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地方领导>>专题策划>>劳动与地方建设

金竹夜郎的文化推手

2014年01月06日10:45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张惠明(图左三)在广顺镇调研 摄影:刘兴旺
张惠明(图左三)在广顺镇调研 摄影:刘兴旺

谈起历史上神秘的方国夜郎,想到贵州是自然而然的事。知道夜郎国消失千余年后又有金竹夜郎重现于元朝史籍的人,寥寥无几。

在贵州省长顺县,夜郎的神秘面纱被撩起一角。将夜郎文化中的“竹崇拜”等诸多文化和习俗活态传承至今的一支后裔——金竹夜郎,后人生生不息,至今在长顺县境内数以万计。

坐拥如此独特的夜郎文化资源,如何实现挖掘、保护与合理利用并重的古为今用?

在长顺县委书记张惠明的带领下,长顺县对夜郎文化资源的“古为今用”舍大求小、持之以恒,坚守“金竹夜郎”这一支系的文化特征,不断辅以多手段的传播,使“金竹夜郎,吉祥长顺”的地域文化品牌做成了有看点、有卖点的“好戏”。

倾心脚下的土地

据史料记载,在战国至秦汉时期的历史舞台上,古夜郎国曾活跃了约300年,此后便神秘消失。历史留下了悬念,等待着人们去探索去发现。

张惠明,布依族人,1962年出生于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惠水县。

无论起因是1979年就读于西南民族学院历史专业,还是后来在黔南州多个县任职,探究历史文化成了他平生最大的兴趣爱好。对于文化的价值,他是这样认识的:“文化是人类的精神财富,它反映人类对自然、对社会的理解和认识,文化需要参与,需要积淀,需要传承。”他在贵州民族文化的耳濡目染中成长,感觉到夜郎文化在贵州似乎无处不在,却又难见活态的传承。

2011年4月,张惠明就任长顺县委书记。为提高长顺文化软实力,他成了“金竹夜郎”地域历史文化的“推手”。

到任之初,张惠明就被长顺县浓郁、鲜活的夜郎文化感染。他饱览史书与地方志,并身体力行,多次组织专家团队到广顺镇现场考察调研。在竹王城残垣、金竹安抚司及广顺州署遗址、记载夜郎竹王后裔自愿“改土归流”功绩的金大章墓碑前。抚今追昔,他的足迹踏遍了长顺的每一处夜郎文化遗址。

在长顺,除了“金竹夜郎”文化,尚有屯堡、佛教和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张惠明认为,金竹夜郎文化具有几个优势:一是有久远的历史;二是有历史的遗存;三是有社会的共知;最关键的是金竹夜郎具有唯一性,传承有序,能够形成长顺独有的文化品牌。

然而,人们对长顺夜郎文化的认识仍旧模糊不清,主要因为其历史脉络、与古夜郎国的传承和发展关系更是错综复杂。张惠明指出,“在丰富的历史遗迹与史料面前,理清夜郎文化的传承和发展的链条显得尤为重要。”

长顺县委、县政府邀请贵州省夜郎文化研究院专家实地考察和研究,但依旧没有人对长顺夜郎文化的历史脉络进行全面、系统地清晰梳理。

2012年,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文化艺术委员会主任、全国红色旅游摄影展组委会秘书长徐红恩,在长顺县协调落实“全国红色旅游摄影作品巡展”之际,考察调研了长顺夜郎文化和付家院古岩画群等遗址遗迹。

随后,徐红恩针对长顺夜郎文化特点,撰写了近万字的《古夜郎的消失与金竹安抚司的兴盛》一文,发表在文化部主管的《文化月刊》。之后他又在《当代贵州》杂志上发表了《夜郎后裔与“改土归流”》。徐红恩在文章中指出:“夜郎竹王后裔金氏家族重出江湖,成为了金筑大土司,从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到清朝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近四百年间,在贵州广顺续写了夜郎民族勤劳勇敢、包容开放的壮丽诗篇。”他从历史学角度清晰论述了金竹夜郎、金筑安抚司及广顺州与古夜郎的传承关系,并总结出长顺夜郎后裔“自信、包容、开放”的人文精神。

