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地方领导

气功大师王林被曝曾放上亿高利贷 借数千万给芦溪县政府

2013年07月29日07:38    来源:央视《面对面》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气功大师王林被曝曾放高利贷 借钱给地方政府

  演播室:

  各位观众晚上好,欢迎收看《面对面》。我身后图片上的这座大位于江西省萍乡市泸溪县的大宅院,大门之上金龙盘踞,名为“王府”。而这座大宅的主人就是本周在媒体上被广泛报道的所谓的“大师”——王林。实际上,早在20多年前,以大师自居的王林已经成名,和他交往的大多也是商贾权贵明星大腕,但王林一直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保持低调。而这样的低调,却被一张照片和由此而起的报道打破了,更准确地说是揭破了。揭秘者是来自新京报的记者张寒。本周,在采写的报道刊登之后,她接到了来自王林的电话。

  同期:

  记者:他打电话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张寒:张寒,你怎么瞎写?

  记者:你怎么说?

  张寒:我说我没有瞎写。他说你年纪轻轻不得好死,他说你收了别人的钱。然后我说我没有,然后他就开始说,就是下面的那一句话,不得好死。

  记者:他希望你把他写成什么样的?

  张寒:他强调两点,第一,王林大师扶微济贫,是一个慈善家。第二,我广交朋友,朋友义气,一生一世为了朋友,让我写他这两点。

  记者:那个时候,你在听筒的这边能想象到他的样子吗?

  张寒:对,我能想象到,他肯定是非常生气,而且非常发怒。

  记者:王大师要发功了,你不害怕吗?

  张寒:我不害怕。就是任何人被这样骂过之后都不会很舒服但是你没有办法跟他反驳,我就把电话挂掉了。

  记者:在你挂断电话的那一刻,你在想什么?

  张寒:我在想他跟我讲的一件事情,他讲他在宁波的一群官员里面,曾经他看到一个官员,他说你30天之内你们全家必有牢狱之灾,不到三十天的时候他们的家人被抓起来了,后来这个人跑了之后,还给他打电话,希望王大师救他,当时王林跟我说的是,我王大师才不会救他,因为当初我说的时候,他根本不信,我突然想到这一个细节,然后觉得很好笑。

  解说1:

  让王林有些恼羞成怒的,是张寒的这篇报道——《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王国》,报道批露了这位所谓“大师”吸金的手段。而引发张寒关注,是这张7月初在网上流传的照片——马云,李连杰,赵薇,三位在各自领域红透的社会名流与王林的合影。就是这张合影,意料之外的把名人中间的这位61岁男人,再次捧“红”了。

  【新闻播报+报纸版面+新京报】

  【同期】

  记者:为什么你会看到这张照片,会想去来了解王林这个人呢?

  张寒:因为我觉得,就是在现在很难说真的会有大师,我看到这种照片,就很好奇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查了一些相关资料,我觉得他好像还活在九十年代,他在2013年突然出现,而且还是马云这样的重量级的人物去,所以我就想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记者:你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怎么会认定他是大师呢,是照片的备注上有写吗?

  张寒:对,有写,而且会写王林大师,在网上搜也可以搜到他的一些视频资料。

  【王林演示空盆取蛇】

  解说2:

  王林早就红过。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他是红极一时的气功大师中的一员。以表演空杯取酒,断蛇复活等等所谓意念施法成名。但在大师们纷纷跌落神坛之际,他转身隐于江西萍乡泸溪县,凭借气功绝技、治病传说,结交明星、商人、权贵,悄然建立起如同这个建筑一样的神秘帝国。现在,大师王林重现。访客除了过去这些老朋友,也有了他并不乐意见到的记者。

  【同期】

  记者:你怎么找到他的呢?

  张寒:找到他也挺有意思的,当地的媒体朋友说,王林大师大概是有十几年不接受媒体采访,比较低调,后来我又通过他的一个熟人联系他,给他看了我的私信,但是他还是拒绝了。后来我想我就直接去芦溪他们家里来找他,我一敲门,说是北京过来的记者,我之前联系过,他的门房通报了一声,我就进去了,就见到了他。

  记者:你当时没有觉得奇怪吗,他一直在拒绝你,但是当你走到他房门前,他会让你进去。

  张寒:对,我非常惊异,因为我那天只是抱着一个试试看的心态,敲门看看,到底他在不在家,结果他让我进去了,我确实非常吃惊。

  解说3:王府空镜

  还未见到王林本人,他那名为王府的大宅已经让记者张寒感到“走进另外一个世界”。

  同期

  记者:为什么他要在他的门上那块匾写上王府吗?

  张寒:他身边的人说,一个是气派大,另外一个他本身就姓王,好像叫王府也不显得怎么样。感觉还是高门深院的感觉,就是金黄色的大门,然后上面雕了一条龙,旁边有两个金黄色的大石狮子,还有大石柱子,一看上去就不像是普通人家。

  记者:让你很有一种神秘的感觉?

