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地方领导

北京儿童医院号贩子抓不完 自称允许排队挂号就能生存

2013年08月20日15:51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吃儿童医院的号贩子为何总是抓不完

记者 程宁 摄

北京已经实行看病实名制多年,可是医院挂号处抢占专家号的号贩子却仍然没有绝迹。今天上午,西城警方针对儿童医院的号贩子进行突袭,抓获8名号贩子。记者多方采访,号贩子在实名制下如何生存,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产业”,号贩子长期存在的原因都一一探明。

抓捕现场

突袭抓获8名号贩

今天早上7时,西城分局治安支队和月坛派出所的民警正在“会商”,几名便衣民警已经早早埋伏在儿童医院的挂号中心附近,寻找目标。

“北门这边已经发现了不少。”电话那头,便衣民警传来消息。

为了不打草惊蛇,记者跟随民警从派出所出发,三三两两往儿童医院北门建卡挂号中心行进。

突然,前方一阵骚动,抓捕“有文有武”。记者身前,两名便衣民警将手搭在两名号贩子肩膀上,警告道:“别反抗啊,盯你们半天了。”号贩子还没弄明白情况,怔在原地乖乖就擒。远处有人奋力逃跑,被几名民警围堵抓获,按在墙边。

整个抓捕过程只有2分钟。7男1女共8名号贩子两人戴一个手铐,在墙边蹲成一排。民警从他们身上搜出名片、就诊卡等赃证物。其中一名号贩子已经给患者小宇挂出今天上午的神内科和骨科两个专家号。

号贩自述

实名制拦不住我们

据民警介绍,医院实施实名制以前,号贩子基本上都是挂出一些号卖给有需要的患者。实名制之后,仍然没有挤掉号贩子的生存空间。他们提前联系患者,拿到就诊卡,再雇人排队给患者挂号;有的甚至通过电话或网上的挂号平台,预约了号,有患者需要就直接拿去看病。

30岁的郭某在接受采访时垂着脑袋,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疲态。长期熬夜排队,让他看起来无精打采。

“我才干了20天,起初从网上看到有人雇人到医院排队挂号,排个队就能挣钱我就来了。排了几天队,明白这里面的事了,自己就单干。”郭某说,一般他都是提前一天找到需要挂号的患者家属,谈好价格,拿到患儿的就诊卡,当天下午去医院排队。第二天早上挂完号,让家长带孩子看完病再收钱。

按照号贩子董某的说法,这行也是个“青春饭”,起初就是自己排队,一段时间之后,保安都能认出他们来,就容易被撵出来,所以只能转行幕后,雇人排队。

另一名被抓的号贩子李某就是一个受雇的排队者。他说,只要雇他的人联系好了患者,就把就诊卡和患者信息给他,他就负责排队。每次排队从50元至150元不等。

有人揽活雇人,有人排队挂号,号贩子这行也有了自己的产业链条。

记者采访几名号贩子得知,除了形成产业链条之外,儿童医院的专家号也大致形成了“市场价”,一个14元的专家号卖300元。

懒家长养活了我们

干得时间长了,董某也试出了号贩子这趟水的深浅。“只要让排队挂号,我们就能生存。”董某说,这些患者大部分都是外地的,小孩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医保卡,挂号时很难核实患儿的身份。

“挂号时,除了需要患者的就诊卡之外,还需要填写一张就诊单,上面有家长的身份证号。”郭某说,他们拿着就诊卡,填了单子就能挂号,医院根本也不会要身份证核对。“医院不会核实挂号人的身份吗?”记者问。郭某摇摇头:“反正我没被问过”。

除了挂号之外,郭某还会通过网上预约挂号,然后等着有需要的患者出售。“按说预约的号和患者肯定对不上,但是到医生那儿改一下也行。家长都是大老远来的,医生有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郭某说。

董某漫不经心的说:“其实就是家长懒,有的人还专门找我们买号呢。有的家长不愿意受罪排队,就花钱买。其实要是早点来就能挂上号。”

