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中国]十年棚改路:万千居民走出“龙须沟”--地方领导--人民网
人民网

[网连中国]十年棚改路:万千居民走出“龙须沟”

人民网记者 马丽娅

2014年08月05日16:31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题记: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棚户区改造工作力度,力争超额完成2014年470万户的目标任务。今年以来,国家治理棚户区的政策密集出台,在中央政策倾斜支持下,各地棚户区改造全面提速。


棚户区改造,发端于十年前的辽宁。当时,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的李克强,刚上任12天便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深入到抚顺最偏远、最贫困的莫地沟棚户区进行调研。他主政期间,辽宁全省共改造城市棚户区2910万平方米,被联合国人居署称赞为“世界奇迹”。“要住房,找克强”成为一句民谣在辽宁流传开来。

  十年来,我国各地棚户区改造取得哪些成就?有多少棚户区居民得偿所愿?还有多少仍然亟待改造?各地棚户区改造工作遇到了哪些问题,克服了哪些困难?近日,人民网记者分赴各省具有代表性的棚户区改造点进行走访,报道各地棚改工作进展,上海闸北、武汉青山、重庆十八梯……各地开展棚户区改造的全景图经由记者的笔和镜头呈现在我们眼前。

上图:北京通惠河南岸“城中村”整治前俯视图。

下图:整治后新建的庆丰公园伫立在CBD南侧。

昔日距离繁华都市最近的“城中村”,如今再现“燕京秦淮”的雅致。
 

各地探路棚改 5年1260万户居民走出“龙须沟”



  

上图:哈尔滨市民生尚都拆迁前资料图。

下图:民生尚都回迁安置房。

民生尚都安置项目入选国家康居示范工程,工程建设质量和小区品质达到优秀商品房水平。

上图:上海虹口旧改风貌。

下图:闸北区新貌一隅。

闸北区的旧改工作从2003年以后形成规模,几年时间,旧时的“赤膊区”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图:辽宁抚顺居民张春英(右一)一家在过去24.75平方米的棚户房前的一张合影。

下图:张春英坐在新房子里给记者讲述棚改故事。

“嘟噜噜一圈墙,当中一道梁,就成一间房。”70岁的甘肃省白银市东台村村民郝尊兴这样形容他居住了几十年的棚户区。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冬天进风,夏天漏雨,家家烧煤,户户冒烟,地面沉陷,墙壁裂缝……是数十万白银棚户区百姓共同的记忆。

  2008年,白银市开始规划改造棚户区,截至2013年底,白银市已完成棚户区改造41873户、25万余人。如今,一排排整齐的安居保障房在原来破烂不堪的棚户区拔地而起。

    “现在我住进了宽敞的楼房,还有了自己的房间,也不怕晚上瞌睡少,打扰孩子们。”坐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郝尊兴开心地说,“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了暖气,冬天再也不用在破旧的窝棚里受冻了。”

  无独有偶,山西大同煤峪口矿棚户区也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出门就下坡,雨天漏不停,挑水累倒汉,生火愁煞婆。”

  30多年前,柴有亮从山西朔州老家来到煤峪口矿,成为一名矿工。和大多数矿工一样,他在上班之余自己动手在山头上盖起了两间不到30平米的土房,一家5口人挤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一过就是20多年。

  2008年7月28日,柴有亮家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前来看望老柴,坐在土炕上,与他一家拉起了家常,并嘱咐企业一定要尽快为矿工创造良好的居住条件。

  采煤沉陷区和煤矿棚户区改造启动后,柴有亮只花了4.8万元就买了71平米的新楼房,给儿子结婚住了。2008年9月,儿子也分到了一套新楼房,老柴的“安居梦”终于梦想成真。

  郝尊兴、柴有亮的生活变迁,是近十年来全国棚户区改造中的缩影。和他们一样,仅2018-2012年五年时间,全国就有1260万户棚户区居民走出“龙须沟”,实现了安居梦。

  在内蒙古,作为全国最大的城市集中连片棚户区,北梁棚户区自2013年3月起启动全面改造,不到10个月时间使3万“梁上人”实现“走出北梁”的梦想。

  在湖北,武汉青山区2007年启动了棚户区改造“青山一号工程”,经过5年时间,全部13709户棚区居民仅剩2518户待改造,青山棚户区一跃成为武汉棚户区改造的样板。


  在四川,过去由1.4万余人、65幢危旧房、7个旱厕共同组成的成都曹家巷棚户区,现如今已成为成都市“北改第一改”,其全国首创自治拆迁模式,或为解决“棚户区”这个世界性难题提供思路。

  ……

  几年来,地方政府以棚户区改造为抓手,帮助群众解危解困、改善生活条件,千千万万棚户区居民实现了安居乐业的梦想,而昔日的“城市疮疤”则被永远封存在旧时光的胶片里。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2013-2017年,我国还将再改造各类棚户区1000万户,加上之前5年开工改造的1260万户,10年时间,6000万棚户居民的忧居问题将得以解决。

  中央政策密集出台 新一轮棚改正逢其时

  回顾十年来我国棚改走过的历程,我们整理出这样一份时间表:

  2004年,辽宁在全国率先启动全省范围内的棚户区改造。

  2008年,中央决定将各类棚户区改造纳入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全国大规模推进实施棚户区改造。