  张寒:一进去就感觉进入了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世界,金碧辉煌,它的层高大概有六七米,水晶吊灯非常大,大概有两米的感觉吊下来,他坐在那里,背后的玻璃壁也是金色的,然后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吃的。整个感觉好像进入了一个魔幻的世界。

  记者:他见到你的时候热情吗?

  张寒:就是好像看你进来了,有点命令的口气坐在这里。坐在像一个檀木的椅子上面,很威严,穿着紧身体恤,黑色的裤子,扎了一个金属鹰头的腰带,整个人给人看来还是很有气势。戴了一个大戒指,就是大的金戒指,大金表,对,这两个我是记得的。进去之后,他也没有很热情地照顾我,就让我坐在他旁边。

  记者:他当着你的面,说过自己是大师?

  张寒:对,他都叫自己王大师。基本上说我王林大师,或者我王大师。整个人感觉,我觉得和我平时见到的人不一样。

  记者:为什么会觉得他跟平常人不一样呢?

  张寒:因为我看过他的视频,我就觉得他好像从九十年代一直走过来,就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因为九十年代的时候,他就穿着港商的花衬衫、白西服的感觉,等我再见到他的时候,我觉得他的穿着还是有一点老式的夸张。

  解说4:

  这样老式的夸张常常出现在王林的表演当中,类似街头杂耍,伴随着吆喝声和大幅度的肢体动作。

  【王林表演空杯取酒】

  王林:你看吧,什么都没有,进去,嗨!最后一滴泪,看到没有,哈哈哈,哪里来哪里去,走。它这是意念。我这就是意念。师傅,你这是外面借过来的?借过来的,外面借过来的。

  解说5:

  成名之前的王林,的确跟随街头杂耍艺人学过变香烟变酒。而他赖以成名的表演空杯取酒,空盆来蛇,多少就有着这些街头魔术的影子。但在王林的宣传视频中,他的拥护者一致认为这是大师用意念制造的奇迹。

  【视频同期】第二集002131 宜丰县委书记孙世群(原视频字幕,身份待核实)、

  王林大师是我们宜丰的老朋友,他每隔一两个月就要到宜丰来一次,每次来,都要给我们表演,都有好多人来看,使我们都感到非常真实,大饱眼福,而且感到非常神奇,确实是真实的,酒也喝了,蛇也看了,还有其他更精彩的节目。

  同期:

  记者:你看到空盆来蛇了吗?

  张寒:没有,所以说他对媒体比较谨慎,他是跟我们施展了一点其它的所谓的杂耍,但是空中来蛇没有变,而且他说这段时间不合适,等这段风波过去之后,你们再过来,我可以给你们变。

  记者:当他说这段时间不合适的时候,你是怎么理解的?

  张寒:他是觉得现在风头太紧了,媒体太多。因为很多人跟他说记者之所以不信,是因为你没有给他变过,我们亲眼见过的都信了,就跟大师说,你就跟他们变一下吧,变一下之后他们就全都信了。曾经看过他变蛇变了200多次的人,说毫无破绽,在各个场合都见过,但是大师还是拒绝了,他说这个时候变这个不合适。他给我们施展了一个所谓的变葡萄的小把戏。

  记者:什么样的?

  张寒:就是拿出两个葡萄,让一个人举着盘子,他把葡萄扔过去,然后葡萄没有了,他说非常瞬间的事情,让我们猜葡萄去哪儿了,后来我们都找不到,然后他自己撩开他的裤腿,然后从他的裤腿里面,从他的袜子里面找到了两个葡萄,他说我这么快的时间,我不可能把葡萄放在这个袜子里面,所以他认为这个意念搬动的东西应该是真的。22:46

  记者:你信吗当时?

  张寒:我不信,我怀疑他是葡萄早就放进里面去的。

  记者:他在你的身上做了很多实验,都没有办法让你信服。

  张寒:没有办法。

  解说6:

  这些曾经被冠以神力的手法,如今,即便是王林本人,也态度模糊,有意避而不谈。

  同期:

  张寒:比如说我会问他空盆变蛇是不是特异功能,他说不是。我说你怎么定义这个东西,他自己在那里想了半天说,我认为是千年流传下来的民间杂耍。我就问它民间杂耍的意思是什么,那意思是它不是真的是吗?他说这个东西你们不要深究,信则有不信则无。所以他一直在强调,他是民间杂耍,不是特异功能23:47所以我觉得他没有什么,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他的这些所谓空盆变蛇会有这么多的信奉者实际上魔术就是魔术,它肯定有它的漏洞所在。

  解说7:

  本周,自称揭露伪气功的司马南在网络上悬赏千万挑战王林,要拆穿骗局。面对来自外界的质疑,王林又是另外一番态度。他回击称,隔几十米,一个指头就能戳死他。

  【王林现场发飙录音】

  同期:

  张寒:王林在这一次的网上的质疑,对他还是有影响的,说这些东西都是假的,然后说他没有什么本事,说他是一个骗子,说他是一个诈骗犯,这点的时候,他会很怒他会突然打一套拳这样的他的意思是说,谁要和我来比,我王大师不会输给任何人。

  记者:你看到他在练功的时候,你什么感觉?

