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探索“三社联动”社区治理模式

2017年07月06日15:42  
 
2016年5月国家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到社区调研工作
2016年5月国家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到社区调研工作

社区是城市的细胞,是社会治理的基础。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社区服务供给不足、社区服务力量薄弱、居民需求无法满足等问题日益凸显。近年来,我市莲池区积极探索以“三社联动”为主要内容的社区治理创新,以兴华苑社区和秀兰城市美地社区为试点,整合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者力量,走出了一条管理规范有序、服务优质高效、居民幸福感增强的社区治理新路子。2016年,兴华苑社区被评为全国社会工作示范社区,“至真”和“善和”两个社会组织被评为全国社会工作服务示范单位,“留守儿童安全教育计划项目”获得全国公益慈善创新项目百强。2016年10月,民政部副部长顾朝曦来保调研时对我市“三社联动”模式给予充分肯定。

探索:引入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管理服务,整合资源,优化配置,既顺应了社区居民日益多样化的需求,又破解了单靠社区自身力量管不好做不了的难题

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者简称“三社”。“三社联动”是指政府引入社会组织、社会工作者参与社区治理,“三社”协同协作、互动互补、相辅相成,共同为社区居民提供多元化、多层次服务。“三社联动”模式的提出,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

一方面,社区居民的服务需求日益多样化、个性化,对服务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提速,特别是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社区居民因年龄、学历、职业、收入的不同,其需求越来越呈现出多元化、多层次的特点。社区居民不仅有残障人士服务、贫困家庭救助等特殊需求,还有居家养老、幼儿托管、社会交往、文体娱乐、健康保健、家庭治疗等个性需求。比如有的老人子女不在身边,需要陪伴关爱,代买日常生活用品;有的年轻人因工作较忙,孩子放学早没有人看管,需要有人来照顾孩子;有的居民老死不相往来,就算同一层楼的住户都叫不出名字,缺乏归属感和幸福感,等等。

另一方面,社区基层组织力量薄弱,难以满足社区居民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一直以来,城市基层治理的主要力量就是社区党支部和居委会,一个居委会一般五到十人,承担着几千甚至上万居民的管理和服务职能,人手少、力量弱,单单“党建、综治、计生、安监”等各类基础性的政务工作,就已经疲于应付,对于居民的个性化需求往往无暇顾及。

为了破解这一难题,莲池区选取兴华苑社区和秀兰城市美地社区开展了“三社联动”社区治理试点改革。兴华苑社区是我市首个廉租房社区,该社区2664户居民中低保家庭就有733户,困难家庭比例高达27%,低收入群体多,五保老人多,特殊需求也多。针对其特点,兴华苑社区引入善和社会工作事业发展中心,建成了全市第一个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服务人群以家庭、青少年、老人、困难群体等为主,重点开展社会工作家庭综合服务、青少年事务社会服务、居家养老社会服务等工作。秀兰城市美地社区是一个新建小区,共3246户10000余人,针对其年轻居民多,企业打工人员较多的特点,美地社区引入至真社会服务发展中心,由社会组织承担乡镇党委政府安排的工作和社区全部服务性工作,并根据居民需求提供特殊服务和个性化服务。试点一年多来,两个社区共组织各类活动58场次,社区居民的满意度达到95%以上。

运行:以社区为平台,以社会组织为载体,以社工为支撑,互联互动,无缝对接,既为社区居民提供了优质服务,又创新了社区治理模式

莲池区从制度设计入手,积极推动政府与社会组织合作,以政府为主导,以社区为平台,以社会组织为载体,以社工为支撑,不断深化社区治理改革创新,形成了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

一是项目化推进。由乡镇根据居民需求提出并设计服务项目、社会组织承接项目、社工团队执行项目,第三方专家评估项目成效,政府购买服务,整个过程按照项目流程管理,使社区服务管理更科学、更公正、更高效。位于城郊的秀兰城市美地社区,随着附近工厂的工人、搬迁农民以及流动人口的不断入住,管理问题越来越突出,对此,莲池区民政局会同五尧乡政府,在广泛征求社区居民意见的基础上,设计推出15000个工时的社区基础服务项目,由区民政局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区民政局与中标的至真社会服务发展中心签订购买服务合同,合同资金50万元,一年内完成。其中,针对社区问题与居民需求,合同明确至少完成40个社区文化活动和社区心理健康矫治案例。合同实施过程中,区民政局定期组织专家开展第三方追踪评估,根据评估结果拨付项目资金,既保证了项目实施的质量,也发挥了财政资金的最大效益。

