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地方领导

公务员职务职级并行:打破干部成长“天花板”

2015年01月21日08: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公务员职务职级并行:打破干部成长“天花板”

   2014年12月13日,北京市各级机关2015年考试录用公务员公共科目笔试结束,考生正陆续走出考场。工作重、压力大、工资低,成为近年来基层公务员最多的抱怨,这也影响了很多人对报考公务员的热情。记者 赵迪/摄

  “5加2”、“白加黑”、“夜总会”,还要犯上“副科病”?当基层公务员抱怨自己工作繁重、压力极大时,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改革将在全国范围普及。这意味着,未来,公务员即使走不通“升官”这条路,也可以通过职级的晋升提高自己的待遇。

  王刚涨工资了,418元,不多,但还是让这名在甘肃陇南市礼县干了多年的公务员兴奋了好一阵。

  过去的18年,王刚一直是正科级,没想到,在退休之前,他等来了体制的福利。

  2014年12月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上,审议了《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会议指出,在职务之外开辟职级晋升通道,有利于调动广大基层公务员的积极性。会议同时还要求,在全国县以下机关实施这项改革,要总结试点工作经验,坚持好的做法,改进存在的不足,认真抓好组织实施。

  对于这项改革,另一个更形象的说法是,公务员不升职也可以加薪,工资可能比局长还高。王刚所在的甘肃礼县,正是试点之一。早在《意见》被审议前,他就已经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5加2”、“白加黑”、“夜总会”,还要犯上“副科病”

  工资条是从2014年元月开始变化的。

  原本,王刚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从正科岗位上退休。虽然离副处仅半步之遥,但那是道不可逾越的“天花板”。

  “现实中,大部分基层公务员是在办事员和科员两个级别走完全部仕途的,约九成公务员是科级以下干部。”国家行政学院副教授胡颖廉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此前,他曾撰写《大数据解读基层公务员生存状况》一文,文中提及,“无数基层公务员在权力‘金字塔’的底层消耗着青春和激情,有的人工作几十年还是副科长,自嘲患上了‘副科病’。”

  “过去,科员有可能一辈子是科员,正科一辈子是正科。” 王刚说,礼县试点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之后,让很多人有了盼头。“对基层公务员而言,这或多或少是一种激励。”

  王刚拿自己举例,调整后,他的行政级别从18级上调至17级,上调了一级,工资涨了418元。加上他正科的基础工资4200元,工资涨至4600多元。

  在东部某镇政府工作的刘霞,很早就听说过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也知道一些地方正在试行。但刘霞不知道,这项改革什么时候能惠及到她所在的地区,也不知道,改到她身上,又会是个什么样。

  说起自己的工作,刘霞只用了一个字来形容:累。

  2009年,刘霞大学毕业,考取选调生,去了镇政府办公室。起初,自己饱含热情,但随着工作内容进入周而复始地接打电话、收发文件、接待来访后,这份热情逐渐被消磨。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刘霞说,且不提这些工作有多大技术含量,干了大半年,她也还是说不清自己到底是负责哪些工作的。“我们是直接跟老百姓接触的,上面还要对接各个部门,什么都得管。”刘霞说,她只知道,自己的手机要保持24小时开机,好确保一个电话就能找得到她。

  “他们经常用‘5加2’、‘白加黑’、‘夜总会’这些词来调侃自身的工作强度。”胡颖廉介绍说,所谓“5加2”,就是指周末加班不休息,“白加黑”指的是白天夜里连轴工作,“夜总会”则是指经常安排在晚上开会。胡颖廉曾在公务员中做过一项调查,收到最多的抱怨就是“工作繁重、压力极大”。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基层公务员重要的地位。“他们扎根基层,是最接近群众的公权力行使者,深刻影响着中国基层治理的现状和未来。”胡颖廉说。

  尽管工作年限并不长,刘霞也早早为自己的将来忧心起来。

  “做得久了,提拔升迁几乎快成为衡量自身价值的唯一标准。” 刘霞说,身边有不少同事都是这个想法,如果多年还混不上去,在朋友面前就会觉得很丢脸。“现在,好多同学都混得比我好,我都不敢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刘霞沮丧地说。