  张寒:我觉得有点好笑,但是又觉得,因为他的声音非常大,就是在那个地板上跺的声音非常大,稍微会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么突然有这么一个刺激点。我觉得他对这个事情其实内心还是有一些恐惧的。

  解说8:

  不管是何种手法,十多年当中,所谓的气功表演已经为王林吸引了足够多的注意力。而来到王府的重要访客,在这些例行表演之后,往往还有着更多的诉求。此时,神秘的王大师往往变身为王医师。在他自己提到的患者名单当中,既有印度尼西亚第二任总统苏哈托,俄罗斯国防部长这样的国际政要,也有李冰冰等明星的亲属。

  同期:

  记者:我看到你特别提到了一张照片,他给俄罗斯的国防部部长从后背发功的一张图片,你能确认它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吗?

  张寒:我不能确认,因为他当时把这张照片发给我,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感觉两个人确实是同一个人,但是这方面,我没有办法确认他真的就是俄罗斯的国防部长。

  记者:他把手放在后背上,这是手法还是气功呢?

  张寒:我当时也问他,这是不是在用气功治病,他告诉我这是国家机密,不能透露,因为我说你是在给他治什么样的病,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治病,他就避开了这个问题。11:40

  记者:他身边的人有没有描述过,他是怎么给人治病的?

  张寒:描述过,我曾经采访到他的秘书,他说大师用功给别人治病,曾经为别人治脑瘤,最后因为太厉害了,脑瘤入侵到他的脑子里面,后来他闭关很久,才把这个脑瘤逼出来。

  记者:如果得了脑瘤,通过CT是可以看到的,他有CT吗?

  张寒:没有。

  记者:那这个秘书怎么能证实他得了脑瘤呢?

  张寒:我们只能说是他的一种说法。

  【视频同期】第二集宜丰县委书记孙世群(原视频字幕,身份待核实)、

  我姐姐腿摔了一跤,医院拍片很多次,还是跛的,王大师一看,不用拍片,看到骨头变形的位置和医院拍片一样的。王大师不用包扎,气功运功,三天之后,我姐姐就能走路了。

  同期:

  张寒:他还曾经给过我两个电话码,让我核实过,他治好的两个病人

  记者:他说用什么样的手法治给他治了吗?

  张寒:就是发功加草药,基本上都是这样的。13:41

  记者:你看到过他的草药方吗?

  张寒:没有,这个东西都没有出示过。

  记者:他有特别擅长的一些疾病的治疗吗?

  张寒:可能对风湿类会比较擅长有一些像给苏哈托治,其实他说是治结石,至于癌症的病,他说也不是所有的癌症都治得好,这个东西也要看情况,看运气。

  记者:就是他说自己并不是百病都能治的?

  张寒:对,他强调过自己不是百病都能治,但是他也强调他治好了不计其数的人,我问过他具体的数字,他说大概有五万。

  记者:你相信这个数字吗?

  张寒:我不相信。

  记者:你有没有问过他身边的人,这个数字的真实性?

  张寒:我问过他身边的一个人,他身边的人说,他没有见过治好过几个。18:38

  记者:你在报道当中提到,他很少给当地人看病,这是为什么呢?

  张寒: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可能给当地人看病的话,一个如果治不好,名声更容易传出去。另外一个,他可能和名流,明星交往比较多,他还是希望有一些身份更高一点的人去治病。其实我觉得大师在回答我问题的时候,一直处于一种矛盾的状态,一方面他不愿意把自己和气功和特异功能扯上关系,另一方面,他又努力地想让你了解他其实是有特异功能和气功的,他一直在这种矛盾的状态中摇摆。

  字幕【王林合影一组】

  “1994年12月11日,施法七分钟将苏哈托体内三个部位危及生命的整块结石取出……”

  “大师应广州第一军医学院、广州南方医院等单位之邀,赶去广州救治因车祸受伤的(原)广州市副市长陈开枝”

  解说9:

  在悉心运作了十多年后,这种显而易见的矛盾并没有削减王林的魅力。以气功表演吸引眼球,气功治疗,命运占卜等方式树立大师形象。王林亲手打造了一个覆盖明星、富商、官员等社会精英在内的社交网络。他把无形的社会关系固化为一张张合影,收录在这本据称网络售价高达16万的王林大师写真《中国人》当中,尽全力展示着他的社会能量。

  【一组王林与各式名流合影】

  同期:

  张寒:第一次他主要给我展示了那些合影,就是和明星、官员的合影,因为在他们家楼上,有两层是专门放合影的。

  记者:他会谁进去就把照片拿出来让人看吗?

  张寒:没有,我认为他还是会认为有一种资格,我是记者,专门报道这个事情,他为了解答我的疑惑会去。一般人到他的家里,他表示出不愿意搭理的样子,大家都会必恭必敬地坐在那里,就是那种气场。

  记者:你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非要做这么豪华的一本画册?

  张寒:他觉得和他的身份相配,而且这种画册供不应求,在网上卖能卖到16万一本。据说成本价一千八百块钱一本,因为这么厚、这么大,而且还镶金边。

  记者:那本画册几乎记录了他跟所有的这些名人显贵的交往和他传奇的过程,你觉得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做什么呢?