张惠明对这两篇文章给予充分肯定。他认为,“文章对‘金竹夜郎’的论证为长顺夜郎文化奠定了基础,抓住了长顺夜郎的独特性,夯实了长顺夜郎文化的根基。无论贵州省内外专家怎么谈夜郎文化,我们只谈‘金竹夜郎’,谈夜郎的后裔,突破传统意义上对夜郎文化、历史的认识。金竹夜郎经过改土归流后,一直生活在今天的广顺镇,这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

同年11月,在贵州省社会科学院、贵州省夜郎文化研究会、贵州省夜郎文化研究院联合举办的“第五届夜郎论坛——2012贵州研讨会”上,长顺县委宣传部部长万红梅向与会专家学者介绍了金竹夜郎简史、金竹夜郎文化研究等情况:从金竹夜郎文化的重要地位与价值、如何开发金竹夜郎文化旅游产业、发挥夜郎文化整体产业的竞争力等方面作了主题发言。

传播夜郎文化

看清金竹夜郎的独特性后,张惠明开始在夜郎文化的宣传推广上“内外皆修”,一方面组织整理夜郎史料、编辑书刊,利用媒体进行宣传,强化夜郎文化在长顺历史文化中的主体地位;另一方面邀请专家学者开展宣传策划活动,增强“金竹夜郎”的对外传播影响力。在长顺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推动下,长顺的干部、群众对金竹夜郎文化的认同感与认知度普遍升高,每一位长顺人都成为了传播金竹夜郎文化的主体,提到金竹夜郎的故事,孺幼皆可娓娓道来。

为使长顺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让人们能够轻松感受和传播金竹夜郎文化,张惠明指示县委宣传部、文化旅游部门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组织创作了《天下长顺》、《长顺,洒满吉祥的地方》等大量歌曲。据了解,著名词曲作家王泽洲于2012年到长顺采风后,创作了这两首歌曲。

在与张惠明交流的过程中,他的手机不时响起《天下长顺》悦耳的彩铃声。他谈起这首歌的创作背景:“十八大提出‘中国梦’,中国梦就在老百姓身边。《天下长顺》里顺顺当当、平平安安、风调雨顺、幸福长久的寓意,表现了长顺在一个个时期不断提升的过程,体现了中国梦里历史的、未来的追求。”

走进县城的大街小巷,耳边总会飘荡起这些长顺人熟悉的歌曲。在这歌声里,我们听到了长顺老百姓对“金竹夜郎,吉祥长顺”的呼唤。歌声唱出了长顺人渴望精神文化的心声,表现了他们对金竹夜郎文化的认同和自豪感。

当我们从惠兴高速公路进入长顺县城,出了收费站不久见到的第一个政府机构便是长顺县文体广电旅游局与县文化活动中心,其大门上除了单位的标牌外,特别醒目的是一副对联:“六百年,金竹夜郎今胜昔;一甲子,如意长顺日更新”。浓郁的夜郎文化气息顿时扑面而来。据长顺县文体广电旅游局雷尊顺局长介绍,这副对联是长顺县文化旅游顾问徐红恩在2013年春节前创作的,表现的正是贵州建省600年来,长顺金竹夜郎文化传承有序,尤其在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下,“金竹夜郎”这张文化名片于今耀眼夺目,长顺县经济社会与文化发展生机勃勃的景象。

保护文化遗产

众所周知,整个贵州省境内都曾是夜郎辖地,但遍阅《〈二十四史〉贵州史料辑录》,中原史家对夜郎的记载最为稀少。贵州省内发现夜郎遗迹的地方也屈指可数,长顺便有幸是其中之一,且拥有其独特性。

在长顺县广顺镇,遗存有夜郎古城池遗址、夜郎竹王后裔金镛、金大章墓以及《广顺州志》、《金氏家谱》等方志史料和遗址,更有传承夜郎文化的金竹夜郎后裔,即今天广顺金氏家族,一直在续写金竹夜郎的历史和当下生活。

面对这一独特的文化遗产资源,“保护第一”成为了长顺县合理开发与利用的前提。张惠明指出:“金竹夜郎文化是长顺的,是贵州的,更是中国的。由于县级政府财力不足,对夜郎文化的保护一直存在很多困难,靠政府自身的力量很难解决。”为此,长顺县编制了有针对性的金竹夜郎文化发展规划,划定保护区域;通过政策支持,吸引有实力的客商对金竹夜郎文化资源进行保护性开发;加大宣传,让群众看到打造夜郎文化品牌对经济发展的作用,增强保护和传承的自觉性;丰富和拓展夜郎文化的内涵、外缘,开发夜郎文化产品,在文化建设和小城镇发展中充分融入夜郎文化元素。

