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番禺区: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7年06月29日16:50  
 

东丽社区电梯事务社区授牌

住宅小区中电梯安全是当前热点问题,反映了广大市民对品质生活需求的不断提升,广东省广州市质监局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将多起住宅小区电梯矛盾化解在萌芽中,推动电梯安全监管从“管理1.0”迈向“治理2.0”阶段,扭转电梯安全监管的被动状态。

一、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工作的必要性

广州经济总量位居全国城市第三,电梯保有量突破12.74万台,数量巨大、群众投诉多,市民参与安全监管意识强,这使电梯安全监管面临巨大的复杂性。多年来,电梯安全监管模式具有鲜明的计划经济色彩,高度的行政扩权依赖给电梯安全监管带来巨大的内部监管压力。其中住宅小区中的投诉问题成为矛盾最为尖锐的爆发点,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电梯安全信息不对称。业主(产权人)对电梯运行维护费用投入、部件更换等信息不了解,对物业管理缺乏信任,物业公司由于专业知识有限,难以对维保质量进行监督,电梯维保企业无法向乘客、业主传递优质服务信息,被迫以低价作为竞争手段,三者形成恶性循环。另一方面,缺乏决策商讨参与机制。在住宅小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等基层组织中,缺乏电梯事务磋商平台,当电梯需要进行重大维修时,缺乏对设备状况、修理效果预测、经费投入等事项的参与途径。因此,电梯故障发生时,业主只能通过投诉、信访等途径寻求帮助,对社会稳定造成一定影响。2016年期间,广州市番禺区开阳阁小区、亚运城小区、华荟明苑等居民小区中的电梯均出现类似情况。

电梯安全涉及民生、稳定,电梯的使用管理属于公共事务治理之一。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提出,公共事务治理核心是要摒弃政府和市场的简单分类思维,在实践中引入社会组织、社区、个人等因素,通过平等的合作性伙伴关系,设定规则并建立合理机制,以达到公共利益最大化。奥斯特罗姆的思想是在1990年的《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中系统地表述的。基本思路包括三个方面。首先,她指出传统的分析公共事务的理论模型主要有三个,即哈丁的公地悲剧(1968)、Dawes等人的囚徒困境(1973,1975)以及奥尔森的集体行动逻辑(1965),但是他们提出的解决方案不是市场的就是政府的,而且得出的结论往往是悲观的;然后,她指出当前解决公共事务问题的或者以政府途径(利维坦)为唯一或者以市场途径为唯一的途径是有问题的,她怀疑仅仅在这样两种途径中寻找解决方法的思路的合理性;最后,她从理论与案例的结合上提出了通过自治组织管理公共物品的新途径,但同时她也不认为这是唯一的途径,因为不同的事物都可以有一种以上的管理机制,关键是取决于管理的效果、效益和公平。这一理念的本质在电梯事务处理中同样可以使用。

二、电梯事务社区治理主要做法

(一)挂一个社区治理牌匾。在社区中设置固定场所,挂设“电梯事务社区治理点”牌匾,在社区群众中树立电梯事务属于社区公共事务,可以通过社区平台反映诉求、解决问题的信念,增强社区凝聚力,将故障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营造“电梯安全、你我共建”的良好社区文化。

(二)设立一个社区岗位。从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等等基层组织中选定一名电梯事务社区专员,由质监部门进行电梯专业知识培训后,长期、固定在社区中处理电梯相关事务。由社区专员统筹召集电梯事务相关主体,包括乘客、业主、物业管理公司等相关主体共同参与电梯工作,尽最大限度发挥社会活力。

(三)建立一个议事场所。在社区居委会、物业管理公司、业委会办公室等地方建立一个电梯事务社区商议场所,听取各方对电梯事务的意见,如居民代表可以对电梯的故障情况、安全守则及检验标志张贴情况、应急通讯装置情况等情况提出意见或建议;物业服务企业可以对电梯使用故障情况、使用年限、大修改造预案情况、搬运装修材料及家具情况、维修费用等情况提出意见或建议;电梯维保企业可以对电梯全面检查情况、故障修复情况、机房通风降温情况等提出意见或建议。