  张寒:我觉得就是证明他的神奇,当别人看到这幅画册的时候,可能真的对他拜服,因为那上边名人真的很多,一个人有这么一个画册,可能很多人就不愿意质疑,或者不敢去质疑了。

  记者:刚才你特别提到,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他是闷头挣钱的,好像闷头来做他自己的小王国的,但是他却用了这么大的一个豪华的夸张的画册来做宣传,你不觉得这其中很矛盾吗?

  张寒:我觉得不矛盾,他的宣传针对特别群体,不是对公众的,他不会到新闻媒体上宣传自己,可能会在一些圈子里宣传自己。

  记者:这些照片和这个豪华的相册其实是王林的名片?

  张寒:对,我觉得是。

  解说10:

  江西的煤矿商人邹勇,正是在看上了这张名片。加上各类气功表演,他心悦诚服,拜王林为师。

  同期:

  张寒:他只是说当看到王林的合影,他觉得王林不可能是假的,王林的一些空盆变蛇也不可能是假的,要不然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人信,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官员和明星和他打交道。

  记者:他为什么要拜王林为师?学什么呢?

  张寒:他自己说,他觉得王林有这么多的本事,一个是有这么多的关系。

  记者:用学徒为名,做一个感情的投入,他投入了多少钱?

  张寒:这都是他自己的叙述,据他说最开始拜师费五百万,王林说为表诚心,你先给我五百万。后来他曾经为王林买过一辆劳斯莱斯,一辆保时捷。后面最终收他徒那天还包了三十万的红包。

  记者:你看到劳斯莱斯了吗?

  张寒:我看到了。

  记者:他跟你说这个劳斯莱斯是怎么来的了吗?

  张寒:我曾经问过王林,我说邹勇说这个劳斯莱斯是他送给你的,王林的回答,他说送我东西犯法吗?

  记者:也就是说他承认了,这是邹勇送给他的。

  张寒:我感觉是这样。

  解说11:

  王林并没有传授这位徒弟气功绝技。在和邹勇的交往中,他再度变身,成为游走在政商之间的掮客。这样的角色,公众并非陌生,在影视作品中,就常常有如此大师。

  电影《饭局也疯狂》片段

  你好,这里是谭大师私宅府邸,大师俗务缠身,不能接听,请在嘀的一声之后留言……

  同期:

  记者:那王林让邹勇挣过钱吗?

  张寒:挣过,应该是挣过的。

  记者: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挣钱?

  张寒:因为邹勇和王林都承认的一点是他去带着邹勇,去铁道部找一个能够有一个货场,最终这个货场在平乡建立起来。

  记者:邹勇挣了多少钱?

  张寒:王林说挣了不知道几个亿,但这是王林的说法。他帮邹勇跑了这个项目之后,邹勇给了他1700多万。

  解说12

  但邹勇表示,当时给王林的是50万礼金,和北京一套价值200多万的房子。而除了拉拢项目拿好处费,王林还充当过商品销售的角色。2010年,邹勇称自己就花了1840万从王林手中买回了约六千瓶特供茅台酒。此后经茅台酒厂检测确认为假酒。王林则称这笔交易中,自己只收了400万元。并答复酒“已经证明是真的了,茅台镇酒厂的酒嘛。”

  同期:

  记者:光一个酒就有了这么大的幌子,在邹勇的嘴里面,王林还有多少这样的幌子?

  张寒:主要是酒还有拜是费,主要是这些方面的。平时零零碎碎,他也经常会给王林进贡红包,但是那些数额不是特别大,可能十万、几十万的样子。

  记者:通过邹勇的描述,你再对照你所看到的王林的王府那些奢华的场景,你觉得它们之间有联系吗?

  张寒:我觉得王林是一个没有实业的人,而且他能够有这样的王府,而且他不止这一套王府,他在深圳、在香港都有房产,包括他的车子,我觉得这是特别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一个没有实业的人会有这么多的钱。

  记者:到底他的钱从哪儿来的?

  张寒:对,我也特别想知道他的钱从哪儿来的,但是现在梳理出来的,第一,他放一些高利贷,第二,可能也有类似收徒的费用,但是这些他自己不承认。第三就是他帮人做事,会有好处费,这一点他是承认的,他认为我帮你做事,收你一点钱是应该的。

  解说14

  现在,王林邹勇师徒二人已分崩离析,因为经济纠纷对簿公堂。而当初吸引着像邹勇一样的商人接近王林的,正是他密布的关系网。如今,这道帮助过他们的网络,也让他们“不想招惹王林”。

  同期

  张寒:我从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家那边知道,他大概借给他一亿。

  记者:借了多久?

  张寒:那个企业家说,他大概分好几次去借,然后最后利息越来越高,最终的话,王林催他还的时候,他确实还不起了,他连利息都还不起了。

  记者:多少利息?

  张寒:他说最多的时候,一天就三百万。

  记者:一天三百万?

  张寒:嗯。

  记者:最后这个人把所有的钱都还上了吗?