  也因此,为了往上走,刘霞也是铆足了劲。读在职研究生,考副科级干部,参加中央机关遴选……只要有机会,她都想去试一试。

  “级别升不上去,工资也就动不了。”刘霞说,好在自己是女孩。她的很多男同事,提起结婚买房都犯愁。

  据胡颖廉介绍,现行的职务和职级制度中,各种待遇都是与行政职务级别挂钩的,这导致了浓厚的“官本位”意识。公务员全方位发展空间有限,所有人都要走竞争行政职务这条唯一的通道。

  “不成为处级干部,公务员就无法拿到相应的待遇。但实际上,处级以上干部在公务员群体中是极少数的。很多基层公务员即使工作几十年一直到退休,待遇也没有显著提高。这与社会其他职业的晋升模式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胡颖廉说。

  也因此,刘霞曾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可能真的要离开体制内了。

  改变来了,打开另一条晋升之路

  就在刘霞忧心忡忡的时候,王刚已体会到了一些变化。

  作为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先行试点之一,甘肃礼县异常低调。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礼县有关部门时被告知,“目前该项工作正在试点阶段,文件明确要求不报道,不宣传。”

  但据王刚估计,整个礼县和他一样享受副处级待遇的正科级干部不超过100人,集中在县直部门。而这一次职务与职级并行改革的受益者范围,不超过300人。

  周萍也幸运地成为这少部分率先的受益者。“确实没有想到,这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尽管隔着电话,记者仍能感受到从电话那头传递过来的喜悦。

  周萍1991年参加工作,至今已经工作了24年,但仍然是普通科员。这一次试点,按照政策,她享受上了副科级待遇。2014年12月,她的工资条一次性多了4000多元,而她的基础工资只有3100元。平均下来,她每月增加了340多元。

  不过,不管是王刚还是周萍,并不清楚工资上涨部分属于职务工资还是级别工资。

  一位西部某县长期担任会计职务的公务员向记者介绍:县级以下公务员工资构成分两大块,一部分是基础工资,由职务工资和级别工资两部分构成;另一部分是津贴。

  这位知情人士举例说,正科级公务员的职务工资为510元,副处级公务员则为640元;级别工资主要考虑工作年限,一般情况下,两年涨一档,5年涨一级。此外,工作津贴则视各县财政状况而定。

  相较于全礼县一万多名“吃财政饭”的大盘子来说,此次礼县试点的受益者300人还尚数一小部分。但这次工资上调的消息,还是在礼县不胫而走。在百度贴吧“礼县吧”等地,有关这次试点的情况也是被热议的话题。

  2014年12月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审议了《意见》,并指出要在全国县以下机关实施这项改革,要总结试点工作经验,坚持好的做法,改进存在的不足,认真抓好组织实施。

  这意味着,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将迈出试点,开始向全国范围普及。

  在胡颖廉看来,这样的改革势在必行,能帮助公务员们在“升官”这条狭窄的路径之外,开拓出另一条晋升之路。

  胡颖廉拿现在的基层公务员晋升时间和过去做了比较。“过去一个普通的办事员,从基层升到科级干部,可能耗一辈子都升不上去。现在,如果从一个普通办事员升成科长,根据职级的话,十几年就可以了。” 胡颖廉说,这是很大的进步。

  在相应考核体系的保障下,对不同职位的公务员设立不同级别,使其获得除行政职务提升以外更多元的发展空间。胡颖廉认为,这可以改变过去公务员晋升“千军万马走独木桥”的景象。“实现多轨道并行,是更加科学合理的发展途径。”胡颖廉说。

  “终于不用跟同事奔着同一个领导职务去了!”

  但是,试点中也引发一些争议。

  据《南方周末》报道,在另一试点江西九江县,按照规定,一般科员要升到正科级待遇,需要工作27年。不少公务员认为,晋升时间太长,加上工资涨幅又只有100多元,让他们对这项制度的期待打了折扣。

  “晋升时间不可能再缩短了,但可以把工资提上去,或用其他激励方式激励他工作,给他更多的出口。”胡颖廉解释说,县里面是处级单位,没有多少科级职务,受机构规格和职数限制,基层公务员晋升空间狭小,那么多基层公务员,不可能四五年就升到科级。

  “当不了多大官,但是工资不会低。这对于勤恳做事的‘老实人’无疑是有利的。”胡颖廉说,完善职务和职级并行制度,更有利于淡化“官本位”思想,鼓励更多人坚守一岗、专攻一行,在职业稳定性中提升履职专业性。

