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地方领导

贵州改革贫困县考核机制 不看GDP,考核看什么?

记者 郝迎灿

2015年01月12日08:4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不看GDP,考核看什么?(全面深化改革在基层)

  核心阅读

  2014年10月,贵州取消对省内10个贫困县的GDP考核,转而增加农业、生态类指标的权重,欲借此引导各县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跨越发展、后发赶超。新的“指挥棒”下,干部怎么看、如何干?记者进行了探访。

  以GDP考核为主的增比进位是把双刃剑

  2014年前三季度,贵州省GDP同比增长10.7%,增速全国第二,在新的经济态势下取得如此成绩,难能可贵。而这背后,增比进位功不可没。

  后发赶超,于2020年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小康是贵州当下及未来一段时间发展的主基调。在此背景下,2011年出台的《贵州省市县经济发展水平综合测评试行办法》,对全省88个县(市、区、特区)进行分指标考核,并根据考核结果排名,由此在全省范围内形成了创先争优、增比进位的浓厚氛围。

  但是,以GDP、工业增加值为主要导向的考核办法给不少县市带来颇多尴尬。以雷山县为例,其优良的生态环境和独特的民族风情推动了旅游业的迅速发展,同时在农村建设、农业发展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在全省县级综合排名中,雷山的位置并不突出。还有部分县市,生态环境脆弱、交通闭塞,并不具备发展规模工业的客观条件。

  不可否认,增比进位是把双刃剑,在促进地方政府干事的同时,也带来颇多隐忧。

  “原来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现在是有多少事要找多少钱。”贵州某县一位县级干部陈立(化名)告诉记者,“在排位压力之下,每个县都搞工业园区建设、上马工业项目,致使政府债台高筑。黔东地区某县,一年财政收入4.5亿元,政府负债46亿元。”

  黔中某县一位干部说:“县与县之间争项目,开出土地、税收、厂房等优惠条件,往往使企业在这个县享受完头几年的优惠政策,又搬迁到别的地方去。”

  排位考核的压力同时带来一些数据造假的行为。黔西北某县一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考核指标一级压一级,到了乡镇,为了完成上级的考核指标,不得不虚报数字。以我们镇的一家洗选厂为例,实际投资额是20万元,但上报的数字是2000万元;给农村安装路灯,明明只有几十杆,上报成了几百杆。”

  取消GDP考核,意在引导地方政府坚守生态和发展两条底线

  在生态红线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资源能源行业产能过剩的当下,不以GDP论英雄越来越成为社会的共识。

  在此背景下,贵州于2013年出台《贵州省市县经济发展水平综合测评办法》,将全省88个县区分为经济强县与非经济强县两个类别,在降低GDP所占权重的同时,增加生态环境保护、科技进步等方面的14个指标。

  紧接着,去年7月1日,新颁布的《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明确提出,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GDP考核。10月份,再次调整后的测评办法将全省88个县区分类由二类调整为三类,新增雷山、关岭、紫云、望谟等10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为第三类,取消其GDP考核指标。

  取消GDP考核的这10个县,多多少少有一些共性:经济基础薄弱、地处重点生态功能区、交通区位优势弱等,可以总结为不具备推进新型工业化的条件。从去年年终起这10个县不再进行GDP、工业增加值等指标的测评,重点考核就业与收入(24%)、生态环境(20%)、农业发展(16%)、投资与消费(14%)等8个类别33项指标。

  在对10个贫困县的考核指标体系中,农业发展和旅游产业发展首次被单独列入考核指标;同时,相较另外两类县,对贫困县生态环境考核权重增加了一倍——从10%增至20%。

  对此,贵州省主要领导表示,要通过调整综合测评体系,引导干部坚守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牢固树立正确政绩观,追求实实在在、没有水分的生产总值,追求遵循经济规律的科学发展、遵循自然规律的可持续发展和遵循社会规律的包容性发展。

  据贵州省林业厅厅长金小麒介绍,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地方在加快发展的同时,不同程度忽视了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的问题。“这次对全省各地实行区别化考核,特别是在提高生态环境类权重的同时,将涉及林业的营造林任务保存率和森林覆盖率作为测评指标,将引导各级政府更加关注林业生态建设,推动生态美与百姓富的有机统一。”

  不考核GDP不等于不要GDP

  虽然取消了GDP考核,但是这10个贫困县的地方官员压力并未减轻,一种横向比较的压力接踵而至——在对10个贫困县的考核指标体系中,就业与收入指标类权重最大,达24%。

  陈立表示,“不考核GDP让我们更加为难,就业与收入权重加大,我们县工业基础薄弱,二产起不来,就业和收入很难增加。而从发展旅游业来说,一个景区的打造至少需要5—10年,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

  考核指标中虽然取消了GDP,但支撑GDP的几个关键指标仍在考核之列——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等。陈立说,“现在工业仍要按照以前的力度常抓不懈,但同时需要在生态保护上做得更好,项目引进把关更严,实质上是对GDP的质量和含金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不考核GDP不等于不要GDP,这已成为大多数干部的共识。关岭县农业局副局长张发友说:“不是说不发展工业,而是限制发展高能耗、重污染的传统工业,转走生态型工业之路,比如农产品深加工。同样,现代农业、旅游等产业同样可以提高群众收入,主要是见效快慢的问题。”

  雷山县县长袁刚表示,“雷山将着重抓好扶贫攻坚、生态保护、文化旅游产业、特色农业和绿色工业,带动农民就业增收,决不拖同步小康的后腿。”

  考核体系所指,各县一时争先恐后。“新的测评办法对经济贫困、生态脆弱的关岭县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将引导关岭跳出原有发展模式,转而在生态文明建设、山地特色农业、旅游现代化等方面下深功夫。”关岭县委书记张本强说。

(责编:马丽娅、徐冬儿)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