二是精准化服务。针对社区居民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文化层次、不同兴趣爱好,设计不同的服务项目,采取不同的服务方式,使服务更精准、更具针对性、有效性,更令社区居民满意。普惠式服务。针对大多数居民的基本需求,社区居民通过关注公众微信号、加入QQ群、下载APP等方式,就能及时享受到劳动就业、社会保险、医疗卫生、计划生育、文体教育、社区安全、法律援助、心理咨询等方面的公共服务。点单式服务。针对老弱病残等群体,结合志愿组织的特长,推出志愿服务菜单,社区居民根据菜单进行点单,由社工组织联系居民服务的志愿者,开展上门服务。比如有的老年人行动不便,上下楼买菜都十分困难,兴华苑社区推出了“暖夕”独居老人关怀项目,专为老人跑腿代办业务,帮老人买菜领低保均不另外收费,极大方便了老年人生活。自助式服务。针对具备一定劳动能力的特困群体,创办了慈善超市,并推出了自助式服务,特困群众参与社区公益和志愿服务,每参与一次公益活动或志愿服务积一分,特困群众持积分可以到慈善超市兑换所需物品,兑换一套玩具仅需5个积分。特困群众通过参加公益活动,既获得了自己所需的物品,也体现了自身的劳动价值。

三是标准化管理。为科学评价社区服务质量,提升服务效率,莲池区民政局制定了“社区服务工作标准化体系”。标准化体系涵盖社区基础服务和特色服务2大类及党组织关系转接、居家养老、安全文明社区建设等96项规范,每一项规范都包含工作流程、工作记录、工作标准、工作评价四大部分,包括了老年人、妇女儿童、青少年、残障人士等社区服务中心开展的所有服务内容。单就协调邻里关系工作上就细分出接受调解请求、互助(志愿)活动、日常管理工作、保留完善记录几个步骤,每一个步骤都定标准有记录,实现了社区服务的规范化、标准化。

四是制度化运转。为确保“三社”有序衔接、互联互动、高效运转,建立健全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建立分工负责制度,区民政部门作为项目主管部门,协调相关委办局工作,制定实施细则,保障资金、人力、项目到位,并对服务项目进行全过程的监督管理。乡镇街道负责协调配置社工服务资源和力量,监督管理评估社会工作服务质量和服务效果。社区社会组织则负责调查整合居民的服务需求,发掘整合社区资源,带动社区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执行服务项目,为社区提供直接服务。建立联席会议制度,由区政府主管领导、民政局领导、乡主管领导、基层社区书记、高校社会工作专家组成,主要解决服务项目规划、社区资源配置、研讨居民需求、落实服务项目等重大问题。建立信息沟通制度,政府与社会组织、社区与社会组织、各社会组织之间,定期沟通和交流服务项目、社会组织建设和社工人才队伍建设等相关信息,促进各项服务与需求有效对接。

五是多元化投入。加大政府财政投入。莲池区政府将“三社联动”经费纳入财政预算,每年财政拨付100万元用于社区管理体制改革,为“三社联动”提供经费保障。积极募集社会资金。动员社会爱心力量,发动爱心企业爱心人士参与募捐,至真社会服务发展中心依法申请设立了“至真社工?社区专项基金”,目前已经接收社会捐助11万元,衣服2000件套,捐助款物全部用于社区建设和社区内困难群众的帮扶。鼓励自行合理创收。兴华苑社区创办刀笔油画工作室,社区退休老人经过一两个月的培训,就能创作出有一定的艺术效果的油画作品,每幅作品售价达二三百元,卖画收入的30%归创作者个人,20%为成本,剩下50%纳入社区基金,社区基金以每户300元的标准用于社区特困家庭。此外,兴华苑社区还建立了社区工厂,社区通过与爱心企业合作,加工制作手工串珠、儿童玩具等。2016年兴华苑义卖收入达30756.2元,实现了由“政府输血”到“自行造血”的转变。