“那得多早来才行?”记者问。“反正我们是头一天下午就来,你要是来的比我们早,肯定排前面不是。”董某说。“你们这么早来,不就扰乱正常的排队挂号时间了吗?”对于记者的追问,董某不以为然:“我不来,也会有其他家长早来。”

家长抱怨

排一夜没挂上专家号

一看见民警抓号贩子,几个家长纷纷向记者控诉。“我凌晨两点就带孩子来挂号了,当时他们(号贩子)告诉我,‘前面的号我们都控制了,你也排不着’。后来我只好掏了300块钱。”一位妈妈气得说。

抱着孩子的钱先生夫妇大老远从云南来北京看病,女儿得的是癫痫。家里已经花了十万余元四处求医,穷得叮当响,可孩子一点不见好,儿童医院是他们最后的希望,现在一家人身上只剩下最后的1000元钱。

“我们15日就来了,周四晚上来排队,大厅里已经躺满了人,周五一早,神内的号一个都没了,我们只好花了300元钱挂特需门诊。”钱先生说,当时医生就先给开单子做检查,再看病还得挂号,而且特需门诊只有每周五才有,等于一个礼拜才能看一次。“孩子睡在地上着凉了,我跟大夫说顺便给开点感冒的药,大夫说还得去挂其他的号。这不是折腾人吗?”

警方分析

号源有限形成倒号空间

西城分局治安支队民警告诉记者,暑期是儿童医院的门诊高峰,一天门诊量上万,80%都是外地患者,大老远来一趟大多是奔着专家来的,而专家号资源有限,就形成了巨大的倒号利润。对于大医院的号贩子,警方一直在强化打击力度,可是号贩子也不愿改行。号贩子在多年的“斗争”中也长了教训,跟民警打游击,有的看见民警就跑,有的把患者约到很隐蔽的地方去交易。

此外,很多患者家长怕事,民警向其取证,很不配合,也给打击带来难度。在上午抓捕时,一个刚谈好“生意”的家长就站在一边,民警希望她配合作证,追着劝了半天,家长一个劲儿摆手不同意,最后甩下一句,“我根本没跟他买号”,连就诊卡也不要了,匆匆走远。

为了缓解看病挂号难问题,北京还专门推出了预约挂号统一平台。对于网上预约,号贩子却觉得对他们的生存没太大威胁。

记者在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看到,以儿童医院举例,每个出诊医生每天在网上放2至6个号,大部分科室一个月内的专家号都已约满。最抢手的神内科,每天多则出20几个号,少则不足10个,可是至11月15日的号也都没了。出号最多的内科,一个月内的号也所剩无几,剩余的基本都是普通号。

“谁家孩子有病不着急啊,等一俩月,可能吗?”号贩子董某说。

据记者了解,位于西城区的协和医院西院,每天由民警和保安对重点紧俏科室的排队挂号人员进行身份核实,对号贩子造成重击。(记者 孙莹)

热点导读:

陕西澄城女警考中专确系冒名 副所长被停职

昆明飞虎队公墓500英烈遗骨横陈6年无人管

四川乐山夫妻半夜家中熟睡 大货车破墙而入到床边

网曝四川蓬南政府雇人砍伤拆迁户 回应称系施工方所为

武汉年薪30万大龄剩男微博征婚 条件苛刻遭吐槽(图)

安徽五河县多名官员“组团”检查 接受吃请洗浴被查

北京:大妈在闹市广场喷泉里搓澡引发热议(图)

陕西省纪委:陕西省公安厅长接受性贿赂传闻失实

河北衡水一狱警发飙拒收移送犯人:狱长敢收就起诉他

近期人事任免:

孟凡利任烟台市副市长、代市长[图/简历]

冯云乔任仙桃市人大主任 周文霞任仙桃市市长[图/简历]

刘捷任新余市委书记 丛文景提名市长候选人[图/简历]

[一周任免]两省份政府副职任残联主席 新余迎新任市委书记

(责编:唐嘉艺、肖玲)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