  张寒:最后这个人把房子,把所有他在企业的股份都给了王林,后来说老婆的嫁妆都给了,又从几十个朋友那里借的钱然后还给了王林他说他现在不想招惹王林,他就想好好赚钱,把剩下的几千万还掉,就是还给朋友,能够安安心心地过日子。

  记者:他为什么说到招惹这个词,为什么不想招惹他?

  张寒:我觉得他可能对王林还是有一些恐惧吧。还是他的人脉,他常年以来形成的在当地的一些声望,或者是他的一些能力。

  解说15:

  通过设立保管费等等名目,王林的借款巧妙避开相关法律规定,拿到高额利息。而借款方除了商人,甚至还有泸溪县政府。

  同期

  记者:政府还会出现找王林借钱?我觉得这很奇怪。

  张寒:是,我也觉得很奇怪,应该是上几届的政府,我找到了他们当时一个财政局长,说确实给王林借钱了,王林用比较充足的资金,可能当时政府这方面比较缺钱,就跟他借了,他说王林借钱的利息跟银行差不多。而且王林有时候会逼得很紧。他们说过王林曾经因为不还钱,就没有在他的规定期限内还钱,去政府大闹。

  记者:这些事情你在王林口中得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张寒:王林是说,他首先不会说是自己借钱给政府,他说话说我帮政府,我帮芦溪县修路、修河,我帮芦溪县的风景区建索道,你再去问,你到底是怎么帮他修路、修河的,然后他才说我借了几千万给他们,而且我的利息还比银行要低。

  记者:所以在这些描述当中,王林把他自己描述成了一个善人?

  张寒:对。

  记者:你有没有看到,受到他帮助的一些人?

  张寒:我去民政局查了相关的资料,他确实每年都在捐钱,有的时候可能是几十万,有的时候可能是几百万,就是每年过年的时候,会给这些贫困户发米、发油、发面,还会发鱼,确实是坚持了十几年,这一点确实是没有错的,也是我调查过的。

  记者:那些受捐的名单你有看到是吗?确有其人吗?

  张寒:确有其人,因为这些名单都是民政局来提供给王林。

  记者:你有没有问过王林,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寒:他说他见不得人受苦,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他说当别人都大鱼大肉,有些贫困户只能什么都没有,然后哭的时候,他觉得不忍心。

  解说16

  在王林自己叙述的慈善史中,最大的手笔是2000年开始捐建,09年举行开光仪式的建勋寺。

  同期:

  记者:一座庙在那个地方要1.3个亿吗?

  张寒:对,这是据他说1.3个亿。

  记者:你调查了吗?

  张寒:我问过曾经监督这个庙进程的身边的人,他说这个庙绝对没有1.3个亿,但是几千万会有,三四千万会有的,因为毕竟重建一个庙,而且还有地什么的,都是要重新再弄。庙里有一个功德碑,上面写了很多的名字,我就问王林,如果没有捐钱,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功德碑,上面有那么多的名字?他说你知道朋友嘛,我想让他们风光凤光,如果他们其实没有捐钱,但是来看我,看到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他们应该也非常高兴。

  【音乐+开光仪式李冰冰赵薇等明星出席】

  同期:

  记者:其实你是非常希望能够搞清楚,他们有没有为此掏钱。

  张寒:对王林说话很多时候都是在不断地变化,就是他可能今天说的话和明天说的话都是不一样的,而且他有时候,可能真的会去夸大一些东西比如说有时候他会说这个庙基本上全是我建成的,但他有时候又会说,大部分的钱是我的,所以他的说法也在不断地变化。

  记者:他跟你交流过程中,你觉得他忽悠吗?

  张寒:就类似于他说的70张绿卡,什么美国情报部门邀请他去。包括后来我有一次问什么事情问得比较急了,他就说我告诉你,我是一个有特殊身份的人,这是国家机密,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再跟我问了。

  记者:你怎么理解特殊身份?

  张寒:他说我告诉你国家机密你不知道吗,直接就把问题卡断了,他在这方面还是很什么的,拒绝回答你这个问题。如果你再问,他可能起身就走了,跑到二楼或者三楼去。

  解说17

  本周六,当记者前往建勋寺时,寺院的工作人员紧闭大门,拒绝近距离拍摄。王府门外的拍摄,也受到几位泸溪县干部的阻挠。一位被指认为王林侄子的男士,还上前抢夺摄像机。

  (一段现场)

  他们试图继续保持这座深宅大院的神秘。如同王林的气功、医术、金钱一样,更多的答案还未揭开。风波又来了,而王林的策略似乎和二十多年前相同,他又一次消失了。

  同期:

  记者:你觉得王林最害怕被揭穿的,仅仅是他的行骗术吗?

  张寒:就是他的利益链条,如果是因为他的行骗术被揭穿,可能这个利益链条崩塌。

  记者:会不会在他的利益纠葛当中,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以并没有受害方?