金竹夜郎文化属于长顺和长顺人民,其文化影响和商业利用关乎长顺人民文化成果的共享。在对长顺夜郎文化精准定位后,张惠明基于一种文化资源的自我保护意识,又提出加快注册“金竹夜郎”商标,保护这一文化资源。张惠明说:“它的注册,说明贵州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有一个全方位的思考,既要有文化的高度思考,又要从经济、文化、政治等方面进行多角度思考。通过这种思考,贵州将全面而深入地审视夜郎文化,通过文化来支撑经济,提升自信、自立,贵州未来的发展才有一个核心的方向。”

“把文化建设纳入县域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努力挖掘地域文化特色,以文化带动长顺创新发展、科学发展。”这是张惠明对文化建设重要性的切实阐述。近年来,长顺县立足独特的地域文化资源,特别是金竹夜郎文化,着力打造“黔中地区历史文化名城”城市名片,文化软实力正成为城市发展的硬支撑。

古为今用

长顺县地处黔中经济区和黔中核心城市群,又是贵安新区重要拓展区和黔南州“贵惠长龙”环贵阳城市经济带县(市)之一。过去,由于交通制约,长顺是距省会城市最近的国家级贫困县。近几年,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和贵州省及黔南州经济格局的调整,加上自身的努力,长顺很快迈入了发展的快车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长顺、投资长顺,长顺这块“如意”宝地成为黔南发展的新热土。

目前,长顺县政府与相关企业达成意向性合作,利用长顺县广顺镇邻近贵阳及贵安新区的区位资源价值与经济圈优势及夜郎文化中心地位优势,在广顺镇打造“贵州民族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整个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区汲取金竹夜郎文化的精髓,通过民族与国际融合、文化与产业融合的定位,让长顺夜郎文化在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在2013年贵州全省100个示范小城镇建设项目中,广顺镇建设项目是最有“夜郎味”的一个。据了解,夜郎文化城在设计上全方位融入夜郎文化建筑元素,结合现代建筑手段,打造历史古文化和现代文明交融的特色的示范小城镇。

长顺县文化项目在吸引客商投资建设的同时,也引起了曾为贵州成功编导多部民族舞蹈的北京舞蹈学院孙龙奎教授的关注。读罢《古夜郎的消失与金竹安抚司的兴盛》、《夜郎后裔与“改土归流”》等文章后,孙龙奎感叹:“非常好的古国文化!”并意欲创作这个题材的舞蹈。

在第九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大赛期间,孙龙奎与万红梅就创作舞蹈《金竹夜郎》已达成初步意向。

如今,长顺县确立了“金竹夜郎,吉祥长顺”的新定位,还有“吉祥之旅”等相关文化拓展内容。张惠明认为:“长顺夜郎文化的破题,就要充分利用金竹夜郎这一支系特征,以金竹夜郎的兴起为切入点,再沿历史时空向上和向下延伸,形成一个独有的体系,让夜郎文化更鲜活,这样才具有吸引力。”

长顺县邀请了原中国旅游研究院副院长、北京中科景元研究院院长石培华,为该县编制以“金竹夜郎”为灵魂的旅游发展规划。在整个规划过程中,张惠明多次特别强调:“规划的关键在于能否实施,我们明确提出问题:如何落地?为达到规划的目的和效果,我们要求规划必须要有具体措施,比如争取旅游扶贫开发等。”

据了解,目前规划已经通过专家组评审论证,进入修订阶段。

目前,在张惠明对金竹夜郎文化资源开发的推动下,长顺县正以文化创意的方式,整合区域民族文化,融合发展文化旅游、文化研究、影视及舞台艺术、民族工艺,向贵州民族文化保护示范区和民族文化产业聚集区迈进。(刘红 地方供稿)

长顺苗族 摄影:叶黔松
长顺苗族 摄影:叶黔松
广顺镇四寨摆雅苗族 摄影:杨俊能
广顺镇四寨摆雅苗族 摄影:杨俊能
金竹夜郎今胜昔——长顺城南新区 摄影:张明勇
金竹夜郎今胜昔——长顺城南新区 摄影:张明勇
(责编:徐婵、乐意)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