成效:“三社联动”合民意顺民心,符合社区发展的新趋势,既满足了社区居民多元化需求,又促进了社区建设提质升级

“三社联动”是推动政府职能转型、创新社会治理的有益尝试,也是提升社会服务水平、做好群众工作的有效举措,受到社区居民的极大欢迎,收到了“一加一加一大于三”的效果。

一是弥补了政府服务短板。“三社联动”实施过程中,政府从微观事务中解脱出来,主要负责制定政策和投入资金,服务由社会组织和社工负责提供,政府由具体实施者转变为实施裁判者、效果评价者,办成了许多政府想办办不成、也办不好的事,弥补了政府服务的短板。莲池区委原书记姬琳深有感触地说:“传统体制下的社区服务机制不活,很难满足社区居民需求。而‘三社联动’就不一样,政府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选定社会组织,谁的服务性价比高就让谁干,服务上去了,社区居民也满意了!”

二是满足了社区居民需求。服务群众是基层治理的目标所系,是“三社联动”的价值所在。“三社联动”推动社区工作从原本的“向上看”——承接政府末端工作为主,转变为“向下看”——以满足居民需求为使命,实现了幼有所学、中有所爱、老有所乐。城市美地的付永风老人这样评价:“美地社区为居民举办的电脑社区互助小组、社区合唱团、设立棋牌室、社区乒协等多种形式的活动,极大的丰富了社区中老年人的文化娱乐生活,使我们老年人过上了健康、幸福的晚年生活!”

三是提升了社区自治能力。“三社联动”积极鼓励居民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将有相同兴趣爱好、相同精神需求、相同专业特长、相同利益需求的居民组织起来,为社区居民搭建了直接参与社区管理的平台。两个社区已组建公益慈善类、绿色环保类、法律维权类、兴趣爱好类等12支自组织,涵盖了80%以上的家庭和个人。日益丰富的社区活动,搭建起了邻里之间相识相知相助的平台,进而凝聚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社区发展的正能量,为居民自治打下了基础。正如至真社会服务发展中心负责人石兵营教授所说:“我们承接的居委会工作,是不一样的居委会,在让社区居民享受更便捷、更高效服务的同时,通过社工专业服务,提高了社区自治能力与社区服务效能,很多矛盾通过协商就能自行解决,实现了琐事不出单元、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街道。”

四是促进了社区社会和谐。社会组织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管理,激发了社区活力;社会组织根植社区,调动了居民的加入热情,提升了社区居民的参与度;社会工作者依托社会组织,提供专业化、个性化服务,化解了社区内部的矛盾纠纷和社会戾气,使人们心态更加平和、社会更加和谐。兴华苑社区建立的社区书院,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己任,陆续举办了道德讲堂、经典诵读班、戏曲沙龙等活动,激发居民的向心力,引导居民多做好事行善事。美地社区创建的社区茶馆,让居民在轻松的环境里诉说真心,帮助调解家庭矛盾、增进邻里和谐。兴华苑的马大爷说:“过去尽管在一个小区住,别说互帮互助,就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通过参加社区的各类活动,认识了很多居民,使生人变熟人、熟人变朋友、朋友变亲人,现在回到小区就像回到了家里,倍感亲切温暖!”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秦晶、乐意)

推荐阅读

31省区市晒出上半年GDP成绩单 下半年又将如何干? 国家统计局7月中旬公布上半年全国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后,各省区市也陆续亮出上半年GDP“成绩单”。人民网记者从各地统计部门了解到,目前全国31省区市上半年经济数据均已“出炉”。从各地经济半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可见,各省区市正处于新旧动能加速转换的阶段,不断迸发出增长新动能。今年以来,各地经济取得哪些亮点?下半年又将如何谋划?人民网记者在部分省区市进行了调查。【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