  张寒:我也担心这个,也有朋友问我,他们说王林最后会怎么样?我想了半天,可能王林顶多就是不能继续再有更多的人相信他了,因为在很多时候,我觉得王林是一个法律意识特别强的人,他跟我特别强调我不犯法但是我相信按照他的说法,他运作了很多事情就是他运作的人可能能得到利益,必然就有人利益受损。

  演播室:

  就在周五,在纷纷扰扰了一周之后,马云的好友史玉柱先生发了这样一段微博,他说之前马云带着找破绽的好奇,去王林家观摩。还发现王林换了杯子。这事大家别太认真。其实,又有多少人真的相信气功大师王林呢?玩转街头杂耍,懂得资源整合,又深谙社会心理的跨界大师的真实,又有多少是人们装出来的视而不见呢?名人社交或许和公众无关,但就像张寒所说,王林的运作,经营,涉及到公共领域,如同变戏法一般在暗处上下其手,就必然有人得益有人受损。把大师拉到阳光下的意义,也就不仅仅是晒晒大师,更要晒晒大师身后的那张大网。

  何祚庥:我所经历的“大师们”

  演播室:

  欢迎继续收看《面对面》。看了刚才的采访,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相信这位王林大师。是不是还是有的人好奇,王林的空杯来酒,空盆来蛇,纸灰复原,凌空题辞,硬功徒手断钢筋等多项神奇技能,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有气功大师甚至特异功能?实际上这样的疑问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一直就持续不断,一场场的气功热潮,形形色色的各种大师轮番粉墨登场,到了最近这几年,气功大师们又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本周我的同事董倩采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何祚庥。近年来,他一直对伪科学、邪教的口诛笔伐,也让人们称他为反伪斗士,请他来解读这些和王林一样曾经风光无限的所谓的大师们。

  解说:这是王林表演“空盆来蛇”的视频。这是个仪式性的步骤,纸巾燃烧完,蛇就会出现在倒扣的空盆里。王林从盆里抓出蛇,满屋子甩,引起不断地尖叫。这些情节出现于王林留存的独家视频里。

  记者:就第一个他说他可以在盆底下,空盆取蛇,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个更像魔术、就像他说的,更像杂耍,还是说更接近于一种他一开始说的那种意念。

  何祚庥:肯定是魔术,说的低级一点就是杂耍,我们在60年代的时候,多次看过一个节目,空中钓鱼,这是那个魔术师拿个钓竿出来,拿在小绳子,跑到你身边,啪一抖,一条大鱼出来了,然后又跑到另外一处,啪,一抖,又掉一条鱼,一定是两条,没有第三条,而且这个魔术师开始在台上表演别的节目,最后一个表演空中钓鱼是走到观众心里的表演。

  记者:您为什么要把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加以比较?

  何祚庥:一样的空中钓鱼跟他这个抓蛇不是一样吗?

  记者:万一这个,退一万步讲,假如他这个有可能是真的吗?

  何祚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物质守恒定律,对不对?

  记者:这是您一己之见,还是从科学上能够非常严谨的证明它就是这样讲的。

  何祚庥:这个是科学上非常清楚的事情,我是学物理学的,物质守恒定律,不可能无中生有。

  解说:这是前不久,网络上流传的一段视频。这位魔术师的表演步骤和条件与王林一模一样。

  魔术师:今天给大家表演是个很可爱的魔术,用到这个脸盆,确认这是一个普通的脸盆,里面什么都没有。

  观众:没有。

  魔术师:这还没有洗过脸的脸盆,另外还需要另外一样东西,这是一块甜品,我们把甜品放在这个下面,仔细看,甜品就会召唤一些喜欢吃甜品的小动物。

  解说:这位魔术师的表演,你还会相信王林大师的表演是特异功能吗?在王林自费印刷的名为《中国人》的书中,提到之所以可以空盆变蛇,是用意念搬运,意念是气功的最高层。而作为“反对伪科学” 著称的司马南,在看过王林的视频后,做出了这样的评论。

  司马南:我告诉各位,王林先生表演的是魔术师圈里面都不屑于表演玩蛇的魔术,如果王林真能表演蛇的话我提供的盆到我提供的场地,在设想里严密监控之下,我要您变出非江西产的而是南美洲某地产的特种蛇来,王林师傅就未必能够变得出来,因为魔术表演有个特点就是当你打乱他的程序,突然间插入一个变化的时候,精心设计的表演变会流于一旦。

  解说:在公众质疑声中,前几天王林公开表示说那不是特异功能而那是一个民间杂耍。而在何祚庥眼中,王林在所谓的那些大师中,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何祚庥:要叫我评价王琳,比我们当时在90年代碰到的这种气功大师,王林实在是够不上,小师,水平低多了。

  记者:为什么会给她这样的评价?

  何祚庥:你看当时有一位严新大师,严新大师在我们北京体育馆做报告,门票一百块,一万人去听他报告。

  解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特异功能和气功大师的崇拜,席卷各个地区、各色人等。短短几年,气功迷达到6000余万人,气功报刊几十家,各种气功学术著作、气功医疗院、气功表演会,处处开花。时至今日,形容当时的人们对气功的态度,最准确的词就是:疯狂。那个时侯,气功大师严新就是当时代表人物之一。

  记者:这是80年代的事情?

