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梨花开

——写在第三届青县旅游节前夕

2017年04月07日15:50  
 

“家乡田垄上,又闻梨花香。”清明节前一周,我骑自行车沿着运河西岸的乡间小路回老家看望母亲。当我途径运河湾里的一个村庄时,发现路边有一片梨树园。梨树的树干虽然还是那样的粗糙皱褶,枝条却泛出了青光色,光秃秃的枝头又长出了嫩叶,鹅黄的叶片尽染上淡淡的绿色,吐出嫩嫩白白的花骨朵。我停下车来,在果园的田埂上徜徉。

这时,我童年、少年、青年的记忆愈发的清晰、逼真,就像轻抚水面后激起的涟漪,一圈圈儿,一层层,由远及近,由朦胧到清醒,在我的心中荡漾。

小时候,我的家乡很少见到梨树。我对梨树最初的认识是从村子南边长在荒野上的那棵杜梨子树开始的。在我的印象中,它只是一棵老树,孤伶伶地挺立在大垄沟旁。每年春季它会开出一树繁密的小白花,远望像树梢上撒满斑斑驳驳的雪粒,毫不起眼;进入夏季又会结出一束束密集的像青枣那样大的杜梨儿来,又涩又酸,能涩得人舌头发木;深秋,杜梨儿熟了,满树都是珍珠般的小杜梨果,比天上的星星还要繁。

每到这时,我和小伙伴儿们就撂下柴筐和耙子,爬到树上摘杜梨果儿。如果有女孩儿,我们几个男孩子就一起喊:“杜梨子树,开白花儿,养活小子拾柴禾(方言读huo),养活丫头会败家,十七大八找婆家”。听到这,女孩子就会拾土坷垃往树上扔,或者是把柴筐子踹倒。这样,我们就更起劲地喊,直到把她们气哭。有时我们会在树上把熟透的果子吃够了,剩下的按人头数个分开;那些没熟的就带回家,放到蒲囤子里捂起来等熟透了再吃。这小小的果子,甜甜的酸酸的,有点像今天的冰糖蒸梨的味道。这些带着泥土气息的杜梨果儿和儿时顽皮、快乐的歌谣成了我童年时代最美好的记忆!

第一次见到梨树果园,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那时,我还是个16岁的懵懂少年,在离家20多里路的乡镇中学上高中。周末下雨没有回家,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我漫无目的地走到了黑龙港河东岸的一个小村庄。在村子南边靠近河堤的地方有一片梨树果园。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一场春雨把大地染绿了。小河里春水淙淙地流淌着,杨树,柳树在雨后舒展着枝叶,田野里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芳香。远望梨园,满树银白,如白雪盖满枝头,星星点点的绿色叶子,从花海中透出来,和翩翩起舞的小蝴蝶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走近果园,看见一个中年人在为梨树施肥。在梨园深处,还有一位身穿桃红色上衣的少女正拿着锄头清理树丛中的杂草。

“杨同学”。当我顺着声音向园里望去时,便发现她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学。这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儿,白皙的瓜子脸儿透出淡淡粉红,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薄薄的双唇像玫瑰花瓣一样红润娇嫩,脑后扎着两把小刷子辫,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她笑的时候最好看,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腮上的两个酒窝也跟着笑。因为她在班上个子娇小,学习好且担任课代表,便深得老师同学的喜爱。那时,男女同学“授受不亲”,显得她更加神秘。每当她在讲台前朗读自己的作文或是发作业本时,就会引得男同学的目光放电般地向她“扫射”。尽管在那个思想简单、心灵闭锁的时代,没有人敢表达自己的朦胧情思,可她还是让许多男生暗自投去喜爱的眼光!

真没想到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竟能下地劳动。她父亲告诉我,她虽是家中的老小,却从小没有娇惯。喂鸡、放牛、拾掇家务,帮父亲打理果园,可说是“里里外外一把手”!

问到为何这时就除草施肥时,老人告诉我,春季管理是梨树高产的关键。这时要科学施肥、保障坐果、控制病虫,才能确保果园高产。

为满足我的好奇心,他又说:梨树不能朝天长,那样结出的梨子个头长不大,口感也不好。应该修整枝条,舍得剪去不必要的枝干,使每一条树枝都能与地面平行,让每一个梨子都能接受阳光的普照,均衡吸取树干的营养。

她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在我要走的时候,她用目光请示了父亲一下,然后,跑到树下为我折了一支梨花。“你没见过梨园,也没见过梨花,这支就送给你吧!”边说边大方地将梨花递过来。我羞涩地接过,然后低着头偷偷地瞥了她一眼。

