进整治,猪舍关闭,我们呼吸清新空气,过上舒服日子了。”记者看到,邓桃凤所说的“这边”,距离焦港河不到50米,在沿河道100米的范围内,就有三家养殖户。现在,这三家养殖户的猪圈都已被清空,其中一家正在拆除。

  家庭式养殖户关停后,农户收入从何而来?针对这一情况,如皋市人社局通过就业推荐、技能培训和“晚霞行动”的落实,帮助畜禽养殖退养人员再就业。到目前,如皋不再饲养畜禽愿意重新就业创业的就有1211人,已有一半接受技能培训,部分换岗端上新饭碗。

(责编:高丽、秦晶)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网连中国]6试点城市调查:垃圾分类真的有那么难? 今年3月发布的《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全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2020年底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35%以上。事实上,垃圾分类在不少城市已推行多年,但在实际操作中却不尽如人意。究其原因,除居民垃圾分类意识不强、没有养成垃圾分类习惯外,也与后端处理处置设施和技术难以跟上以及配套制度不完善,长期规划存在问题等直接相关。业内专家认为,垃圾分类看似简单,却是一项庞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分类投放、分类收运、分类处置等众多环节,任何一环脱节,都可能前功尽弃,应逐步完善技术、政策、社会三大系统建设。从鼓励到强制,这次各地将如何挑战“分不动”的垃圾分类?近日,人民网记者挑选了北京、上海、合肥、福州、海口、成都等试点城市进行了调研。【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