  何祚庥:80年代、90年代。

  记者:那个时候一百块钱是可是钱。

  何祚庥:是的,严新大师,我这个报告叫做《带功报告》,听了我的报告以后,你的病就好了。所以那个时候严新的气功大成神了,严新气功他宣称他发功以后,这个导弹航向就改变了,然后发功以后大兴安岭的火就灭了,这就是严新的,所以你现在讲这个王林的就更无趣味,这个小事情一件。

  何祚庥:严新作过大功报告,非要请我去听,在高等所的礼堂,也没有体育馆那么大,一千多人,然后非要请我捧场,我就坐到最后一排,然后主席台在讲请何老师上主席台来,我不动,来看这个报告怎么做的话呢,把我们高等物理所的所长请到主席台上,然后他就严新做了大功报告,发功,发完了以后,我们这个所长开始开始已经坐轮椅了,起不来了,发完功以后,就说把这个所长扶起来了,扶起来以后握一下手了,然后后边就宣传在严新大功报告以后,我们所长从轮椅上站起来了。

  记者:那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何祚庥:我就跟你这样讲,张文裕教授第一是我当时高等所的所长,张文裕的夫人叫做王承书是我的表姐,我听了这个话以后,问王晨书表姐,我说表姐,听说姐夫他发功以后,就站起来了,她说哪有这个事情,现在还坐在那儿,这都是真实事情。

  解说:何祚庥所说的严新可谓名噪一时,上世纪80年代,东北大兴安岭的那场大火很多人还清晰记得,当时就是这位严新大师公开宣称,自己能灭了大兴安岭的火灾,而事实上,在严新开始“发功”的时候,火势本身就已经渐渐熄灭。

  记者:您当时有没有跟他直接接触

  何祚庥:严新有一天打电话给我,说和老师,你有什么病啊,我们很愿意给你看病,你有病的话,我们可以给你看,而且你来看病我们是不收费的。

  记者:那您的回应呢?

  何祚庥:我不理睬他,我说我没病,我不会找你的,我没病,我告诉你我的一个同学,比我高两个班的,在清华大学当教授,然后他就做了一套仪器,要测量严新的发功,严新在哪儿发功呢?,在深圳发功,深圳发功,所以深圳发功以后,他在清华大学测着了,说是严新的功力好强啊,这就是他写了一篇文章。

  记者:如果说要不懂科学的人轻信他,那我好理解,因为我不懂,不懂,所以我轻信,那如果学物理的人,而且是清华大学的教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何祚庥:科学界也有糊涂虫,我就见着他了,我说你怎么测量的,说这是严新的,他说我在这儿打电话,这个打长途电话,我叫严新发功发功,好严新他说我发,发了以后我的仪器就有点变化了,我告诉你仪器会有变化的,但是不一定是发功来的,我说你怎么知道这是这个严新的,对不对,我说可能那天我在那儿练气功,你测量功力怎么样,我说你要做的实验证明严新你在排除别的可能啊,他没话说了,不科学啊。

  解说:上世纪90年代,何祚庥曾经和一些学者与当时最有名的气功大师张宝胜进行过面对面的较量,他们请来四个魔术师,东南西北在外面看张宝胜怎么做气功表演,结果张宝胜当场被揭穿。最后何祚庥他们写了一篇名为《张宝胜败走麦城记》长文。1994年,中央下达了《关于加强科学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点明要破除伪科学,气功才在讨伐下渐渐“偃旗息鼓”。而昔日那些风云人物,今天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外。有人曾在网上发帖说:严新现旅居美国或加拿大,行踪不明;张洪堡1995年逃往泰国,1998年又辗转美国,曾因殴打弟子被起诉,2006年7月车祸身亡。

  记者:改革开放之初,一直到现在,我们会发现,总会隔几年出现一个所谓的大师。

  何祚庥:一点不错。

  记者:为什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循环规律。

  何祚庥:第一中国的封建迷信的土壤太深厚了,正好说这些人科学知识也很落后,就是这个东西,分辨不清什么叫做科学,什么叫做伪科学,我讲的都是真实情况。

  解说:有学者认为,上世纪70年代末特异功能兴起的时候,当时人们的思想领域比较混乱,对新事物的鉴别能力不强,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所以气功和特异功能很轻易就进来了,更重要的是气功得到了一些官员的支持。这是一段录制于上世纪90年代、时长16分31秒的视频显示,当时王林就吸引了原江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李志勤、原宜春行署副专员谢锡建、原宜丰县县长毛野德等一众领导干部的观摩,这些人还亲身讲述了“王大师妙手回春”等感受。

  记者:他们相信这样的气功的一些大师的话,那么后来我们渐渐发现,有一些各级的领导干部,愿意去一些所谓的大师那里,去问卜一下自己的将来,关于官运还有政绩,这是怎么回事,您觉得这是什么心理。

  何祚庥:我可以给你讲,到现在还存在,我们过去的领导干部身边都有这些气功大师,看相的算命,现在还有,都有,最坏的这些人会跟他,因为他有时候你算了半天,官运不灵啊,他说你官运升多少,升的上去,因为有阴人挡道,就是这个,这就是挑破党内关系了,这种事情非常普遍。

