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清理涉企收费项目过千,各地企业为何还在叫苦?

马丽娅、唐玉洁、周雯、呼双鹏

2017年03月28日08:03  来源:人民网
 

“乱七八糟的税太多了,光我们就要交500多种费,今年1到11月份,已经交了4000多万了。”去年12月底,民营企业家宗庆后曾对媒体大发感慨,而宗庆后的这一言论也代表着不少企业的困惑。最近,“宗庆后们”的抱怨也得到了李克强总理的回应。继日前发改委回应娃哈哈集团老总的税负问题后,“清费”再一次成为今年农历新年过后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议的焦点议题,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更是列出了清理涉企收费的具体目标:全年再减少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并提出“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一场企业降费减负的攻坚战就此打响。

其实,从2013年以来,中央层面已取消、停征、减免涉企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496项。同时,地方政府取消地方性收费600项以上,很大程度上帮助企业减轻了负担。然而,为何不少企业依旧叫苦?今年各地还将开展哪些工作切实帮助企业减负?近日,人民网记者分赴天津、湖北、甘肃等地一探究竟。

负担千差万别 降费后企业仍叫苦:不应把企业当“取款机”

“2016年,公司上缴非税费用221万元,其中工会经费78万、残疾人就业保证金77万、防洪费28万、教育费附加38万。单是这些非税费用就大大提升了公司的运营成本。”天津集翔集团负责人杨光对记者说,“近年来国家多次清理涉企收费,一批‘相关费用’被清除了,又有另一批冒出。希望清理涉企收费能落到实处,真正帮助企业减轻负担、轻装上阵。”

“我们是一家做广告传媒的小微企业,目前收费项目主要是残疾人保障基金、工会经费、教育附加费、文化事业建设费。我们公司每年缴费大概7000元左右,感觉费用还是有些高。”甘肃兰州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另外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则道出了他们与上述两家企业不同的负担。魏晓明是湖北吉农沃尔特农业公司的负责人,他介绍说,作为一家农企,他们公司在武汉东西湖自建有机蔬菜基地,并提供送菜上门服务。目前,客户主要集中在武汉三环内,由于货车在市内禁行,公司只能用商务车和小汽车送货,物流上并未享受到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的免费政策,城市道路ETC和高速费用上也未享受到任何优惠。“高昂的物流成本限制了企业的发展,物流和鲜活农产品带来的高损耗,使我们不得不暂时放弃武汉市外及外省的市场。”魏晓明算了笔账,一年下来两辆车配送的物流成本大约是20万元,有时还会用到第三方物流发货,总体而言,物流成本每年大概在30万元左右。

在本次采访中,记者发现,由于企业性质、所处地区不同,企业面临的困难也是千差万别,这就要求政府能够出台更多有差异性有针对性的举措,切实为企业减负。

兰州一家地方管网公司的负责人认为,企业减负要改变政府强势、企业弱势的格局。一些政府部门之所以敢伸手向企业收费,而企业又不敢不缴费,根源还在于两者的不平等地位。要改变这种现象,就必须划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确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地位。要着力建设服务型政府,形成尊重企业和企业家的风气,而不是把企业当成“取款机”。只有如此,涉企收费问题才能得到根本解决,“降成本、增活力”的目标才能顺利实现。

中央和地方重拳为企业减负 业内专家:降成本要精准发力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环就是为市场主体减税降费。2013年以来,中央层面一系列降费动作很大程度上帮助企业减轻了负担。2016年5月1日又全面实施营改增,为企业减税超过5000亿元。

为了降低企业成本,近年来,特别是最近两年,各地各部门也已连续出台多项举措。

自2016年2月1日起,天津市财政局取消、停征、整合部分政府性基金;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免征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水利建设基金、文化事业建设费、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等政府性基金;取消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包括旧机动车交易综合服务费、在职人员硕士学位申请费等8个收费项目,同时调整取消除医疗票据外的其他财政票证工本费。自2016年5月1日起,免征天津市小微企业新兽药审批费、社会公用计量标准证书费等5项行政事业性收费。