  “从长远看,改革将对整个公务员系统的升级改造和效能提升产生深远影响。”胡颖廉说。

  然而,公务员涨工资,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就在几天前,有媒体报道,国务院1月12日下发了最新的公务员加薪文件,引发舆论关注。报道称,调整方案显示,最高级别正国级官员最高基本工资,由7020元增至11385元,涨幅62%;最低级别的办事员基本工资,则由630元增至1320元,涨幅110%。报道还称,方案指出,今后,公务员工资原则上每年或每两年调整一次。

  但紧接着,《新京报》20日的报道即表示,公务员工资涨六成系误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还称,“不能以网上传的文件为准”。不过,胡晓义也明确表示,公务员工资调整方案已经出台。

  “公务员凭什么加工资?”新一轮消息,又引起一部分舆论的反弹。网民“lyno111l”就认为,公务员有高温费和岗位津贴,工作环境有空调,不应再涨。此外,2014年1月,本报中青舆情监测室的调查结果也显示,67% 的网友不赞成公务员加薪。

  “关键是公务员的津贴没有公开透明。” 武汉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和中认为,这是老百姓觉得公务员工资“有猫儿腻”的重要原因。

  李和中介绍说,津贴金额是各地各部门依据各自经济发展水平、工作特性确定的。不同地区、甚至同一地区的不同部门,彼此间都会有很大区别。

  “津贴没有公开,公务员工资和明面上就有差距。实际上,有些发达城市,生活成本也高,一个月多给公务员一些津贴,公开出来,我想老百姓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李和中补充到。

  胡颖廉还提出,应当对公务员津贴进行规范,解决地区差别不合理的问题。

  胡颖廉曾做过调查,现实中,省与省之间最高和最低的津补贴,相差可达3~4倍。而同一省内的不同地区,也存在很大差距。

  “这不仅挫伤了积极性,也直接影响行政效率。” 因此,胡颖廉认为,有必要根据各地区、各部门资源、财政状况的不同,统一津贴、补贴的发放标准。

  “公务员制度改革不能仅仅局限在职级与职务相分离,应该和其他改革联系到一起,比如工资改革、绩效考核等,”胡颖廉说,“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需要全面改革。”

  李和中也提出,可以尝试给个别工作特别繁重的公务员岗位提高薪资,并纳入正常工资体系。“有些基层一线、刚入职的公务员工作繁重、工作压力极大,薪资可以适当向这类公务员倾斜。”

  李和中还建议,可以尝试扩大县以下公务员的级别提升幅度。“比如,正科级的级别数可以达到原本匹配正处级的级别数。这样,基层公务员的晋升空间能更大。”

  “中国几千年来的‘官本位’思想,使公务员往往以自己能否升上更大的官职作为价值取向,扭曲了公务员作为公权力行使者的职业特征。”李和中说,实行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就意味着公务员即使得不到职务上的提升,也能通过职级的晋升提高自己的待遇,从而拓宽公务员的激励机制。

  尽管试点中出现了一些争议,但胡颖廉认为,不能因此否定改革本身。

  “任何改革都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和调整,一定会触及一部分人的利益,一定有利有弊,这个是必然的。”他甚至认为,现行的改革,还可以再大胆些。

  不过,这项改革依旧让刘霞感到很开心。“终于不用跟同事奔着同一个领导职务去了!”这让刘霞松了口气,以后,即使职务上没有上升,职级上还是可以有变化。“某种意义上,也是有另外的奔头了吧!”刘霞说。(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公务员皆是化名)(记者 李林 张鹏 实习生 杨梦晨)

 

热点新闻

江西一年查处32名厅级官员 收缴“红包”7200余万元

杭州42名储户9505万元存款被“盗” 凸显监管漏洞

全国多地出台“禁酒令” 公务接待禁酒

成都女子写完1000个诚信 重庆老板如约支付10万元(图)

高清图集

高清:安徽淮北多部门联动为农民工清讨欠薪

高清:郑州现巨型野生灵芝 生长年份超200年

高清:湖南桂阳县渐兴土法榨油 见证古人智慧

高清:青海玛多境内两车相撞事故致7人遇难

(责编:于海冲、徐冬儿)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