  记者:这是我们国家在因为有长期的封建历史,是遗留下来的,还是对这个资深的。

  何祚庥:从过去皇帝开始,过去我们皇帝相信这套的还少吗?因为广大的农民比较多,真正农民比较多,接触现代科学知识的总是比较欠缺一点,所以听到一些其他的说法的,很容易接受。

  记者:我记得很多年前我们曾经谈到过这样一个科学意识,科学头脑的这么一个问题。

  何祚庥:不错。

  记者:为什么我们今年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和您再次谈话,我们还在围绕着这样一个问题来谈,您觉得这些年有没有进展。

  何祚庥:我认为已经进展了一些了,你想想,我相信现在的中央没有人相信,好不好,这都是科学水平,文化水平比较高的。

  解说:目前,所谓的“大师”们已经悄然转向地下,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上千人甚至上万人的表演会,而他们也把人群锁定在了明星、社会名流、知名企业家。据前去王林家中采访的《新京报》记者描述,“王林乐于展示他的合影。在他的五层别墅里,有两层专门用来放合影。整个墙上都是国内外高官、明星、成功商人”。

  记者:就是像这从王林那有好多不管是有这个达官贵人,还有一些商界的名流,还有一些影视界的名流解决各界的名流到这些大师那都是为了什么呢?

  何祚庥:我认为是相互吹捧,这个地位互相提高,这个大师有这些名流去朝拜,大师的地位会高。他也觉得自己地位也高了。

  记者:我怎么觉得有点像左脚踩右脚那种感觉。

  何祚庥:对,就像抬轿子,这就是过去的话,我们的观念我们的周围都有这种神功异能的,神功异能也愿意结交。

  解说:在造访“气功大师”王林事件后, 位于漩涡中心的马云则表示自己与王林接触另有目的:“常有朋友指责我去探视‘非科学’的东西。对未知的探索、欣赏和好奇是我的爱好,即便是魔幻术,挑战背后的奥秘也快乐无穷。人类很容易以自己有限的科学知识去自以为是地判断世界。科学不是真理,科学是用来证明真理的。过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今天我们是后者。永保好奇。”面对马云这样的说法,方舟子和司马南做客腾讯微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方舟子说:人有信仰的自由,但没有行骗的自由。人还有揭露骗局、批评迷信的自由。一个有影响力的名人搞迷信,会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就应该被批评。而司马南则说:对包括易经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经典有个人兴趣,与相信和追求神功异能向社会传递负能量,不是一回事。

  记者:我们很早的古文里面就有这句话“不问苍生问鬼神”。

  何祚庥:一点也不错。

  记者:反对了几千年我们现在反对的靶子还在。

  何祚庥:对,没有办法。需要大家长期做工作。

  记者:假如我们具备了这样应有的对于适应现代文明,适应现代社会这种科学水准之后,像以前经常见到的,隔三差五,一茬一茬出现的这些所谓的大师还会不会有土壤。

  何祚庥:原则上源于科学,我只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现象,现在在美国和欧洲信基督教的人大幅度减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欧洲跟美国平均每天会关掉一个教堂或两个教堂。

  记者:反映了什么趋势呢?

  何祚庥:反映就是大家不相信了,神的市场已经大为减少,不信神了。

  记者:您试图用这样的一种国外的趋势来说明什么问题呢?

  何祚庥:说明我们国家发达了以后这些现象也会减少,一定的。

  演播室:马云等名人拜访他的照片曝光,大师意外出山,成为本周人们的话题。恍惚间,我们仿佛又触摸到30年前那个“奇人” 与“大师”辈出的疯狂时代。然而在反伪科学学者眼中,王林的神功不过是民间魔术,甚至不入流。和那些前辈“大师”一样,他依旧走的是“吸引名流、愚昧公众”的路线。王林事件背后,更多问题引人深思。谁给予他“特异功能”,谁又把他推进神龛?相比于证明一位大师的真伪,去除伪科学的生存土壤更为重要。        

热点导读:

山东:夫妻半夜裸体被绑房屋遭强拆 官方称不便立案

中国教科院院长被指携妻“公务出国游”

李天一案受害人回应陪酒质疑 称纵是妓女也享有基本人权

[今日看地方]李炳军拟任江西副省长 北京男子当街摔死女童

河北保定一市民遭强拆状告市政府 法院立案10年未开庭

官员伏法前感叹:什么都吃过了 可惜还没喝过路易十三

河北贫困县镇书记嫁女邀千人赴宴收百万礼金被免职

我国超三分之一城市遭垃圾围城 侵占土地75万亩

辽宁辽阳成立调查组调查记者疑被城管殴打事件

近期人事任免:

李炳军拟任江西省副省长

凌月明辞任重庆市副市长[图/简历]

李学军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图/简历]

西藏自治区两名副主席调往中央任职[图/简历]

李武好任合肥市委常委、巢湖市委书记[图/简历]

[一周任免]多省继续调整常委职务 新疆集中调整地市领导

(责编:马丽娅、徐冬儿)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