2016年5月12日,湖北省政府下发《关于降低企业成本激发市场活力的意见》,提出“能减则减、能降则降、能低则低”,从降低税费负担、人工成本、资源要素成本、物流成本、融资成本、外贸成本、制度性交易成本等七方面采取25条措施为企业减负。

2012年以来,甘肃省工商局先后4次削减行政审批事项,已将134项前置审批项目改为后置,行政审批及备案事项由201项减为15项,做到了该减的一律精减,能放的一律下放,并实现了“权责清单”的常态化管理。如今,企业登记权已大部分下放至市县;业务事项实现了全面属地化;各类收费已全部取消,在全国率先做到了“零收费”。

从数字看成效则最为直观:2016年上半年,天津市累计为企业减税降费95亿元,其中减税47.6亿元,取消涉企基金和收费0.7亿元,其他涉企成本46.7亿元。下半年,第二批政策措施实施后,初步测算,每年至少可为全市企业减轻负担107亿元,降低全市企业百元收入成本约0.15个百分点。2016年,湖北为企业减税855亿元、降费161.8亿元,合计1016.8亿元,比预计的800亿元增加216.8亿元,多减27.1%;截至2016年底,甘肃共落实87项国家和省上优惠政策,扩大减征、免征额,2016年可减轻企业和个人负担约11.9亿元。

清费减税,中央和地方的力度不可谓不大,但企业的现实感受和期望值仍有距离,各种收费负担仍是企业不可承受之重,原因何在?

“我们在降成本方面做了很大努力,有很大的成效,但实体经济企业的感受还是不好,成本高除了客观原因,也存在主观原因。”时任(全省召开两会期间)湖北省发改委主任李乐成表示,降成本要精准发力,重点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综合服务相对成本,助力实体经济的比较竞争优势提高。

甘肃省财政厅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近些年,国家、甘肃省财政厅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措施,极大减轻了企业负担,但也存在一些问题。该工作人员认为,由于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设立的历史性,若将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全部取消,将造成相应部门支出没有收入来源,有可能使西部地区贫困程度加深,收支矛盾将更加突出。他建议国家加大对老少边穷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保障正常工作开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为企业减负工作进行了明确部署:一是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授权地方政府自主减免部分基金。二是取消或停征中央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35项,收费项目再减少一半以上,保留的项目要尽可能降低收费标准。三是减少政府定价的涉企经营性收费,清理取消行政审批中介服务违规收费,推动降低金融、铁路货运等领域涉企经营性收费,加强对市场调节类经营服务性收费的监管。四是继续适当降低“五险一金”有关缴费比例。五是通过深化改革、完善政策,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用能、物流等成本。

“要抓紧建立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切实减少涉企收费自由裁量权。让企业和群众切实得到实惠,为市场增添活力。”对此,工信部此前曾表示,2017年将加快建立涉企保证金清单制度,拓展涉企收费目录清单查询系统功能,完善企业调查和举报平台,打造全国减轻企业负担综合服务平台。

继2016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2017年大力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无疑将成为新一轮政策焦点。目前,不少地方政府已经亮出了进一步清理整顿涉企收费的“日程表”和“任务单”。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7年,将采取有力措施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下功夫,有效减轻企业负担。湖北宣布到2017年,省内竞争性领域和环节价格全面放开,并支持有条件的地方通过本级财政预算安排,在辖区内实行“零收费”政策;今年年初,甘肃将“兰州市路桥车辆通行费”、“通信邮政行业特有工种职业技能鉴定费”收费项目予以取消,省级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仅保留8项。 

点击进入专题查看更多联动报道

(责编:马丽娅、杨伊)

推荐阅读

分级诊疗、医保异地结算、公立医院改革等将全面推进 今年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年份。根据已经确立的时间表,2017年,在推进分级诊疗、健全医疗保险制度、公立医院改革等方面,都将取得重大突破。今年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聚焦医改,就三医联动、统一各统筹地区医保政策、增强基层医疗水平等“问诊开方”。【详细】

网连中国|人事动态|地方领导资料|地方领导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