  2008-2012年,全国5年内开工改造各类棚户区1260万户,基本建成750万套。

  2013年,本届政府刚履职,便宣布“5年内再改造1000万户以上各类棚户区”,由此,新一轮棚改拉开序幕。

  当年7月12日,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意见》,为新一轮棚改指明方向。

    2014年3月16日,中央印发《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明确提出我国棚户区改造行动计划。棚户区改造仍然处于“进行时”。

“现在我们国家城镇集中连片的棚户区还居住着上亿人,可以说不具备基本的生存条件。几百个人一个旱厕,特别是北方,到了冬天居民入睡要戴着棉帽、穿着棉衣,这可以说是政府心头之痛。所以今年我们要继续加大棚户区改造的力度,至少要再改造470万套以上。”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作如上表述。

6月底,陈政高担任住建部部长一职。据公开报道,不到一个月时间,他曾密集调研保障房建设,还专门到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要求加强保障房和棚改方面的政策研究及储备。

    此前在担任辽宁省省长时,陈政高就曾推行大规模棚户区改造。有人猜测,其此次履新住建部,可能让棚改的辽宁模式向全国推广。

6月25日至7月5日,国务院派出8个督查组,其中,“加快棚户区改造、加大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力度的政策措施落实情况”是督查的重要内容之一。

7月25日,国家开发银行住宅金融事业部近日获银监会批准开业,未来业务范围包括为办理纳入全国棚户区改造规划的棚户区改造及相关城市基础设施工程建设贷款业务等。

8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2014年改造各类棚户区470万户以上。

  现阶段,中国正步入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速度最快的城市化进程,面对大量人口向城市转移,“城中村”等新型棚户区问题也在凸显,“城中村”也被逐步纳入棚改范围。

“棚户区在国外通常被称为贫民窟,是各国城镇化发展过程中普遍出现过的阶段性社会现象,从提高城市化发展质量、提高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配置等角度看,棚户区改造对提高城镇化发展质量非常重要。”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洪玉认为。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中明确指出,着重解决好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改造问题。我国正处于各项改革的攻坚期,继续大力推进棚户区改造,可以发挥改善民生和促进发展的双重效应,可以说正逢其时。

  棚改进入攻坚阶段 未来要啃“硬骨头”

  尽管我国棚户区改造已取得斐然成绩,各地也摸索出一些切实可行的路径,然而,不得不看到,前几年改造的棚户区大多位于繁华地段,升值潜力高,剩下的大多位于中西部地区、独立工矿区、资源枯竭型城市和三线企业较集中的城市,是改造难度大的“硬骨头”,面临融资难、商业可持续性不强等问题。

1、资金

今年4月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一项议题是部署进一步发挥开发性金融对棚户区改造的支持作用。在这次会议上,李克强强调,今年要更大规模推进棚改,必须牵住资金保障这个“牛鼻子”。

  如何牵住资金保障的“牛鼻子”?过去几年的棚改中,各地纷纷探路创新融资模式。其中,辽宁模式中“政府资金引导,坚持多元渠道的市场化融资”的做法被各地纷纷借鉴。

“中央财政、省财政都应有相应的预算,政府必须有所担当,这部分资金用来建房子;银行金融业也应负起社会责任,进行必要的贷款资助,这部分资金主要用来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投资;而居民也应承担一小部分,这样的融资模式应该说比较合理。”社科院城市与环境所所长潘家华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棚改过程中,一些地方正是这样做的:“我们摸索出一条可行的方式,光靠市场运作筹集不行,光靠财政投入也不行,得结合在一起。政府主导拆迁同时主导开发,既是行政措施的实行者也是市场经济行为的主导者。”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委书记李松林告诉人民网记者。

    内蒙古包头市北梁棚改办主任郭新钊也介绍了他们的经验:在积极争取上级支持的同时,通过银行的过渡性资金贷款为主要突破口,破解棚改资金“瓶颈”。“去年一年来,仅国家开发银行已累计为北梁棚户区搬迁改造贷款授信171.2亿元。”

2、拆迁

除资金难题外,拆迁难也是各地普遍面临的问题。棚改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过程极其复杂,情况千差万别,有的群众嫌安置房位置偏远不愿搬,有的对拆迁补偿不满意,还有一些困难群体把和住房没有关系的问题,比如就业、社保等家庭困难都和棚改捆在一起,要求政府解决。面对这一难题,地方政府往往面临两难选择。

    “维护社会稳定的标准要求,既要满足强烈要求改造的群众的心愿,又不能轻易对个别漫天要价的住户采取强制措施。”成都市武侯区房管局副局长吴绍富表示,对于这类住户只能反复做工作,原则是不会动摇的。“不管少数住户谈多少次条件,要对得起99%的住户利益,必须要坚持一个补偿标准。”

  此外,在加快推进棚户区改造的同时,如何确保改造质量、完善配套基础设施建设,确保困难群众住上放心房,都是需要审慎考量的。努力实现住房改善、人口疏解、配套完善、环境美化、交通缓解的改造目标,结合项目实际因地制宜采取改扩建、综合整治和拆除新建等多种方式,避免简单大拆大建,是各地在进行棚户区改造时绕不过去的坎。

(责编:唐嘉艺、徐冬儿)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人事任免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