(四)组建一个涉梯事务委员会。由属地政府、质监部门等相关部门组织,邀请一批行业协会专家代表、电梯制造企业专家代表、社区人大代表、专职社工、社区法律服务顾问、行业协会、保险机构、物业公司代表、居民业主代表等相关领域的专家参与成立社区涉梯事务委员会,发放邀请聘书,定期组织召开社区电梯工作会议,根据电梯运行规律、国内外近期电梯故障或事故情况、社区乘客文明用梯习惯等情况,提出指导意见及措施。

(五)设立一套议事规则。建立电梯事务协商机制,对相关单位或个人提出的建议,可以由居委会组织居民代表、物业服务企业、维保企业代表、特种设备行业协会代表、保险中介代表等进行商议,形成商议结果。电梯使用管理单位应当依照《广东省电梯使用安全条例》《广州市电梯安全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对商议结果进行处理,提出处理方案,并在电梯显著位置予以公布。

三、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工作推进过程

(一)科学制定决策。从2016年初开始,海珠区金碧花园小区,番禺区开阳阁小区、亚运城小区,天河区龙口花园等住宅小区的电梯故障引起社会关注,微博、电台等媒体进行了集中报道。市委主要领导提出,要采取有力的机制解决舆情反映的共性问题。为此,广州市质监局在充分总结2012年电梯安全监管改革试点成功经验基础上,提出开展“电梯事务社区治理”试点,以政府公信力为指引,搭建社区治理平台,做大做强业主群体,改变物业‘店大欺客’的状态”。

(二)迅速展开行动。随后,广州市质监局以番禺区为主要试点区域,在2014年建设全国电梯安全管理示范小区基础上,充分发挥区政府、区市场监管局、区社工委、属地街道等部门的职能,在市桥东丽社区成功创建首个“电梯事务社区治理试点”,成功解决3台使用年限约20年的长期服役电梯的大修改造难题,为256户800余名居民的顺利出行提供保障。

在此基础上,番禺区市场监管局相继在洛浦街洛湖社区、石楼镇亚运城社区逐步推开试点工作,覆盖了华荟明苑、华进明苑、洛湖居、亚运城等多个物业小区中的电梯日常事务处置。

四、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工作的理论依据和社会效应

在政府管理和公共部门中引入社会力量,弥补政府管理成本高、效率低的不足;实现政府服务以社会民众为导向,增强对社会民众需要的响应能力;根据服务内容、性质、社会需求不同,采取相应供给方式,提高政府公共服务质量;将治理理念引入社区管理体制和机制的创新实践中,形成社区治理,是一种政府、社会组织、居民及辖区单位、赢利组织、非赢利组织等基于市场原则、公共利益和社区认同,协调合作,有效供给社区公共物品,满足社区需求,优化社区秩序的过程与机制。社区、社区社会组织、社工是参与基层社会建设、促进社会良性运转的重要力量。在社区治理理论视角下,政府应鼓励社会组织、企业、居民积极参与社区管理,并提供参与渠道,充分发挥其作用。

电梯事务社区治理的核心理论是通过用社区自治原理,利用平等的、民事的协商机制解决平等主体之间的纠纷的治理模式。社区自治是西方发达国家社会管理和运作的主要方式,这种模式的核心理念是消除信息不对称,建立民事行为主体之间的互信,可以有效地解决目前政府在安全治理中的大包大揽、角色错位,企业在安全上对政府的高度依赖以及社会在安全治理上的极端惰性问题。这种模式不失为社会安全治理的一种有益探索。

下一步,广州市质监局将认真总结运作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编制涉梯事务社区治理地方技术规范,以标准化促进治理水平的提升,造福社区安全。同时,在全市范围内逐步推广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工作,推动电梯维保价格指数、电梯远程监控、电梯物联网、电梯柔性维保等先进管理模式、技术的应用,进一步打造电梯监管改革2.0升级版。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徐婵、乐意)

推荐阅读

31省区市晒出上半年GDP成绩单 下半年又将如何干? 国家统计局7月中旬公布上半年全国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后,各省区市也陆续亮出上半年GDP“成绩单”。人民网记者从各地统计部门了解到,目前全国31省区市上半年经济数据均已“出炉”。从各地经济半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可见,各省区市正处于新旧动能加速转换的阶段,不断迸发出增长新动能。今年以来,各地经济取得哪些亮点?下半年又将如何谋划?人民网记者在部分省区市进行了调查。【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