梨花被我带回学校后,没过两天很快就枯萎了。我摘下几片花瓣夹在了我喜爱的《唐宋词选》中。

“梨花一枝春带雨,笺墨成章叹尘埃”。毕业后,我参加了教育工作。夜晚,当我捧读这本《唐宋词选》时,那梨花的淡淡清香依然会不断飘出……

“春来风光好,郊游正当时。”零七年的阳春三月,我受文友之邀,去泊头市洼里王镇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泊头梨花节”。 当我和文友们漫步在一望无际的梨园里,看到万顷梨花竞相绽放,十里花海银装素裹,似雪如玉,蔚为壮观,宛如人间仙境。

成行、成片的梨树竞相争艳,朵朵梨花簇拥在一起又显得格外的典雅。虽没有梅花的显目,没有桃花的艳容,正是这样一种含蓄而又高雅的圣洁让我们从烦躁的生活中安然下来,在那一刻,我们贪婪地欣赏着梨花娇容,吮吸着梨花的清幽。细看那花朵儿,更是纯洁如皑皑白雪,晶莹透亮,不染一粒微尘,中间又生出几点粉红的花蕊,背后那初长出来的嫩叶让这本就鲜透的花朵更加富于生机和活力。

泊头是著名的“中国鸭梨之乡”。鸭梨的栽培历史可追溯到汉代。据说,在洼里王镇仍有上万株树龄在100~300年的梨树,其中一株树龄300年的“梨树王”,仍就枝叶繁茂,正常结果。

传说,隋炀帝出游运河,路过泊头曾上岸观梨花,只见“河上花,天水浸灵芽,浅蕊水边匀玉粉,浓苞天外剪玉霞,斜晖暖摇清翠动,梨花香透万千家。”泊头也因隋炀帝泊船上岸观花而得名。

离开小镇,一路上,随处可见梨花簇簇映掩在房屋和远处田野之中,犹如一群天真无邪,腼腆而又圣洁的小天使。

沐浴着醉人的春风,放眼万亩梨花竞相绽放的胜景,流连在古黄河两岸的梨花园,在“梨王”树下许下美好心愿,细细品味心花怒放的美好时光,这该多么的惬意!

梨花芬芳沁脾,令人如痴如醉。感受着“而无车马喧”的世外桃源般美景,我顿时抛却了城市的喧嚣和世俗的烦恼,真正体验到了洁静、纯美、超脱的人生真谛。

那时,我想到:自己要是能变成一棵馨香满园、硕果累累的梨树,该有多好哇!

我曾经醉心于唐诗宋词的世界里,梨花便也不时地开在了我喜爱的唐诗宋词之中。

我知道,纯真相爱,守侯一生,永不分离是梨花花语。梨花那冰身玉肤,凝脂欲滴,妩媚多姿便是柔的化身;梨花抖落寒峭,撇下绿叶,先开为快,独占枝头,更是刚和柔的高度统一。

“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唐 李白《宫中行乐词八首》)每一次诵读都勾起一段香醇的记忆,脑海中总会浮现出少年时代那片难以忘怀的梨园。

“桃花人面各相红,不及天然玉作容。”(宋 黄庭坚《次韵梨花》)

读到这,心中也会生出一丝隐隐的伤痛。相忘于江湖吧!把无数个难忘的时光幻化成一缕暗香,把童年时的美好和少年时的浪漫点燃。

“杨柳梨花迎客处,至今时梦到城南。”(宋 陆游《梨花》)揭开尘封的记忆,举杯相邀,牵你那白皙柔软的手,流连、缱绻,却只见风轻云淡,美景一望无边!

“蓝溪水、深染轻裙。酒香醺脸,粉色生春,更巧谈话、美情性、好精神。(宋 张先《行香子 般涉调》)。人如梨花,雪香凝树,素洁如玉,落英缤纷,那一树一树的美丽,旖旎烂漫;透明的心蕊,点点晶莹,像雪片一样,融化在岁月的瞬间;匆匆赴约的脚步,已踏在了春的边缘。

如今,又是春天,家乡的梨花香遍果园。

暖风中,思语呢喃,“不是说好了吗?约上少年的小伙伴们,一起回家乡去看梨花的。偏偏在这个时候你又去了何方?”

情意绵绵,思绪无边,唯有相知相惜是贴心的暖!

无论在哪里,你终会把一袭素白点燃,熏香整个春天!

梨花又开了,在我的梦里;

梨花又开了,在我的心中。

(杨海利)

来源:地方供稿 

(责编:乐意、秦晶)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3月人事:全国38名省领导履新 过半系交流任职 3月,中央密集调整地方党政领导职务,新任命38名省级领导(见下表)。其中,6人由中央调任,17人异地交流任职。【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